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集解析:进·退

黑板粉笔
2020-01-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进·退

诗如晶把郝泽宇约到办公室,拿出来一份代言合同,说只要王导的戏一上,她就帮他拿这个代言。诗如晶跟郝泽宇说,继续跟彭永康纠缠下去,早晚会动摇。但是如果真的选择了彭永康的电影,就是走下坡路。郝泽宇说,他不想想这些大道理,只要能演戏就行。如果今天诗如晶给他的是一份戏约,他一定万分感谢,但是商业合作他没有兴趣。

诗如晶笑了,问他考虑过现实么,他有一大家人要养,现在还住地下室呢。郝泽宇说,住地下室挺好的,一半在下面一半在地上,像树一样,多有意义。诗如晶递了一杯咖啡给郝泽宇,反问他,住地下室是因为有意义还是因为有安全感。郝泽宇接过咖啡,不敢直视诗如晶的眼睛。诗如晶继续问郝泽宇,难道就没为自己的未来想过吗?马上就到成家立业的年纪了,就不想给对方一个稳定的环境吗?郝泽宇说,安稳的环境和幸福没什么必然联系,只要一心对爱的人好就是稳定。诗如晶叹了口气,说每个背井离乡来到北京的人都想在这里扎根,只要这份合约一拿到手,他就能跟爱的人有个家。她说,地下室是郝泽宇的安全区,不想离开是觉得一旦走出来就没有退路了,但是生活本身就没有退路。郝泽宇像是又一次被说中了,低着头不看她。诗如晶看着郝泽宇说,她之所以懂这些,是因为她以前跟郝泽宇一样,兜里只有两百块钱就来了北京。但她花了198块钱在高档餐厅吃了一顿饭,带着剩下的2块钱去面试了。听到诗如晶也是过过苦日子的人,郝泽宇开始转过头看她。诗如晶说,人有时候就要把自己逼到绝境,才能一直往前走。

从诗如晶那回来,郝泽宇坐在地下室的台阶上回想她的话。想到在北京安家,郝泽宇满脑子都是跟福子在一起的日子。在地下室吃烛光晚餐的时候,福子说她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牵着手就很满足,可抬眼看见自己凌乱的地下室,郝泽宇五味杂陈。他给福子打了电话,让福子陪他走走,然后走出了地下室。

冰面上,福子骑着小车带着郝泽宇小心翼翼地往前走。郝泽宇给福子加着油,突然问她想不想要个新家。福子说她现在就有家,就这样一直下去就挺好的。郝泽宇问她,那就不想要个更好的吗?福子说,想了又得不到,她才不给自己添堵呢。郝泽宇从小车上下来,让福子闭上眼睛给他描绘新家的美好。一个很大很大的房子有阳光、有花、有天文望远镜、有大狗、有郝泽宇。福子闭着眼睛幻想了起来。郝泽宇突然不继续了,跟福子说要给她买套房子。福子震惊了,说郝泽宇前段时间穷的连租房子的钱都没有,哪来的钱买房子。郝泽宇说他去挣就有钱了。福子问,那就不怕她跑了吗?郝泽宇笑她格局太小,作为患难与共的人买套房子太正常了。两个人没说两句正经话,就开始打打闹闹。

一天,郝泽宇刚回到地下室就接到彭永康的电话,说自己要回香港,之后也不回来了。郝泽宇一听这个,问他电影这么办。彭永康说,电影暂时不拍了,让他也别这么大压力。郝泽宇让彭永康先在酒店等着,要去送送他。

