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其实不是这部电影的主题

惠子
2020-01-27 看过

轨道拍摄总会被诟病平稳却乏味,不如没有肩抗摄影带来的自然的生活感。而冬木让观众体会到了轨道摄影的好处,他把乏味融化在平稳之中,带着其本身高龄的优势,使乏味变成岁月特有的痕迹。很难想象一个热爱植物,处处为旧友着想的温和老人,竟是在年轻时选择抛家弃女的浪子,离家半生;也很难想象,他后来卷入运毒,劝身边年轻的同行金盆洗手,自己却依旧延宕其中;还有细节上,一个喜欢热心帮助路边爆胎车主的长者,竟脱口而出带有种族歧视的蔑视称呼……种种迹象可见人物形象的扭曲,但同时,又正是这处处存在的扭曲使得人物本身看上去反倒合理起来——因为他是行为不合理的人,因此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合理的。自我的矛盾如他的行为一般延宕在影片平稳的拍摄之中,实现了人物、影片风格与拍摄手段的统一。浪子回头本是世俗且常见的主题,但冬木之出色在于,他只是用这个主题虚晃一枪,他所真正想表达的,是这个人物身上合理与不合理的共存:莫名其妙的人生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但解释本身只会是看起来不合理的。这不矛盾,这很寻常,理性与清醒永远在追逐人生路上的行者,人就在这样莫名其妙的混沌中终老一生,期间路上偶有过耳的清风与动人的音乐,就是这趟路上的最大收获。当然,理性的时刻总会到来,那就是生命走向终点的时刻。所以人们总是在后悔,人生于是被视为徒劳。

0 有用
0 没用
骡子 - 豆瓣

骡子

8.0

9663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骡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骡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