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评:生命与爱的际遇

渔人秦诗
2020-01-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自从我置身于这个信息巨网以来,每日可摄入的信息很多,我想看到的影视,基本是唾手可得,过于富营养的也是一种腐朽。我知道越过此章还有别的美丽、优秀的作品,而这又是一个以量称王的浮躁世界,所以我向来对于影视图书只看一遍,即使有重读的意愿,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了。而哈尔的移动城堡我却是连续看了两遍,每一遍都热泪盈眶。

我也是吉卜力的老粉了,相对于高畑勋的现实主义,我更喜欢宫崎骏的幻想。人物纯粹简单,场景内核却亦真亦幻,琉璃般美好。

1.世界观

不像某些国产剧,开头非要来一个特效垃圾的背景简介,所以哈尔的简约开头:灰蓝色的雾霭里慢慢浮现的巨大钢铁城堡。它开动巨大的蒸汽引擎向前,却不知方向——古怪,而又孤独。虽然只有一个画面,但是世界观里的很多素已经呼之欲出:高架烟囱的城堡与滚滚黑烟,明显就是蒸汽朋克(复古工业&魔法),奠定了全片基调。

从苏菲和妹妹的对话而言,苏菲从阳台去见妹妹让人震惊,却不觉反常,魔法的定位也就明晰,即少数人拥有,平民难以接触。

回旋的军舰、胜利的号角、飞扬的旗帜是战争的表现,而浪漫相遇的男女主就是爱情了。

2.小镇

平静偏远的小镇在战役胜利后也狂欢,足显这战争的疯狂。但苏菲是与这一切格格不入人。她沉静,显现出超出年龄的平静。难得的狂欢也被她以缝帽子拒绝了。难得露出少女神态的大概是戴帽子的时候了。

苏菲对帽子不满意

她是缝帽子的,明明有更好看的帽子,为什么还要戴这顶不喜欢的帽子?——苏菲对自己不自信,她觉得这个才是适合自己的与自己简陋的裙装、老气的麻花辫(仔细观察下就可以发现只有苏菲是麻花辫,其他人都是卷髦)相符。之后苏菲也直接间接表达过三次的“我不好看”。第一次是和自己妹妹说“反正哈尔向来只找美女”,第二次是在哈尔染发剂事故后生气“反正我从来都没有漂亮过。”,第三次是在花海中对哈尔说:“我只想帮哈尔的忙,反正我也不漂亮,只会打扫卫生”。无论是巧合还是必然,这几次都是与哈尔有关。

哈尔是什么样的人呢?

戒指闪了光,本来没发现。快写完了手抽看了知乎……虽然不是自己发现的,但补上还是必要的……特地调慢了帧频

他的出场可谓惊艳,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终于找到你了”,上演一出华丽的英雄救美。好一翩翩公子!当然再见哈尔的出场,裹挟着来自我童年的疑惑:为什么明明能穿好却非要披着?为什么他披的衣服从来没掉?

(好奇怪啊。)

哈尔英俊、不羁,他理所当然承包了全片所以最浪漫的片段,宫崎骏加石久让的黄金搭档,让第一出浪漫——空中漫步成为无数少女的梦啊。苏菲这种老成的姑娘都是惊讶,动心啊。

去的时候漫不经心的看着路边
回到时候却在回望城镇的楼顶
不知其心事

可以说哈尔这样风采的人的出现,改变了苏菲,甚至改变了她的命运。原来她只想守着爸爸最喜欢的帽子店,但她的亲昵被荒地魔女所嫉妒,将她变成90岁的老婆婆。她不得不离开,但她依然积极乐观,觉得老婆婆的生活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更重要的是,她走出了她平静的生活,开始向往不凡。

或许与遇见哈尔有关吧。

埋怨不够远的苏菲婆婆,向往走出“舒适圈”啊,哈哈哈

3.哈尔的移动城堡

这部动画看的让我最舒服的一部分就是苏菲老婆婆说出的每一句话、每个神态代入少女的形象一点都不违和。但是你又觉得她就是个老婆婆,毕竟苏菲就是那种随遇而安的人,她的所作所为必然回向老婆婆靠近。

更重要的是老婆婆苏菲和哈尔在一起没有违和感!