郝泽宇一路小跑到了酒店,开门见山告诉彭永康他决定了,电影他接了,没有剧本也无所谓,价钱跟上部戏一样。彭永康说,项目是真的停了,他要回家了。现在自己的雕虫小技已经不能满足观众了。他嘱咐郝泽宇作为导演应该学会怎么接戏怎么推戏,不能什么都不管就接了。郝泽宇说,在彭永康面前他不需要使用这些技巧。彭永康很感动,说自己回去以后争取写出一个好剧本,以后有机会再合作。郝泽宇把彭永康送到酒店外,遇到了诗如晶派来送他的人。彭永康上了车,邀郝泽宇以后去香港玩。郝泽宇拿出当年彭永康把他当门童的时候给他的十块钱小费,问他还记得吗?彭永康尴尬地笑了。郝泽宇说,他一定不忘初心,做个好演员。

送别了彭永康,郝泽宇接到了诗如晶的电话,说她就在酒店咖啡厅。郝泽宇来到咖啡厅,问她为什么人来了却不去送。诗如晶说,心意到了就行。社会很残酷,当初彭永康身边前呼后拥,现在走的时候孤孤单单。郝泽宇说,这么说诗如晶出现在酒店就是专门等他的。诗如晶说,她一直认为郝泽宇是个重情重义的人,现在事实证明她的眼光没错。郝泽宇说,他不光是来送彭永康的,他还无条件接了彭永康的戏。诗如晶说,郝泽宇这样做,她也想到了,因为郝泽宇不只有情有义,还很聪明。商场上有一种人很可怕,他们看似不讲条件实际上准备日后反守为攻。像彭永康这种小导演,这招以退为进一使出来,基本就招架不住了。

郝泽宇不知该如何回应这个社会人对自己的夸奖,他直起身子,往椅子后面坐了一点,问诗如晶,现在彭永康的事算是有了结论,之前商业合作的事还有戏吗。诗如晶见他动心了,顺势就来了一招以退为进。她说,只要王导的电影上了,合约就是他的了。但,她看着郝泽宇的眼睛问他,自己究竟要以什么身份帮郝泽宇谈这个合同呢?临走,诗如晶留下了二百块钱的咖啡钱,还劝郝泽宇千万别着急做决定,多去他们公司和网站上考察一下,因为这个决定关系到他的事业和下半生。

诗如晶走后,郝泽宇给老福打了电话,让他带点酒菜,爷俩喝一杯。老福带着两瓶白酒和打包的下酒菜来找郝泽宇。干了一杯之后,老福说,郝泽宇真够可以的,什么也不问就把彭永康的戏接了。郝泽宇以为老福又要说他这是以退为进了,反问老福,如果是真心的想接这个戏,他信吗。老福端起酒杯跟郝泽宇喝了一杯,点头说他信。但老福又说了,别考验人性,郝泽宇有名气、价格便宜又好用,这种便宜谁不想占啊。郝泽宇嫌弃老福说话不好听,把一个报恩的义举说的像买菜似的。老福吃了一个花生米,说郝泽宇这一步挺绝的。如果这部戏真的拍成了,恩也报了,以后就跟彭永康互不相欠了。老福夸郝泽宇长大了,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再也不像从前那么浑了。郝泽宇听见这句长大了,很开心。

老福又问郝泽宇,这事跟福子和牛美丽说了没有。郝泽宇说没有,他自己能解决。老福说,郝泽宇跟牛美丽的别扭差不多就行了。郝泽宇说其实也不是闹别扭,牛美丽太拧了,晾她几天吧。老福说郝泽宇是懒得解决问题,牛美丽已经想通了,还包场请大家看郝泽宇的新电影。老福想创造个机会给他俩和好,说元旦大家一起聚一聚。郝泽宇想了想,说元旦就不跟大家一起过了,他想回老家给爸爸上柱香。

福子送郝泽宇去机场,郝泽宇说不想让福子送他,福子坚持送,说以前都说好了一起坐飞机,郝泽宇老是食言。郝泽宇说,不想让福子送,主要是怕福子自己回去孤单,福子说,只要把郝泽宇放在心里,她就不孤单。


以上是第三十七集的内容。彭永康的新项目胎死腹中,自己的北漂生涯也彻底结束。折磨了郝泽宇好久的事情,终于有了结论,但困难总是趁虚而入,另一个重大的决定也在等着他来拿。

