广陵绝响

treeblue
2007-11-10 看过

陈美女的去世令我深感可惜,虽然这提纲挈领的话看来平淡。

(Updated on 3/2/2019: 这一篇是十多年前写的,可能原载于大学BBS讨论版,“陈美女”也就随口一诌,是当时的流行语和我与朋友之间聊天的随意取的代号。以现在的互联网语言风格来判断当然是显得怪异的,只是倒也不至于像下面有位评论说到的“俗气”。觉得“俗气”的,我奉劝你一句“他朝君体也相同”,你的语言风格总有一天也会被年轻人认为过时……除此之外,现在看自己十几年前写的东西,真是觉得很……齁。)

对于不甚相熟的旁人来说,死亡的八卦意义远远大于其本身的哀恸。人群并不见得特别冷漠或健忘,只是以个人的渺小,他的死亡对于大众来说,真真轻于鸿毛。 各大电视台开始纷纷重播《红楼梦》,偶然打开电视,正演到葬花一段,花落人亡两不知,曲子写得哀而不伤,意境甚高。网络媒体上是铺天盖地的“苦绛珠魂归离恨天”、“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冷月葬花魂”。“黄土垄中,卿何薄命”一句,以前是常常用来悼翁美玲的,如今就更是应景。这些宿命论般的牵扯更多时候出于审美的需要,满足普罗大众对于“传奇”的意淫,因此就未见得有 几多真诚。阆苑仙葩,本来就是寂寞的啊。 然而,作为普罗大众一员,我也毫无例外地热衷于传奇,并且在每次捕风捉影地获得一些佐证之后,感到快慰从而叹息。三年前艺术人生做红楼梦二十年再聚首节目,朱军问陈晓旭你愿意别人称你为广告公司总裁还是曾经的林黛玉扮演者,陈晓旭先是客套一句都喜欢,朱军不识相地硬要对方择其一,陈晓旭说,我还是喜欢别人说我是林黛玉。我当时正看得老大没趣,突然精神为之一振,嗅到一丝真性情的味道。但凡一个人俗了,或是假了,恐怕都不敢讲这么一句。陈晓旭直承出演红楼梦阻滞她之后的演艺发展,却对林黛玉的角色牵记至深。再有早先时候她参加地方台的节目,她说宝黛之间闹归闹,却是真心相见,这跟旁人是不同的;又说黛玉时常挖苦紫鹃,但紫鹃忠心护主,因为知道她心里是怎样的人;还说为人处事的方式可以互相借鉴,但钗黛合一是不可能的……我和王子夜同学敲打沙发大赞,说陈美女是真的懂得林黛玉的人。人们老是拿林黛玉的善妒小心眼儿说事儿,不知伊人之心也。(同理,说什么跟小龙女过日子沉闷郭襄才是心水人物才是杨过绝配的话,真是让作者白白费一片心血。) 这样的人,既美且慧,气度清奇,二十年前后于红楼众人之中都是鹤立鸡群的一个,实在是林黛玉的不二人选。对于她的病逝,我真感到可惜。 凡有清高症结的人,其实更容易在真正为之心折的人面前自惭形秽。这一句可惜,说得毫无底气。我也不明白,一个性情中人,如何在佛法这一陌生而不可思议的大道上获得解脱,我反复思量,都觉得它与我们本身的心性资质相违背。 这是个靠粗鄙无聊的选秀节目选不出来的人物。而那个拘谨而温良的年代,也早已一去不返。这使我想起传统文化里一种审美的格式,名字叫做: 广陵绝响。

390 有用
24 没用
红楼梦 - 豆瓣

红楼梦

9.7

16366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4条

查看全部44条回复·打开App

红楼梦的更多剧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