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这么认真的张彻

西门十
2020-01-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对于细节的注意上,《铁手无情》和张彻的其他作品相比,尤其是后期,是十分难得的。

被劫的宫百万家在东光。这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在沧州南。所以劫匪行动后直奔沧州是很合理的。而沧州一直有习武的传统,巨盗也多。比如《连环套》里窦尔墩的原型就是附近的献县人。

谷峰弹的琵琶是十几品凤尾头的式样,比较典型的明清琵琶,而不是现代常见的二十几品如意头。谷峰应该是不会弹琵琶的,他的动作和音乐也配不上,但却确实是在认真模仿弹挑和扫弦的指法。

指认陈星的鸽子不是凭空拿出来的,之前就给过镜头留伏笔。当然信鸽能准确飞到一个罗烈路过的西瓜摊似乎也不太说得通。

张佩山大战一场之后向房勉报告时,特地说已经把暗器都收回来,并检查过没有留下活口。这就比较圆满地解释了为什么他手里的金算盘又已经填满算珠了。

午马的酒肆里的几场官匪试探很有张力,逻辑也很通顺。这里不再赘述了。八百两黄金放在民国就是八十根大黄鱼,二、三十公斤,也是一名悍匪会选择随身携带的合理重量。顺便说一句,午马年轻时有点像程之,戏路也像。

罗烈能能偶遇李菁,是因为姜大卫乱战中把他扶上了房勉的马。老马识途就把叙事结构的必须变成了逻辑的必然,这样的匠心对于张彻来说是比较罕见的。

当然,大写意、不拘小节也是一种导演的风格,原则上并无优劣之说。只是这一部作品对于张导而言有些别具一格而已。

0 有用
0 没用
铁手无情 - 豆瓣

铁手无情

7.5

67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铁手无情的更多影评

推荐铁手无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