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外人

71m3
2020-01-27 看过

《霸王别姬》中,真正孤独的究竟是谁?

是程蝶衣吗?

自幼被身为妓女的母亲抛弃,被玷污导致自我性别认知混乱,自己心爱的男人在女人身上游走,自己领养的孩子背叛了自己……刃舔脖颈,完成了仪式感的谢幕。看似被抛弃的人,却浓墨重彩地过了一生。

这不叫孤独,叫寂寥。孤独于寂寥不同却更甚,寂寥是一个人的祭祀,而孤独是祭祀堂外的永远没有机会跨入的张望。

菊仙是孤独的,与程蝶衣的寂寥不同,她想融入这场戏,却连“角儿”都算不上。

菊仙是个勇敢而又聪明的姑娘。被男人骚扰时主动跳楼——赌命,主动赎身赤脚跑到段小楼那求婚——赌幸福。既然赌了,就要赢回来,她希望赢回段小楼的爱,赢回程蝶衣的认可。她是敏锐的,在求程蝶衣去救段小楼的那段谈话中,菊仙听出了程蝶衣的弦外之音,虽然膈应,但她很能理解程蝶衣的寂寥。

在程蝶衣被段小楼扇耳光时,菊仙心疼地抚摸他的脸;在程蝶衣因为吸大烟犯病痛哭的时候,菊仙用棉被把程蝶衣拥抱在自己的怀里安慰;看着丈夫和程蝶衣同时跪在地上时,菊仙为了救丈夫说了句话就被掌掴;当她在程蝶衣被排挤失去了上台的机会时,她心疼地给他披上虞姬的外套,却换来一声“谢谢菊仙姐姐”和外套的丢弃;文革时期,她在段小楼揭发程蝶衣时大声制止,从火盆里拿回被段小楼丢弃的剑递给程蝶衣,因为她知道这把剑对程蝶衣意义非凡,但下一秒,程蝶衣就揭发自己是“妓女”“潘金莲”,段小楼也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爱过她。

她输了。所有的勇敢聪慧,在她一次次望向程蝶衣沉默却蓄满悲伤的眼眸时,土崩瓦解。她可以八面玲珑地说服段小楼娶自己,说服袁四爷救人,她都赢了。但面对一个本来就是输家的人,她该怎么赢?况且这个输,好像是她无意造成的事故。

“我爱的人,好像也有一个人爱他,这个人参与他的过去,这个人能与他一同描眉、一同唱戏、一同在师父面前下跪、一同在文革接受批斗……而我呢,永远在场外簇拥着他,永远忍受那个爱他的人向我投来敌意的眼神……那个爱他的人的悲剧,吸毒与堕落,好像与我有着直接因果关系。”

但她没有搞清楚的是,她没有主观过错,也无需为程蝶衣的寂寥负责。如果寂寥是一个人的顾影自怜,那么孤独就是心怀苍生却不被苍生接纳。寂寥的人眼里装着自己的寂寥,孤独的人眼里装着他人的寂寥。

但是,局外人就是局外人,孤独不应该为寂寥买单。

0 有用
0 没用
霸王别姬 - 豆瓣

霸王别姬

9.6

135914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