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都市的地下,有一个下水道王国…

.
2020-01-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自打听说有一群流浪儿生活在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市的街头和隧道里,凡德布鲁格便做了一系列调查,随后去了一趟布加勒斯特。

此前,他从没进行过个人拍摄项目,也不知道能做出什么。

没想到一拍就是 3 年。凡德布鲁格后来说:“这是我第一次感到摄影对自己的意义。这是我做过最有意义的事情。”

吸食 Aurolac。摄影 | 凡德布鲁格

来布加勒斯特的第一天,他就在街上见到了郭斯戴勒(Costel)。

虽然之前看过图片,但亲眼看到大街上孩子在塑料袋里吸食 Aurolac,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这是一种廉价的油漆稀释剂,是孩子们唯一吸得起的剂致幻。

他不停地问自己:这怎么可能?为什么?

郭斯戴勒是他见过这么干的人里最小的一个,当时才 14 岁。

第二天,他又在街上见到了郭斯戴勒。

郭斯戴勒同意再多拍一些,还小心翼翼地邀请凡德布鲁格去男孩们一起待的城市下的隧道。

这些街头孤儿没人讲英语,双方语言不通。

但并不需要太多解释,他们只是孩子,喜欢开玩笑和玩。

有个孩子听不到也讲不了话,其他男孩和他交流就比划或者画画。

尽管街头的生活艰苦,孩子们还是能保持开心。

摄影 | 凡德布鲁格

摄影成了他们交流的方式。

凡德布鲁格说:“我没有什么计划,不会制定拍摄备忘录或者严格跟随某一拍摄目标。

因为拍摄不可能提前安排。

多数时间,我就是在街上和他们坐在一起,看他们越玩越开心。

拍摄视频的时候,郭斯戴勒和我经常待在一起,我们是好朋友。

他在艰难的环境中长大,而我虽然是朋友,但毕竟是外国人,经常要离开他。

他还很年轻,情感也还在发展,有些时候会突然对我发脾气,指责我靠这些照片卖钱,而他却还是困在这里。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放下我的相机。”

他获得孩子们信任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花时间定期探访。

他尊重他们的意愿,会从伦敦给他们带些小东西,和他们一起闲逛。

他说:“我必须要相信他们,就像他们相信我那样。”

时间久了,他们就知道凡德布鲁格会经常来,不是那些拍了照片就走的游客,因而对他很感激。

这里有一号叫布鲁斯 李(Bruce Lee)的神秘人物,自诩布加勒斯特地下之王。

他年纪比较大,满头都盖满了 aurolac,身上很多刺青,很威风,住在隧道里。

他干些小偷小摸,还相信迈克尔 杰克逊是先知。

但他想方设法让孩子们过得好些,在地上建了“无家可归者酒店”(Hotel for the Homeless)。每当地道热得住不下去,这个权宜的避难所就会投入使用。

孩子们也很尊敬他,叫他“爸爸”。

布鲁斯 李很欢迎凡德布鲁格,让他待在隧道里。

尽管布鲁斯 李离奇古怪,凡德布鲁格还是被他的同情心所打动,感到他是真心想为这些被遗弃的孩子担起责任的。

左为布鲁斯 李,右为尼库。摄影 | 凡德布鲁格

当时有个15 岁、瘦小体弱的男孩,叫尼库(Nicu),很快习惯了与这帮人靠乞讨、哀求和吸 aurolac 化学涂料过活。

和另一个男孩把一根香烟分成两半共享,大多数时间就这样打发了。

6 月份最后一次去的时候,得知上次见面之后尼库的体重足足下降了一半,凡德布鲁格决定延长行程帮他求医。

而影片也从客观视角的作品变得更私人、感性。

检查发现,尼库确诊为艾滋病,还在呼吸已是奇迹,更不用说站起来。

那阵子,凡德布鲁格确保了他住在医院,而且没有拍一张照片,直到一个非政府组织的义工成了尼库新的监护人。

第一次上学时,尼库脸上的笑真的太灿烂了。

对于凡德布鲁格而言,最痛苦的时刻是在医院和尼库告别。离开前,他反复确认了尼库的联系方式。

之后,导演在德国注册并在众筹网站创立了项目 CINCI LEI,帮助影片的主人公们提升生活水平。

凡德布鲁格还和当地基金会合作,建了所房子,为流浪的男孩们提供住处、食物和其他必需品,这样他就能和他们待在一起了。

2 有用
0 没用
地下父子 - 豆瓣

地下父子

0.0

4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地下父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地下父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