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杀凯撒。

.
2020-01-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两个钟头的人民,既远又近

为了这个剧,塔桥剧院(Bridge Theatre)的艺术总监尼古拉斯 · 希特纳(Nicholas Hytner)将剧场改造为 360 度的沉浸式舞台,而且舞台还不断升降变化。

比起传统舞台的相对平面化,这种中心舞台(arena stage)的视角自由得多:舞台四面都是观众,一楼是站区,二楼是座位。

现场观众——尤其是一站两个多钟的那一半,是劳累而幸福的。

他们化身罗马街头的市民,簇拥台上热情煽动的角色,承受扑面的口水、汗水。

他们和演员、剧务人员(有些是便衣,有些着工作衫)混在一块,难分彼此,直到演员一次次从人群中穿过、上台。

在观众的包围中,演员演得更卖力了,反过来也进一步感染观众。

在这种互相加强的效应,放大了民众的狂热。

来源 | 微信公号“新现场”

与此同时,演员和观众之间仍竖立着“第四堵墙”:

就算凯撒跟观众大挥其手,观众按观剧礼仪是不可触碰演员的。

这一舞台“上下”的分隔,对应了现实中高高在上的政治人物和人民之间的区隔。

这般舞台设计,正契合戏的主题:

恺撒、安东尼、屋大维三挟民意而起,而人民-观众是拥趸,是帮凶,是革命者,是两面派。

他们见证所有事件,得悉一切阴谋。

可面对华丽的演讲术和躁动的气氛,他们仍保不住冷静。

特别是戏的后半段,情绪骑虎难下,淹没在演员的声嘶力竭和爆炸性的战争音效之中。

在 NTLive 录播的戏剧影像中,镜头无处不在,而且颇具设计感,能让观众看到比现场更完整的调度。

最为华丽者,就是三月十五日恺撒来到元老院一场,镜头鸟瞰罗马帝国巨大的旗帜,在众人高举双手的传递中横扫舞台,来到另一头:高台上唯一的红色座椅缓缓升起,在人们的呼声中迎接恺撒一步步走向权力的顶峰。

不过另一方面,这场放映反而证明了戏剧现场的体验是无可替代的,不管是演员的走位,还是声音的来源等等。

再如,热场的“小型摇滚演唱会”将近 15 多分钟,而且歌曲都回避了高潮,对于干坐着看录播的观众,显得冗长,没法像现场喝酒聊天那么随兴。

这个布鲁图斯,有点哈姆雷特

本 维肖版的布鲁图斯(Brutus)有点哈姆雷特:低头垂眉、忧国忧民。

老婆一扑过来,他的反应就是:

喂,我还要干活!我明天要搞个大新闻的!

这与他弑父的果敢,造成了欲扬先抑的效果——

当他说出“凯撒必须为此流血”(Caesar must bleed for it!),格外狠叨叨。

刺杀凯撒一场,改成了用枪,还加了在凯撒身上抹血的动作。

但还是缺少了原著背撞刺刀、割大腿、拧脖子的壮烈 、残忍。

取而代之的,是手足无措的尴尬和荒诞。

也正是他内省的性格,在“大功告成”后折磨着他:

他看到人群的羊群心理,意识到事情出乎设想,之后还在幻觉中遇见了凯撒的幽灵。

刺杀前,布鲁图斯曾向卡西乌斯(Cassius ,由美剧《权力的游戏》中的“石夫人”——米歇尔 · 费尔利扮演)说:凡人必有一死。

最后一语成谶。当布鲁图斯要求别人杀死自己时,

一方面在经历了背叛别人和被别人背叛之后,他已筋疲力尽,却不想孤独赴死;

另一面,像是为凯撒赎罪。

谁,是现代凯撒?

刺杀凯撒的故事,像是“刺秦”之于中国史,处于西方历史的中心位置。

它关系政治的中心问题:谁可以掌权?谁代表人民?

剧中的凯撒穿西装打红领带,把头上的棒球帽扔向观众,一副美国政客形象,似乎离川普就差一头金发了。

但与此同时,导演也故意虚化了这个角色的指称:

另一个“当权者”——斯大林也是凯撒。

布鲁图斯曾把枪藏在书里掏出,而这本他在剧中翻看的书《斯大林》,就是他的谋反指南。

应该是这本——

此外,如果你注意到凯撒在睡衣外面套大衣的样子,也跟斯大林一模一样。

至于国旗上的老鹰图腾,既可以指美国,也可能是俄罗斯的双头鹰。

其实我看这部剧,只是因为这张图。

看的就是演员能不能演出这张图中两只猫的神采:

两只猫一黑一白,凯撒是白发苍苍的白猫,忤逆者布鲁图斯是黑猫。

他们紧贴在一起,既亲密又危险。

看久了白猫的喉咙,好像要掉进去。

1 有用
0 没用
裘力斯·恺撒 - 豆瓣

裘力斯·恺撒

8.5

125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裘力斯·恺撒的更多影评

推荐裘力斯·恺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