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杂想

阿歪
2020-01-27 看过

坏人?好人?我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人真的很复杂,无法用一般的道德标准来考量。善良的人也有自私的一面,坏人也有温柔的一面,老好人也在怪自己心肠太软,最势力的人也有难言之隐。这个世界太奇怪了,这个世界的人也太复杂了。当我长大后,才发现书上的善恶分明都是假的,大家都被各种各样的思想裹挟,无法单纯。孩子才谈对错,大人永远都在犹豫。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吧。没有幸福,只有假装看不见的幸福,只有闭口不谈的幸福。


之前看到了詹青云的微博,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刻。死刑的取消是为了真正让人掌握自己的生死权,无论我犯下了多么沉重的罪孽,我始终掌握自己的活着或选择死亡的权力。你可以惩罚我失去社会的所有属性也可以惩罚我生为人的一切自由,但是任何人无法掌握处死我的权力。这是多少前人为我们争取来的最平等的权利。我还在思考,一命还一命难道是错的么?那些因为某人犯错而死亡的人就该死么?那些伤害别人的人就配有继续活着的权力么?有这样想法的我跟就要别人死亡的罪犯有区别么?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思考过,因为我从来就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我听不到正在经历这些人的哭声。我听不到,所以就任由他们哭了么?这部电视剧,敲开了我们从未思考的一面,善恶无法分,罪恶无法惩,我需要继续读书,否则我想不明白。


这段时间,中国不是很太平。冠状病毒肺炎爆发,武汉封城,好多省份相应一级警报,街上没人,惶惶不安。我离武汉很远,我可以听到他们的哭声,可是我没有任何办法。接近他们会痛苦,这是一定的。就像剧中王赦律师帮助王晓明一家,靠近会受伤,离开也会受伤。当然,我也可以选择离他们远远的。我最近看到了网上很多离他们远远的人说的话,越看越心寒。人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在这件事情的发酵下被放大。原来,同个事情会有那么多截然不同的评论,原来,明明是很伟大的人的事还是会有一大堆贬低辱骂的评价。原来,语言真的可以化利器为凶器,语言真的可以不留痕迹的杀人。套上一个马甲一个头像就可以来势汹汹,正义凌然,代表一切说出最温柔最伤人最鄙夷的话,最关键的是,网络不用认真,打字不用负责,马甲、头像也不是现实中的你。我一开始只是觉得真正的网络与现实世界总是这样充满戾气,当我看完《我们与恶的距离》,才明白这不是戾气,这是人的正常反应。我们每个人经历的不同,感受到的也不同,受到的压力也不同,迫于的无奈也不同。所以,面对同个事情,我们人的反应自然会不同,我觉得他这是戾气,不,这只是他的自然表达。不要责怪他没有同理心,现在你要做的,是—坚持自己。群众有很强的感染力,感到愤怒也远远比坚持自己要简单得多。别人的迁怪远比认识自己的价值更容易影响你的判断。


为什么是我?这个问题在三、四年前我问过自己好多好多次。我在15岁的时候得了中度抑郁症,我习惯性地否定自己,恐惧每一个黑暗的来临,害怕每一个人的善意与期待,甚至放弃活着这个念头时不时进入我的脑子。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轮到我得了这种令人恐惧的病?为什么只有我和大家不太一样?现在我19岁了,我明白了多种环境因素会导致抑郁的病发,也经过那几年药物治疗、家人陪伴终于走出了抑郁,成为了正常人口中的正常人。我现在问问自己,为什么是我呢?也许真的是因为我太坚强了吧。谢谢剧中宋乔平的那句话,或许真的是因为我太坚强了才会得病,也正是因为我太坚强了才会痊愈。


这一年,看着大家消费明星,消费网红,消费民族自豪感,消费正义感和道德感。有一天,当我们不必拿他们去消费的时候,或许离真正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更近一些吧。

0 有用
0 没用
我们与恶的距离 - 豆瓣

我们与恶的距离

9.5

22168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们与恶的距离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们与恶的距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