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最好的自己,不再寻求共生

莘笆
2020-01-25 看过

冲突:在狭窄的卧铺间里开启一段五天五夜的旅程,隐喻着妈妈和孩子界限不清的共生关系,关系近到令人窒息,却又逃不出,就像那枚不敢扔掉的戒指,为什么不敢,因为有爱,因为想和对方在一起。伊万万般嫌弃妈妈的绿皮火车,不想和妈妈一起去莫斯科,已经下了车了,但他还是决定上车了。人就是这样的矛盾,即渴望关系,又害怕关系太近而被吞噬,意识需要不断地在狭小地心理空间里不断制造争吵矛盾来拉开距离。每个人都希望对方成为自己幻想中的样子。 关系的重复轮回:妈妈和伊万的关系模式在伊万和他老婆之间完美复制。伊万看不见她老婆,老婆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是由伊万自己决定。最终二人关系破裂。 反思与和解:伊万控诉妈妈对自己的控制,并把爸爸的死也归咎于妈妈的控制,妈妈愧疚,中途下车,伊万愧疚,去追妈妈。 妈妈开始反思和爸爸的爱情,一开始是有爱的,只不过都幻想着对方变成自己希望的样子,爱变成了控制和勒索。 妈妈终于明白,儿子是独立地个体,儿子不是她生活的全部,儿子也有他自己的生活。爱是理解和尊重。 成为最好的自己:最后,妈妈的在莫斯科剧场的合唱演出差点来不及,她想放弃,伊万拼了命背着妈妈奔向火车站,并向剧场负责人求情,爱是支持。最后妈妈自己也没有放弃,在幕布快要落下地的时候,坚持演唱,最终赢得满堂喝彩,被邀请至各国演出,最终绽放自己。 隐喻: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专注于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就不会执着于对伴侣和孩子的改造,就不会通过孩子而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们自己就可以活出自己,成为最好地自己。 影片的最后,妈妈自言自语:电影里地伊万是个孩子,而我的伊万是个大人了。给儿子取名伊万是因为妈妈和爸爸当年因《伊万的童年》影片而相爱,之前,妈妈一直把自己的儿子当做那个还未长大的孩子,在他心里,儿子还没有长大,还没有真正与自己分离。 最后,妈妈脱掉假发,露出斑白稀疏的头发,象征着妈妈最终能够接受真实的自己,不需要靠控制儿子,和儿子纠缠共生以逃避现实中虚弱自己了。最后,妈妈被邀请至各个国家去演出,有了自己的生活,根本无暇接受儿子的孝顺也说明了这点。

0 有用
1 没用
囧妈 - 豆瓣

囧妈

6.0

49508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囧妈的更多影评

推荐囧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