小细节,哈尔的心脏,心脏很重啊
这张当然是因为哈尔的美颜

在哈尔的城堡里的时光占全片最大的成分。但也是最平凡的时光。苏菲在这里干嘛? 不过是大力的打扫卫生。苏菲是这么说的“世界上没有比这更脏的地方”,哈尔的城堡其实就是哈尔内心的影射。城堡一团糟,也象征着哈尔内心的荒芜、孤独,无人问津。苏菲是第一个愿意走进哈尔内心的人。愿意把他的“心”当做家的人。但是哈尔是怎么说的呢?不用打扫得那么干净。其实哈尔自己也不愿有人走近他吧。孤独、远离人群。

苏菲打扫过后,年龄形态明显是有变化的,不再是九十几岁的老妪,而是五六十岁精神头十足的小老太太。为什么呢?

总之,耗子、蚁虫通通搬家,哈尔的“心”的确是温馨很多了。

很多人不喜欢这部电影的原因多是郁结于感情的发展,只觉突兀。便觉得空有华丽,而故事不流畅。我倒觉得大概因为他们没有认真看吧。(小声bb)

但哈尔第一次在城堡里看见苏菲的时候了,苏菲分分明明露出了慌张,那是对自己心里那种小心思的隐藏。而哈尔呢,提手为她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好像,几人围坐桌前,突然有了家的味道。

“你是谁?”
“我是苏菲婆婆,这个城堡新来的清洁女工。”

其实哈尔的早餐并没有吃。他只是做了早餐。

哈尔形象有个巨大的转折点,那就是染发剂事件。大家应该对这个画面都挺印象深刻的。那个完美,强大的哈尔,突然变成了一个胡搅蛮缠的小孩:“不美了,一切都没意义了。”

突然想起那件披着的外套。如染发剂一样,是他给他自己的伪装,华丽而自恋,且易碎,掩盖自己脆弱的内心。

他失态,流着绿色的粘液,卡尔西法说:“以前他被女孩子甩的时候也这样过。”

这是他感觉自己不会被爱时候的表现。失落,有着极大的心理阴影,悲伤到影子都扭曲。

苏菲也被他“苏菲你根本就不懂”所刺激到,说:“反正我从来没有漂亮过。”在意自己的容貌,还是那个波澜不惊的苏菲了吗?

苏菲变了。

而哈尔也再没有染过头发,披过外套。

他向苏菲剖白自己,说自己是个胆小鬼,他琳琅纷繁的房间,很多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啊。让我们不禁联想到《千与千寻》巨人娃娃的玩具房。

4.皇宫

(终于写到皇宫了!我思考最久的片段!好激动啊!糙汉搓手,酝酿一下……)

若是说染发剂是哈尔的转折点,那么皇宫就是苏菲的转折点。她穿好哈尔用魔法整理好的衣裙,戴上了自己的旧帽子,代替哈尔前往皇宫。

电影里的皇宫有种诡异的氛围,虽然堂皇富丽,但高耸与古旧的浓艳,压迫感很重。虽然萨利曼魔法师所在的水晶花园更有种诡异的气息。所有的仆人都是齐耳金发、穿着统一的小男孩。

不由的想到哈尔吧,形象是与他如此相似。他曾经是否是其中一员,接受萨利曼老师的教导。而黑头发的他是不是格格不入?而在这里的生活,是不是让他更加孤独,所以一定要用金头发来证明自己的“美”?