诗如晶一直没有放弃挖郝泽宇到自己公司,之前,郝泽宇在他面前表现得软硬不吃,在这一集里,诗如晶突然跟郝泽宇玩起了感同身受,这一招,郝泽宇招架不住了。诗如晶跟郝泽宇聊自己北漂的故事,说自己的不容易和破釜沉舟的决心。她在告诉郝泽宇,每一个北漂的人都是苦过来的,但能不能成功,完全取决于自己能不能把自己豁出去。这一碗毒鸡汤,郝泽宇喝的毫无防备。在又一次回到地下室的时候,他的眼里突然意识到了四周的凌乱和不堪。

诗如晶看得很准,郝泽宇很渴望有个稳定的家庭,他想让福子过安稳的日子,他怎么忍心让福子一直跟他过这种半身在地上半身在地下的苦日子呢?可郝泽宇记得福子一直说她不在乎这些,只想要两个人牵着手做每件平凡的事。郝泽宇想知道福子是不是也渴望他渴望的东西,于是他把福子叫了出来。郝泽宇带着福子一起幻想有了大房子的日子,福子脸上的开心,他都看在了眼里。特别是他从福子的话里发现,福子并非不羡慕这样的日子,只是她心里觉得这些日子离自己太遥远,所以也就不去幻想了。福子对这种生活的渴望,给了郝泽宇接下诗如晶那个代言合约的动力。虽然这跟演戏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却能给福子一个更好的生活,这件事,恰恰也是他想看到的。

而诗如晶的“感同身受”绝不限于这碗毒鸡汤。她料定郝泽宇要去送彭永康,派司机带着北京特产也去送彭永康,塑造自己有情有义的形象。郝泽宇本来对她的看法有点改观,但当诗如晶又在给他灌输这个社会有多么现实的时候,瞬间就明白诗如晶此行还是为了他。郝泽宇于是告诉诗如晶,他跟她假模假式的仁义不一样,他是真的来送彭永康并且认真的接了彭永康的戏。诗如晶听了这个,索性也不跟他装了,说郝泽宇这一招在她们生意人看来就是以退为进,挺高明的。诗如晶的目的,我猜是想借机会给郝泽宇上一课,告诉郝泽宇他是可塑之才,跟着她混以后能做出更聪明的决定。郝泽宇对这种耍心机的活法没兴趣,于是开始说他心里最关心的事情:那一纸商务合同。诗如晶看郝泽宇对合同动心了,突然跟郝泽宇演起了以退为进,说自己身份尴尬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去谈。但郝泽宇不要着急给她这个身份,可以慢慢考察。

郝泽宇不止是想拿下那个代言,其实对于是否加入诗如晶的公司,也有了答案。邓伦用一个动作,就给观众传达了这个信号。这里必须插播一下,因为我相信好多人都忽略了,所以会觉得后面的转折很突然。

之前跟诗如晶的好多次单独的交谈中,郝泽宇的坐姿是这样的:

在诗如晶面前,郝泽宇之前一直像个小学生,他坐得端正却不舒展、不自然,双手有时放在膝盖上,或者抱着水杯。就连这集一见面时的聊天,他也是往前探着身子,双手握在一起。而诗如晶的姿态则一直更像是一个过来人,时而尖锐时而和蔼地跟他说着话。在这一集里,在表现郝泽宇接受诗如晶赠给他的代言的时候,邓伦突然调整了坐姿,他往后挪了一下,靠着椅背,翘起了二郎腿(如下图)。郝泽宇在诗如晶面前,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坐姿?而在对比之下,诗如晶的坐姿却显得气场弱了很多。尽管艺人和经纪人的关系,说不清到底谁受制于谁。但归根结底,经纪人是给艺人服务的。特别是在郝泽宇看来,诗如晶三番五次找上门来,不惜用各种手段把他挖走,自己肯定是有价值的。这一个坐姿,让郝泽宇和诗如晶之间的关系,从之前的前辈和新人,变成了艺人和管家。郝泽宇再也没有了虔诚的眼神,也不再拘谨,俩人变成了没有任何私人情感的合作伙伴。

