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时期的爱情

逍遥兽
2007-10-10 看过





推荐理由:这是一部闷片不错,但它骨子里潜伏着激烈的调子。它惟有以慢,来呈现剧烈。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存在主义的时代,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当中又数1968年最是多事之秋
——
法国“五月革命”,美国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越南“米莱大虐杀”。
同年,来自英国的“披头士”发行白色唱片销量过千万,活生生成为那个时代的主题曲。
而远东岛国日本,则有三亿日圆大劫案——劫匪兵不血刃得手,之后这些钱竟从未流通于市场,至今仍是日本罪案史上一大悬疑。

假使劫匪是个少女?假使她做这件事仅仅出于爱情?
这答案轰然给出,看似古怪却很淡定。
影片叙述具体而微,简直如同确有其事,乃至放在那样兵荒马乱的年月,竟连一点惊心动魄也没有。
呵,只因乱世再多激越,也敌不过她这一场细小的爱恋。

少女美玲因寻找兄长而结识那群寂寞麋集于B Jazz酒吧的大学生时,也不过十六岁——黑校服、水手领,脸上始终带着点幼兽那样警惕又天真的神情。
彼时东京,左翼学生运动高涨,学生与警察在街头对垒互殴。
而有些不那么激进的,则以颓废为壳鞘,日日泡在新宿街头昏沉的地下酒吧吸烟,谈情,入夜观看歌舞伎表演,以及不时来一场法国新浪潮电影。

男主角岸说,“我和其他人一样,也痛恨权势。可扔扔石头抡抡棍子根本无关痛痒。所以,我要用头脑来决胜负。那么,从运钞车抢劫三亿现金如何?”
于是这个劫案由岸策划,由美玲施行。
一切只不过因为岸诚恳跟她讲,“美铃,我有事相求,你愿意干吗?我需要你”,说时黑眼睛亮如星芒,令人不堪承受。
在那般孤独的年月,谁敢妄言爱恋?她轻悄爱上只因她是这样渴望“被需要”的感觉。

由此,他们成为同谋,成为共犯,彼此保护信守,比恋人更加亲密。
他与她的关系,倒是张爱玲在《色•戒》里早已形容过了——“虎与伥的关系,最终极的占有”。

为此美玲学骑电单车,劲风中长发猎猎向后扬起,那时候她唇角上弯笑得昂扬甜美,脸上带着一种神态几乎就是幸福本身。
看吧,她又何曾是一名劫匪?分明那是一个女孩沉溺于她初次的爱情,而这桩后来引发轩然大波的劫案,对她而言又何异于一次雨中赴约?

明明知道事成之后便再难相见,而美玲所能做的,亦不过是犹豫再三再四保留他的西铁城手表,以及在很久以后的某天错觉他在身后叫她的名字,然后欢喜地转过身去。
但岸这个人,这个在幽暗酒吧里读兰波诗的少年,终究也是不在了。

六十年代,那真是一个愤怒与天真并存的年代。
最典型的形象是美玲的兄长亮,那么冷酷然而英俊,每晚冶游在外,自有女人陪他睡觉,给他钱花,但其实他何曾动过真心。
大概每一个人在最年轻的时候,情感上总是桀骜不逊,有时宁愿对路旁的流浪猫温柔,也要假装无视别人的爱情。

影片的收梢真精彩,镜头缓缓推向废弃的酒吧墙壁上他们这群人黄旧的合影,这时浮出字幕逐一道出后事
——
亮,左翼学生,遭钝器打击,内脏破裂而死,享年24岁。
裕香,回到家乡结婚后离婚,一直经营酒店,现于广岛居住。
武,小说家,于30岁时获得芥川文学奖,非常活跃,死于癌症,享年36岁。
澈,摄取药物过量,神智不清,跳楼死亡,享年29岁。
康,骑电单车在北海道流浪,死于车祸,享年23岁。
岸,下落不明。

成年后的美玲走在东京的街巷,念及往事面孔上时明时暗,而终于她扬起唇角柔和一笑。
不由得我想起戈达尔《芳名卡门》中最后那段对话
——当一切都消失,但太阳在升起,我们还在呼吸,那叫什么?
——那叫日出。
原来人世的真相是,有没有你,太阳也照常升起。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

那样剧烈的时代落幕势必如同一场巨大的海难,每一个生还者都疲累不堪,固然心存喜悦,却又都暗自肩负着无尽凄伤。
我相信她会终生热爱兰波的诗,看到蓝盒喜力烟也会得心中一动,她的初恋,要用一生来忘记。
但其实,也无所谓忘记。



2007-9-29







255 有用
6 没用
初恋 - 豆瓣

初恋

7.3

735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7条

查看全部47条回复·打开App

初恋的更多影评

推荐初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