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热闹的《绝对统治》

薄雾微光
2020-01-27 看过

假期不去凑热闹,一如平常的观影、赏乐、阅读及涂鸦,只是有的片子纯属扫片,不想写下一个字,哪怕那些重看的经典,更遑论好莱坞荤片,不想写,不只是因为别人都写过了,而真的就是不想写,找不到写的冲动。一般还是惯于写点冷僻的片子,看不见的电影,小小的推介一下,让大家了然一二。

但这部例外。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在丹尼尔·莱格西斯处女作《绝对统治》(2016)一片中,出演联邦调查局探员托马斯,深入新纳粹组织做卧底,化名奈特,在伊拉克服役过三年,开了一家化工销售公司。名曰雅利安联盟的纳粹组织,图谋纯白种人的在美国的绝对统治,以彻底铲除有色人种为目标,准备对华盛顿水源进行脏弹袭击和武装暴动,继而制造混乱。

这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以FBI特工迈克尔·哲尔曼的真实经历为蓝本。片中,当托马斯的女上司安吉拉请求他去做卧底时,他当即拒绝,但她揪出他的老底,单身母亲养大,性格内向,从小受欺负,但是高智商,喜欢挑战自己。借此说明他是合适人选。稍一不慎,卧底是随时会送命的工作。奈特就历险多次,总是被怀疑。

面对文斯、安德鲁和弗兰克这些各异狂热的新纳粹分子,说斗智斗勇未免概念化,但的确绞尽脑汁。联邦调查局的男主管总是把他当孩子般对待,并未得到他的完全信任,总是挑刺,好在女上司安吉拉会及时给出应对措施,让他能化险为夷。

影片的过程当然足够惊悚,却并不新鲜,太阳底下无新事,只是说这种局中局的破解并非轻而易举,心狠手辣不用说,毕竟对手各色人都有,比如弗兰克就是懂技术的工程师,奈特想蒙骗对方,只是一厢情愿。

在奈特指引下,正当弗兰克一帮准备进行生化脏弹袭击时,好在警方最终破袭及时,弗兰克一干人束手就擒。但影片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悬念,就是更大的潜在对手安德鲁为头的雅利安联盟并未遭到痛击,而是轻淡带过。也许安德鲁为首的这个种族组织,纯属子虚乌有,或是影片博取观众的一个噱头。

美国七十年代的“三K党”盛极一时,终于八十年代被剿尽,如片中的雅利安联盟沉渣泛起,这是一个新的信号,当然,我倒不觉得美国种族主义者,真的如影片那样渲染的那样严重,虽然影片宣称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片中安吉拉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法西斯的形成只需一样东西就是牺牲品”,所谓的“牺牲品”无非就是甘愿当法西斯主义的炮灰。

美国电影有一向敢于自揭其短的传统,直陈美国种族主义的危害,这是影片值得的阐扬之处。对于美国这样种族构成复杂的国家,不单有常见的黑白歧视,还有如影片这种切实的种族恐怖行为。也就是说,美国既要时时紧防外来的恐怖袭击,又要留心国内的种族主义趁机兴风作浪,还得提防独狼式的防不胜防的无厘头袭击。

如此,在一个大众合法拥有枪支的国家,这的确是一个按了葫芦起了瓢的无解难题。当然,放眼全球,不只是美国,任何国家也无法完全避免各种形式的恐怖行为,唯有各国采取合作的一致作为,才能避免或减少各类恐怖事件的发生。

我一直以为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总是伴随着四种类型的冲突,不管以后的冲突如何演变,大致脱不了这四种类型。

一个是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即国家政体及价值观各异,长期对立下,矛盾无法解决,最终发生武装冲突,这个好理解,就不用我絮叨了。当年的韩战越战看似由内战引发,其演变过程及结果都是这种意识形态间冲突的强度体现。

二是国家利益之间的冲突,这涉及国家领土主权等利益的较量,寸土必争与寸土不让,形成白热化的对峙,终而爆发战争。当然,这里也包含历史遗留问题,有外来干预留下的隐患,也有内战及意识形态战争形成的分治。朝鲜半岛分治,中国台湾问题,都是这种历史遗留问题的综合体现。柏林墙推倒,东西德统一,是这种问题解决的和平良方。而印巴的克什米尔争端的历史成因则更复杂。

值得思考的是,往往意识形态之间的矛盾与国家利益之间的冲突,相互交织,形成了不可调和的两种引爆点,往往意识形态冲突大于国家利益之间的冲突,或者国家利益之争让位于意识形态的冲突。比如越南在南海侵占了中国最多的29个岛屿,并狂采石油,设想一下如果是日本或者菲律宾,中国早就干开了,就因为同是社会主义阵营,所谓的“同志加兄弟”,往往网开一面,捣蛋鬼朝鲜的情形也大体如此。

第三种情形的冲突,看起来比较复杂,其实也易识别,就是教派之间引发的国家冲突或国家内部的教派冲突,当然也夹杂国家利益之争,如什叶派与逊尼派国家之间的冲突,八十年代两伊战争,以及现在由伊朗支持下的也门胡塞武装与以沙特阿拉伯联军的冲突,实质也是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冲突,即便由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支持的叙利亚阿萨德政府与西方支持的反对派间的冲突,也隐含了这样的情形,只是因为俄罗斯的深度介入,形势变得越来越复杂,前景也令人堪忧,不知还要打多少年才收场。

以色列与加沙的哈马斯之间的冲突也可以说是信仰不同引发的冲突,眼下利益之争更突出些,早期的以色列和阿拉伯联盟之间引发的四次中东战争,则是信仰之争下以巴冲突的引爆点。国家内部教派冲突的表现形式,有演变得更加多元化趋势,如伊拉克的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冲突,以及土耳其内部政府军与库尔德工人党的冲突。

第三种情形的冲突,往往比意识形态与纯粹国家利益间的冲突,更难平息,处于一个长期纷争的状态,即便看起来风平浪静,不多久又会沉渣泛起,余波未了。这是信仰深蒂固的“脑梗阻”,根本就无法协调,只能听天由命,或遇到贤明的领袖加以敛息。

第四种情形,就是反恐战争。起源于中东的恐怖主义,实质是以宗教为借口的极端主义,赤裸裸的恐怖行为,实际上与宗教主旨无关,这真正是现代文明与愚昧狂热的极端主义者的之间战争。他们对于同一信仰所犯下的罪行更多,比如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家,他们制造的一系列恐怖袭击,就可一目了然。我以为,无论是从现实性还是长远来说,恐怖主义极端势力对于整个人类的威胁,都远远大于一切争端,必须正视。

所以,反恐是不分国家也不分宗教,更不分地域的战争,各国应摒弃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的成见,积极联手对付这个全球至今对人类最为危害的恐怖行为,并彻底剿灭之,以延续更符合人性世俗化的现代文明。面对第四种情形的反恐战争,各国协调不力,观望的看热闹的甚至起哄的倒不少,其实,应醒目的给予足够的重视,这同样是一个长期的斗争,只有综合实策,形成合力,才能让恐怖袭击减少到最低程度,并让他们无生存之地。

2016、10、10

0 有用
0 没用
绝对统治 - 豆瓣

绝对统治

6.1

193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绝对统治的更多影评

推荐绝对统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