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一个个人主义者的赞歌

ssalome
2020-01-27 看过

本来近期不想写什么文字的,最大量的文字工作基本都交给了工具,和朋友们网上聊聊天,有些聊天已经足够深度和长度了,所以不想写什么太多文字了,毕竟写文章要求更高的逻辑和完整性,随意表达就少了。

今天和一个朋友无意中聊起体育和时装来,期间朋友也建议我多写写,而我则认为写作是个很个人的事情,很情绪化的事情,日常很多话题一句话就解决了,非要放到一篇文章里陈述显得充水太多。另外,纯娱乐无收入的写作没有必要这么刻苦,我也不怕遗忘我什么闪光的火花或什么金句,我倒是不喜欢那些偷脑子的人无偿地吸收我的灵光一现,所以,我觉得必须我愿意我才写。然后我推介了这部电影《马丁伊登》给他,没想到这部电影倒是和我的思考很切题,所以我想写写这篇导视文字。

杰克伦敦的这篇小说我知道,但没看过,所以基本上论述的只和影视本身有关,并且这部电影我感觉除了套用了主题和一部分思想外,其实导演和编剧本身衍生了新的思想和表达方式,有些人认为电影偏离了小说而不高兴,是的,如果很喜欢小说本身,这样的事情是让人不高兴而导致低评价,但是不能抹杀电影本身的魅力,电影不是文学,这是我的看法,它们有关系,但创作和欣赏方式都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的。

这部电影很优美,演员、画面和音乐,这有人评价了,我就不再赘述了,男演员是第一个吸引我的,我看了预告就准备找来看了,他的气质像丹麦的麦斯·米科尔森 Mads Mikkelsen(连续剧《汉尼拔》的主角)。面部骨骼粗大,五官冷峻,像北欧人,当然有些意大利人也有这种特征,这种形象粗看像工人阶级,但是沉郁的气质能看出其内在的复杂,我相信DH劳伦斯应该也是这种长相。一般的判断,最近的电影如果有文学原著,水平会高很多,当然我也倾向于比较忠实原著的影视作品,可是最近,特别是看了俄版的《战争与和平》之后,我觉得太过强求忠实会导致一直过于耳熟能详的文本有一种过熟的问题,也就是所有的观影体验都是熟知的,完全没有新奇感了,这个也不好,但是别出心裁的改编确实很难,尤其是基本忠于原著,但又有自己的发挥的作品。当然首先文本不要找太过知名的作品这很重要,比如《悲惨世界》之类的,除非你把视角放在那一大段人们都不注意阅读的滑铁卢之战上。

回到这部电影上,我要说这部电影把场景从旧金山放到意大利那不勒斯,切题就很不一样(想想,马丁伊登这么盎格鲁萨克森的名字在意大利是多么少见吧)。最近有很多意大利影视和那不勒斯有关,并且引起世界的关注,比如《格莫拉》电影及影视剧,以及我并没有关注但感觉很红的《那不勒斯四部曲》(我的天才女友等等)。关注男装的人可能知道这是一个最近十年出品最高端男装的地方,也许有人会知道这也是欧洲的罪恶之城,一个仍然停留在前现代的欧洲发达国家城市,所以把场景放在这里一定是有目的,我感觉,这肯定是为了影射现代的意大利的困境的。现在资本主义的最大困境就是贫富分化悬殊和福利的不可持续,而美洲的墨西哥和欧洲的那不勒斯是贫富分化下极端的社会样本,它畸形繁荣,大量产生影子经济中最恐怖的犯罪经济,主要呈现方式就是毒品。不过电影并没有往这方面去表现,主要还是表现在这个背景之下的其中一种贫穷知识分子的困境,即标题所说的个人主义者。

贫穷知识分子不一定表示这些人就一直很贫穷,但是他们绝大部分人生的某一段(一般是早期)是经历过贫穷的,在今天有福利制度和基本物质贫穷不常见的情况下,加上知识分子本身创造际遇的能力,所以更多的是我称之为地位贫穷或权利贫穷的小众分子,其中也包括一部分本身并不贫穷甚至相当富有的但是不能抒发己见的人群。

这里要说明一下,知识分子本身不是大众,能够有自己的思想就已经摆脱了大部分人,即使是穷人,往往也是穷人之中的代言者和小领袖,他们是有社会能量的人,他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穷困百姓,所以人们也往往混淆了之间的区别,甚至混淆了电影中特别注明的(也应该是原著中)社会主义者以及个人主义的区别(影视和原著都特别申明的斯宾塞和他的社会进化论,电影则让男主角再一次演讲中,说了,道德怎么能改变社会本身的规律呢从而否定了社会主义。)不要说电影里,大多数人都搞不清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很大程度决定了这部电影究竟在说什么。那些评论这部电影白左如何如何的,基本上算白看。

导演或者编剧或者作者对人生和社会发展其实展现了一种随波逐流的想法,有点儿像存在主义,他们认为贵族政治(自由市场)是有问题的,因为说产生社会的力量来自由市场,那么使社会延续的其实是一种贵族政治,而这往往是社会文化里最古老最顽固的一部分,什么血统地位门阀这些都是,所以你可以看到不论中西古今,其实社会内核没有改变,这也许是人类的动物本性。但是社会主义或集体主义所导致的社会道德或者社会福利也是无效的,因为大部分穷人要的只是福利本身而不是福利思想,要的是道德产生的所谓公平而不是一种社会理想状态,所以所产生的均衡很容易打破,我认为任何对大众的教育都是失败的,而各种主义和思想都是知识分子拿着自己的想法去煽动大众而已。那么还有一种人就是过自己的生活,顺应变化,直至生命结束,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这个基本上就是我理解的男主人公的态度和哲学,当然电影中暗示他还需要爱情,而我觉得有阶段的共语者应该是最理智的,其实马丁是有的。而影响马丁命运的,其实是杰克伦敦的身体状况和他那时候的科学医学知识,不然他会是个精致利己主义者,呵呵。

这部电影应该发生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通过电影里的车猜测的),和最近我看的一部英剧《德雷尔一家》一样,是我认为剧中人物着装风格的最佳体现,各种工业灰蓝色和宽松洗练的服装看起来很抒情,电影曾让我一度想起《怒海沉尸》(也发生在那不勒斯附近),德雷尔更偏重阳光下的罪恶的风格,颜色更加抒情大气,而马丁伊登则是更加时尚,电影后段马丁变得有钱之后,基本上穿的浅色层叠风格也很值得一看。电影前段的巴赫的背景音乐也很相衬,总之,这是一部值得反复看的电影,不艰深,不强烈,很时尚,很惬意,但是有味道。

里面有一句台词我特别推介给大家,他和洛丝看完一出爱情电影出来,洛丝说我很喜欢这部电影,他沉吟了一下,说我不喜欢,它没有告诉我任何新的东西。是的,就像唐顿庄园(电影)一样,没有任何新鲜的东西在里面,其他的很多东西又何尝不是呢?总之我喜欢主角那种想说就说想做就做的精神,喜欢他的狂妄自大,也喜欢像他一样自我深知……

4 有用
1 没用
马丁·伊登 - 豆瓣

马丁·伊登

8.0

550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马丁·伊登的更多影评

推荐马丁·伊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