萨利曼是哈尔的老师。萨利曼作为高强的魔法师,站在指导者与陪伴者(萨利曼老师是在电影唯一出现与哈尔成长有关的人,叔叔只出现在哈尔一句话中,不能作为人物形象)的角度上,哈尔作为优秀的关门弟子与陪在自己身边的孩子,她也一定是爱哈尔的,她想再见哈尔也定是肺腑之言,多年陪伴当然人之常情。如同她对魔法中不容异己一般,而这种“爱”是建立在绝对的掌控下。她代表的是一种权威。权威大于私情。她是怎么说的呢,“他将魔法作为自己的私有物”“如果他为国效力,我将告诉他摆脱恶魔的方法,否则我将卸去他一身魔法”。我们无从得知哈尔是为什么学习魔法,但这样不问缘由就否认哈尔的自我意愿是否太过自私?

而苏菲是哈尔的“母亲”。无论真实情况是什么,她得向“母亲”的形象靠近,不过其实也是与安慰那个任性的哈尔的心境是相同的。苏菲面对萨利曼的理所当然与高高在上,给出的是控诉强权对哈尔的绑架,不予自由。就如她所说“这个地方真是诡异,一边请人来,一边让老人爬楼梯诱人进入怪房间,简直是圈套。”

经典的对手戏分镜啊,红衣萨利曼象征强权,蓝裙苏菲象征自由, 高高在上的爱与相互理解的爱。

她越说越热烈,越说越坚定,便有了苏菲第一次恢复为少女的相貌。不仅仅是因为她理解哈尔、支持哈尔,爱哈尔,也因为她开始摆脱那个被安排好的的无趣生活,她逐渐勇敢起来(当初离开虽说是离开无趣生活、追寻自由的开始,但起因却是逃避)。

就如萨利曼犀利地指出:“夫人,你是在和你儿子谈恋爱吗?”(萨利曼夫人真是吐槽小能手……)这是她第一次勇敢表达对哈尔的感情。而不是以老妪的姿态掩盖这一切。在这被点破之后,苏菲又恢复了不自信,恢复了老妪的姿态。那么苏菲年龄变化是不是与她内心的感情丰沛程度、爱的勇气有关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卡尔西法第一眼就看出苏菲被下了咒,更何况萨利曼夫人呢?那前面那席话可能不假,但一定带有试探的成分。

那就是为了找出哈尔的弱点。她一定很好奇,这个出现在哈尔身边的陌生女孩会是谁呢?

她猜得没错。因为她对哈尔的确很了解,也了解自己的徒弟想要什么。

后来来萨利曼夫人对付哈尔的魔法与“审判”荒地魔女的魔法是一致。虽然一个幽暗,一个明亮自然。但都有笼目歌的特征。初看的这应该不会在意,所以我放在某一章写。不过所幸,最后哈尔救走苏菲,只损失苏菲那顶帽子,那顶明明不喜欢却依然坚持戴的不好看的帽子。苏菲终于愿意舍弃那个逆来顺受的自己,勇敢的做自己。

哈尔说“正因为苏菲来了,我才敢来啊,这么恐怖的地方我才不要一个人来。”

哈尔是多么依赖苏菲的勇气。

这一段真是非常饱满。人物密度一下变大。久违的荒地魔女也出场了——不过她的形象发生了变化,她被剥夺了魔法。从一个绝对反派到一个老老老老老婆婆。其实,她也是个“爱”哈尔的人。她既觊觎哈尔强大的魔法,又倾心于哈尔。不过她一开始就混淆了概念:哈尔的心≠哈尔的心脏。她以为得到哈尔的心脏,两者都可以得到。某种程度上,她其实是一个与哈尔相似的人,走上了与正统魔法相悖的路。只不过哈尔是为了离开,而她是为了扬眉吐气的来。虽然,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毕竟离经叛道的人必然都是不满现状的人。

实际上皇宫也是荒地魔女的转折点,她以及新出场的狗宾,成了一个具有喜剧色彩的角色。从去皇宫的一路上我就忍俊不禁。魔女和苏菲小家子气的吵架,把宾误当做哈尔。让这一路格外有趣。

5.逃亡

皇宫之后,故事的节奏越来越快。萨利曼一直在搜寻抓捕苏菲和哈尔,同时并行的是愈演愈烈的还有战火。他们就一直在逃亡的生活中,甚至都搬了家——苏菲居住的小镇、哈尔的,秘密花海,但即使这些地方都有了萨丽曼的干涉和战火的污染。

但是家的温暖感却越来越浓。人多了,房间也添了,苏菲的房间也花了一点小心思变成了曾经她缝帽子的样子。不再凌乱,而是干净明亮的好地方。

但战火逃亡中,心中必然有不安。而对苏菲而言,这份不安不仅是害怕失去哈尔,更是对自己的不安。她依然不自信,是否自己真的配得上哈尔或者说自己的爱对哈尔真的有意义吗?

