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我支持这只手

鸡毛蒜去皮
2020-01-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92届奥斯卡颁奖在即,一大批口碑佳作展开角逐。作为大热奖项之一的“最佳动画长片”提名作品也都是每一部都充满了话题性的上乘作品,而我认为今年最有可能脱颖而出摘下桂冠的作品是法国电影《我失去了身体》。

《我失去了身体》这部电影讲述电影主人公的一只手被意外切割下来后在巴黎街头游荡一番最终回到主人身边的故事。虽然电影最大的主角是一只单独流浪、行走的手,但是整部影片却不显惊悚、血腥。影片以断手逃离事故现场的游荡经历和断手主人的成长过程两条线并行进行叙述,以手喻人,给予“度过迷茫、寻找自我”这一主题一个新的表现手法。

右手可以说是身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人日常生活的大部分行为活动都需要右手的参与,因此说右手相当于半个生命体也毫不为过。而导演也在该片里让男主的右手尽可能多地发挥它作为一只手的主观作用。不难发现,作为身体的某一部分,右手自男主年幼时起就有了抗拒主人指令的行为趋势,比如小男孩说自己想做宇航员和钢琴家,但是镜头一换你会发现:想做宇航员的是右手而小男孩更想做的是钢琴家。在夏日的晚风中,回家的路上,从小男孩儿把手伸出窗外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今后右手也会像小男孩儿一样从庇护中脱离、独自闯荡花花世界。

在真正获得解脱前的年月,右手和男主统一都会对潜藏在内心的决定稍感迷茫、犹豫不决,从影片中不难发现,在男主父母双亡被送去寄养在别人家后,右手的行为也一直没有办法和他的主观思想合拍,屡次做出与男主背道而驰的行为,无异于这是右手对自我意识的渴望,它受控于男主却也一直有着想要成为个体的想法和行动,于是后面,切割机对于他来说便是获得自由的上佳选择。

当手终于脱离了身体、出去闯荡世界它才发现原来外面的世界并不仅仅只有精彩而已,更多的是未知的危险。右手在和鸽子决斗、逃出老鼠的抓捕、度过湍急的小溪之后,才体会到,原来自己最厌恶的牢笼却是最安全的温室。

右手不仅仅是一只有思想、会行动的手,他也代表了生活中想要远离现在生活,去外面的世界闯荡生活的那些不安分子。也许外面花草繁盛、繁星闪烁的世界有着众多看不到的危险和障碍,但是向往外面世界的心却一直牵动着自己的行为。也许闯荡一番终究一无所获,但获得的自由和追寻的真我是温室中的花朵怎么样都没有办法体会的快乐和解脱。遵从自己的内心、找寻自己最适合的归属、认可自己的选择,不仅仅是电影的主题,更是我们观众作为一个完整的生命个体怎样去过好人生的一个宏观大命题。

手最后实现了他想做宇航员的梦

影片结尾,导演使用了一种非常具有戏剧张力的方法进行处理,在男孩儿纵身一跃跳到对面吊塔上的举动象征着此刻的他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之所向。自此,他终于脱离了以往的不安、犹豫和禁锢,往后的生活可以为自己的想法而努力。右手在得知主人已经远去,自己也便放心地过自己逍遥自在的日子,或许多年后当男主老去手会再回到他的身边,但那是他们已都是为自己而活过一生的人,自由而又体面。

1 有用
0 没用
我失去了身体 - 豆瓣

我失去了身体

8.1

1118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我失去了身体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失去了身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