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

烟枪
2020-01-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天主教徒路易斯在教堂里做弥散时看见了身旁的金发女郎,路易斯对她一见钟情,于是在结束弥散后开车跟踪骑车回家的金发女郎,但最后跟丢了。于是在随后他与多年不见的旧友重逢后,两人在餐厅里聊起了帕斯卡的赌博论和概率问题,即便选择小概率的一方,但潜在利益是无限的。这样的情节和对话不禁让我想到了侯麦的《冬天的故事》里女主纠结于两个男人之间又一直期待着遇见因写错地址而错过的真爱,也就是孩子的父亲。女主与深爱自己的哲学老师同样进行了一番关于帕斯卡赌博论的对话,她始终将遇见真爱的小概率握在手中,最后她成功了,小概率变成了百分百,而此片中的路易斯同样如此,他渴望再次见到那个金发女郎,但他无法确定,只能内心坚定。

当朋友邀请他去到慕德家后,面对如此性感,风韵,俏皮的女人,我想任何男人都会无法拒绝,可路易斯偏偏把持住了(因为他是天主教徒,婚前禁止性行为)。慕德作为一个离婚且带着小孩的女人,魅力不减反增,举手投足间风骚俏皮又张弛有度,再加上漂亮的脸蛋,对于心有所属但又不知概率几何的路易斯来说,实在是个大难题。三人在饭桌上进行了大量哲学,帕斯卡,无神论,天主教等等侯麦招牌式的对话。路易斯坦诚自己过去对婚前保持忠贞持反对意见,他既是天主教徒,又讨厌教堂里的教条主义,他爱过几个女人并共同生活过几年,甚至还有情妇,但他又觉得自己不够爱她们,他认为每遇见一个女人都是对自己道德的考验,同时也提升了自己的道德,所以,他现在发生了道德蜕变,拒绝婚前性行为……总之,路易斯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但他又是诚实的,他毫不掩饰自己作为天主教徒但又不够“忠心”的态度,他认为自己不可能成为圣人,但他又坚持要与天主教信徒结婚(并且还是金发)。慕德询问金发女孩的事情,但路易斯不愿多谈。慕德讲述了自己的丈夫偷情,并且情人是个金发女人的婚姻故事,这为后面的情节做了铺垫。最终路易斯与慕德一起躺在床上睡去,两人什么都没发生,路易斯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颇有喜感,像一位害怕被占便宜的少女........

第二天离开慕德家后,路易斯偶遇了金发女孩,他主动搭讪,随后两人成为了恋人。这与他在慕德家欲拒还迎,摇摆不定的状态截然相反。他始终惦记着金发女孩,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绝对忠诚的,即便他和慕德在过了一夜之后变得暧昧起来,甚至互相拥抱接吻,但他始终没有跨出那一步。如同他讨厌天主教的教条主义,但最终还是归顺了禁欲主义。可讽刺的是,当路易斯带着金发女郎偶遇朋友维达尔时,维达尔与金发女郎居然认识........而多年后,当他与妻子(金发女郎)带着他们的孩子在海边偶遇慕德时,发现妻子与慕德也相互认识,而妻子实际上就是慕德前夫的金发情人。隐藏的真相浮出水面,这让妻子倍感愧疚和羞耻。妻子同样作为天主教徒,同样失去了贞洁,甚至成为小三,对信仰的忠诚此时变成了笑话。于是路易斯撒了谎,他告诉妻子自己曾与慕德有过一夜情,这让妻子好受了许多,而这种平衡的状态也为自己找回了尊严。

0 有用
0 没用
慕德家一夜 - 豆瓣

慕德家一夜

8.4

627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慕德家一夜的更多影评

推荐慕德家一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