在苏菲那个哈尔战斗归来的梦里,梦中的本是最勇敢无畏的满怀爱意的少女,走进那个受伤哈尔的栖身洞穴,向着哈尔热烈表达自己的爱。这是她的愿望,可是潜意识里的自己,就是那个变成怪物的哈尔却告诉自己“你连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救我呢?"——自己真正的恐惧才是怪物啊。

所以在花海中苏菲第三次说自己不漂亮。明明已是在故事的后半段了,她有了信任哈尔的勇气,还是可是还是没有相信自己是勇气。提到哈尔是,她是洋溢着的少女,当提及自己时又怯懦成了老妇。哈尔一句“苏菲你很漂亮······”生生被打断。

为什么呢?我已经逃够了,这些年好不容易身边有一个非守护不可的人,就是你。

哈尔是爱苏菲的。苏菲请鼓起勇气相信。

那么哈尔是什么时候爱上苏菲的呢?

6.秘密花海

(这个名字是个瞎编的·······理解就好)

哈尔的这个秘密花海其实出现了三次。

第一次没人会注意。

第二次就是哈尔把它当作礼物送给苏菲。

第三次是苏菲受戒指的指引,来到哈尔的童年时光中的那个花海。有一个闪回的镜头,是萨丽曼老师在对付哈尔的场景。再回想一下那个场景,青草,明镜般的湖泊——没错那就是这个秘密花海,那时就是花海的第一次出现。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如名,哈尔的秘密花海。其中隐藏着哈尔魔法师叔叔留给他秘密小屋以及无数个孤独的炎炎夏日。在这里的某一个这样的夏日,哈尔见到了流星,许了一个愿。

萨丽曼夫人反复强调哈尔是和恶魔做了交易,可是,流光溢彩的流星坠下,点亮了一小片青草地。一个小男孩慢慢地行走,捧住一颗流星虔诚念念有词。为什么这个场景如此纯粹美好?流星是的确个影视作品里常用的美好意象——为什么要将一个孩子的美好愿望污蔑成恶魔?小哈尔何其无辜。

卡尔西法曾告诉苏菲献出像眼睛、心脏之类他的魔力会更强。哈尔的愿望究竟是什么,值得付出他最重要的心脏?——

重要藏身之所,藏着他小小愿望的地方,他将其送给了苏菲。

小小的哈尔在许愿之后就见到了苏菲,那个爱他的人,让他在未来等她。那么这个踽踽独行男孩的愿望就呼之欲出了:出现一个真正爱我的人吧。所以苏菲才会流泪,是她许下的承诺,哈尔一直在等待她的出现。所以在卡尔西法在被苏菲熄灭时,哈尔和卡尔西法都没事。因为苏菲就是那个可以解开契约的纽带,她就是哈尔的愿望。

所以哈尔那句“终于找到你了"也是一个象征吧。其实他们的确是久别重逢。戒指会指引心中所想之人的方向,戒指闪了光是不是因为哈尔来到这就是为了寻找苏菲?无论是不是,但哈尔真正开始把苏菲当作爱人是在她来到城堡后。当时哈尔只听见了苏菲的名字,而他也不是那种会主动表现出爱的人因为他在“等待苏菲主动来寻找。当她到来时,哈尔做一顿早餐——他在欢迎自己爱人的到来。但那是他并没有爱上苏菲,有的只是好奇,他还是不愿意敞开心扉。但在一次次接触中,逐渐爱上了她。决定性的当然是染发剂事件。当自己不美,露出任性胆小自私的丑态时,苏菲还是一样爱他,他突然发现自己很依赖苏菲。