说完了坐姿,说说以退为进这四个字。这四个字是郝泽宇从诗如晶那里学来的,在一个生意人眼里,郝泽宇无条件接下彭永康的戏就是在使这一招。听到诗如晶因为这个夸奖他,郝泽宇虽然觉得没夸到点子上,却并没反驳。这一点,很像每个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自己做的一件事被久经沙场的人说精明,虽然不明觉厉,即使是谬赞,通常也会默默认了。

在跟老福喝酒,老福说他豁得出去的时候,郝泽宇立马拿出这个很社会的词,问老福是不是也以为他是在用这一招。但老福看得更明白,他知道郝泽宇在彭永康新戏这件事上之所以这么纠结,绝不是在想讲条件。他相信郝泽宇只要接了那部戏就是真心的,他的仁义经得住考验,但他同时又告诉郝泽宇,假如真的接了彭永康的戏,他并不吃亏。就像买菜卖菜一样,你口松好说话,老主顾就多。不仅彭永康会记住这份人情,以后有什么好戏会先想着他,就连郝泽宇之前的知遇之恩也一笔还清了。虽然话糙,但老福夸他夸到点儿上了。在不断适应社会的过程中,郝泽宇确实学会了很多,特别是在自己独当一面的过程中,他办事成熟了很多,连老福都夸他长本事了。老福难得夸郝泽宇,所以郝泽宇听见那句“小子,长大了”,抑制不住地高兴。

彭永康事件算是告一段落了,但郝泽宇跟牛美丽之间的矛盾却一直没处理。老福本想借着元旦的机会缓和大家的矛盾,郝泽宇却借故逃开了。老福一句话点出了郝泽宇的心态,他不是没有能力解决这个矛盾,而是觉得没必要解决。我们刚刚说过,他对诗如晶开出的条件,心动了……

诗如晶给郝泽宇描绘破釜沉舟之后的美好未来。郝泽宇相信了这番话,他第一次发现了地下室的凌乱,也在转身离开它时,忽略了从窗户外照进厨房的冬日暖阳。郝泽宇跑去让福子也闭上眼睛跟他一起幻想那个应有尽有的大房子,却没发现福子脸上的笑容其实只是沉醉于跟他一起畅想未来的温馨游戏。以退为进,似乎是一个精明的入世技能,可人生真的能以退为进么?进或者退,真的能如这个词说的那样,自由转换吗?连诗如晶都会告诉你,不可能,她说自己在往前走之前,就切断了所有的退路。选择之所以是难做,是因为每一次选择都意味着割舍,而割舍掉的东西一旦错过,也就没有退路可以回去再捡起来了。

没有岁月可回头,人只能向前。郝泽宇正在往前走,虽然现在的他经历着纠结、矛盾、逃避、误解,但他依然坚定地剥离着与那个过去那个得过且过的自己的关系。这难道不就是家人们之前一直希望看到的那句“要往前走”么?郝泽宇知道破釜沉舟之后也不一定就会上岸,未来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他有勇气去闯一闯,并且不害怕翘起二郎腿跟诗如晶这样的老油条平起平坐斗一斗。但面对一直保护着自己的那群人,他却害怕了,他躲了起来。郝泽宇害怕自己应对这个世界时脸上露出的毅然决然和斗智斗勇的坚硬表情,会吓坏自己的家人,会让他们把自己也当成野兽。幸好,老福这时给了他一句肯定,小子,你长大了。

0 有用
0 没用
加油,你是最棒的 - 豆瓣

加油,你是最棒的

7.2

5772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加油,你是最棒的的更多剧评

推荐加油,你是最棒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