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大年初三离开家的晚上

话痨猪
2020-01-27 看过

4分纯主观打分,只是因为触动了我,没有任何客观参考价值和专业评析。

2020年1月27日,大年初三,新冠肺炎累计病例2844例,老家湖南100例,工作地广东151例。20小时之前,我害怕过几天形势难料,临时决定提前离家,坐高铁返回深圳。27日这一顿晚饭无人相伴,我点了肯德基,打开了囧妈。

并不好笑,反而让我哭了三次。

第一次,徐伊万看张璐的短信,她写到,年轻时觉得,爱一个人,就是愿意全心付出,后来才发现,有时候就算付出,也难免互相伤害。

第二次,徐伊万为妈妈摇起幕布,灯光打在卢小花的身上,哪怕她脸上沟壑纵横,也挡不住她作为卢小花、而不是徐妈妈的美丽。徐伊万被震撼了,我也是。

第三次,从俄罗斯回到上海家中,徐妈妈摘下假发,露出白发——扎着一个短马尾,半截以上的头发白了,贴在头皮上,下半截还是黑的。我知道,这是染黑后又白掉了的头发。她躺进床里,陷在被子里,看上去又老又瘦又小。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给我妈妈染了头发。她今年53岁,头发白了好多年。每一次,她都要忍着染发剂的臭味一边咳嗽一边染黑头发。我因为不熟练,把她额头染黑了一大片,她笑笑说,没事,能洗干净。又说,以后还是买假发算了,染的头发,过不了几个月,又白了。

妈妈个子很矮,年轻的时候爱说爱笑爱交朋友爱新奇事务,后来也活成了徐妈妈那样,围着儿女转,现在更添孤独和寂寞。

她想给的,儿女并不想要,她想要的,儿女也并不能给。

她一年年盼着我早点回家过年,盼着我离开家的时候多带点她准备的东西走,盼着我赶快结婚,盼着我多和她打打视频,盼着我一切都好。而我希望她不要管我太多,顾好自己、活出自己的人生。

以前我们也常常争吵,现在她开始收敛起要我接受她好意的意愿,而我开始发现,她,真的是“老人”了。

她已经不能像徐妈妈一样,绽放出自己的光彩,她开始浑身病痛,还要承担起照顾自己病重母亲的责任。

她常常隐忍,不让我知道她身体有问题,不让我知道家里发生了不好的事,只在半夜的时候,卸掉一身力气,突然变得很老很老,又瘦又小。

她常常只有一个人。

可是我,很糟糕。

我很大了,还没有找到可以相伴一生的人,处在一段无望的假装不是爱情的感情里,一面沉迷其中,一面煎熬痛苦,为此还荒废了春节短短的几天可以陪伴母亲的时间,顾此失彼。

我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就买了高铁票,匆匆离家。因为这是我瞒着家里down-time的第四个月,我焦虑,害怕因为疫情错过机会,无限地延长我职业的瓶颈期。所以再一次没有听从妈妈的劝阻,说走就走,不容辩驳。

我自私、怯懦又懒惰,迟迟逃避该承担起的责任,抱着不切实际的想法,和三次元的现实世界格格不入,不肯面对现实。

我想打自己两个耳刮子。

我不知道怎么办。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好。

2020,我能找到自己,并且给我妈妈一个坦然的大拥抱吗?

0 有用
0 没用
囧妈 - 豆瓣

囧妈

6.0

49509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囧妈的更多影评

推荐囧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