让我们我们回到皇宫,回到花海的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哈尔不再做逃兵,而是借着苏菲的勇气来到了萨丽曼的面前,救走了苏菲。他一定也是听到了苏菲的那一席话,才会终于敢于出现。

这里说个关于第一次花海出现的一个猜想。

流星小人围成圈的场景一定时借鉴了笼目歌,而笼目歌本来就有象征“牢笼”的意思。而流星是与他做交易的。这么做无非就是剥夺他的愿望。但是他付出代价却拿不回来。那么他就是个不完整的人。没有心的人又怎么会不是怪物呢?但哈尔许愿所得到的就在身边——这也是为什么哈尔能逃脱的原因。题外话,围住荒地魔女是一堆黑影,大概她是真的和魔鬼做了交易。

7.结尾

一定会有人觉得结尾莫名其妙。为什么萨丽曼就轻易就决定结束战争?为什么荒地魔女轻易就把哈尔的心脏还回去?这不是为了happy ending而happy ending吗!

萨丽曼为什么愿意结束战争很多人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就是那个稻草人邻国王子又出现了,他说自己会去阻止这场战争,而片中又反复提及“这是一场愚蠢的战争”,所以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邻国王子失踪了才会导致这场战争。而莎莉曼夫人要哈尔效忠就是为了战争,既然战争结束了,自然就不会再想着“审判”哈尔了。同时萨丽曼并非完全冷酷无情,对于多年学生不可能没有感情,就如我3里说,萨丽曼爱哈尔。但她作为权威自然要为所谓大局考虑。而现在,没这个必要了。

关于荒地魔女。前面已提及,在从皇宫出来之后,她就已经不再作为反派角色了。作为老妇人,她对力量的欲望已经被磨灭得差不多了。那么她只剩对“哈尔的心”的欲望了。只不过这个体现还在对哈尔心脏的占有上(当然荒地魔女对哈尔的“爱”也不过是占有而已)。在哈尔城堡中待的那些时间,她也一定被那种温馨温暖所改变。而对哈尔心脏的抢夺,是她“荒地魔女”最后残余的本能。在苏菲最后的祈求中,那最后一点的邪恶也最终消失。“好好对待它”,荒地魔女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婆婆了。

8.苏菲和哈尔

苏菲的形象让我想起《荆棘鸟》中的梅吉,她们这都是典型的为爱而生的人。为爱奋不顾身。如果她们没有爱,那么她们最终是泯于众人。不过爱上的人不同,她们最后的命运亦不同。如果没有爱,苏菲不过是个永远缝帽子碌碌无为的人,普普通通的嫁人生子,没什么自我意识。服从命运的安排。而不是那个勇敢丰富的女孩。

哈尔呢,虽然一直有他所坚持的道理与正义(哈尔一直拼命地阻止战争),但会一直懦弱无为,找不到自己的所愿,永远孤身一人不受理解。

所以苏菲和哈尔的爱是相互成全。他们两个人分开都是不完整的,就如柏拉图所言,每个人都是半人,一直在寻找另一半。

他们爱的形式也相当丰富。情人、亲子、夫妻都有涉及。哈尔带着苏菲漫步,是少女梦想中情人应有的姿态;在苏菲是婆婆时安慰胡乱发脾气的哈尔是,是母亲对孩子的神态;马尔克看见人们逃难的时候,问苏菲:我们是一家人吗?对啊一家人。哈尔为了家人在外誓死战斗,苏菲在家守护家人,这是夫妻的状态。

又为何不羡?


终于写完了,虽然我不知道我写这么多会有什么意义,可能都没人看……总之,我热爱,所以我写。

PS.感谢取名姐妹。

3 有用
1 没用
哈尔的移动城堡 - 豆瓣

哈尔的移动城堡

9.0

67746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哈尔的移动城堡的更多影评

推荐哈尔的移动城堡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