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不只是校园暴力

由自慵眠
2020-01-25 看过

这部电影可以说的点有很多,调色、打光、剪辑,演员演绎以及故事剧情,都可以一一道来。 电影的整体色调是青灰色的,所拍摄的场景又多是破旧废弃的犄角旮旯,脏污、血腥、暴力以及怼到脸上的大特写,从头到尾都渲染着一股压抑沉重的氛围。 打光也多用顶光,尤其是审讯室里对小北和陈念的两段质询,顶光打下来,只有鼻尖是亮的,额头、眼下、两颊都是沉重抹不开的黑,昭然若揭着两人现在的处境,也预示着以后的命运。 剪辑也是一大精彩的点,多用平行蒙太奇手法,展现了两人各自的生活状态,陈念专注高考学习,小北与人打架斗殴,配上湿漉漉的路面上红色的灯光,又利用摇镜头和慢镜头,以及环境音的乍然消失,有种魔幻现实的对比。还有高考启封袋紧接着挖掘机,魏莱真正的死因也不急着展现,而是先放了一段小北有充分作案可能性的场景,保留了观众下一秒的观看期待。 周冬雨和易烊千玺两个人的演绎也很出彩,能迅速把观众带入到故事情境。在狭窄、逼仄、阴暗的环境中,导演通过大量的面部特写调动观众的情绪,共同感受暴力来源下的疼痛、恐惧和愤怒。绝望的眼神,颤抖的唇,内心的压抑、无助,这些表现在大特写下都是极大的挑战,但他们表演得非常真实。 总的来说,整部电影的拍摄手法,很有曾国祥导演鲜明的个人特色。 抛去拍摄手法,来主要谈谈故事内核。毫无疑问,这个故事主要讲的是校园暴力,由校园暴力展开的每一个阵营的立场,由不同的立场展现冲突,而这些冲突导致了不可调解的悲剧。 首先从校园暴力本身出发,电影完成了施暴者,受害者及旁观者的角色转换,陈念从旁观者变为受害者,魏莱等这些施暴者最终因陈念的过失意外成了受害者。 而暴力缘何而起,会发现,这并无原因。硬要说一个,只能说因为陈念太好,并且呈现出了一种弱者的姿态。一个人的恶意就是这样无缘无故,或者说一个习惯掌控的“强者”并不乐意眼下出现未知的变故,很多出于嫉妒,因为他人有,自己没有,因而以一种暴力的方式打压他人来体现优越感,以此虚假地弥补自己的不足。 对于这件事情,同学、家长、学校、警察又是什么态度呢?同学大多是旁观者,起哄者,与陈念有点交情的一个男生,也是让他忍、熬,只要过了高考长大成人一切都好了。家长,只有欠了一身债的母亲躲在外头,陈念没有告诉她任何事情。学校,并未引起重视,引起重视也没有采取强制措施,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警察,电影中的男警察呈现出一种充分的同理心,并且很积极的想要帮助陈念,但嘴上说的帮助依旧解决不了陈念的根本问题,陈念依旧在遭受侵害。最后发现只有小北的暴力抵抗暴力才有明显的效果,虽然短暂但有效。 难道解决暴力侵害的出路是以更暴力的方式回击吗?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所以这仍是社会上值得深思的问题。 电影中还有两个有趣的点,第一个是反复提到“大人”二字,第二个是电影架构中的性别失衡。 故事以高考作为节点,在陈念和她男同学的认知上,高考结束意味着长大成人,而长大成人就不会再遭受校园暴力。这个认知在我第一次听到“大人”时就觉得稍显奇怪。为什么?因为大人就可以脱离校园,掌控话语权吗? 其实电影隐晦地在未成年与大人之间划了一道鸿沟,那些掌控话语权的大人们,是永远体会不到,也理解不了遭受校园暴力的未成年人的心情。即使他们表现出了一定的关怀和帮助,但两者之间始终横亘着难以逾越的隔阂。所以在审讯室里时,女警官问出这样一句话——你为什么不相信大人,大人可以帮助你。但实际上呢?陈念露出了复杂的脸色,大人没有任何用,还不及和她一样生活在阴沟里,有着相同遭遇的小北,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得更温暖。 关于电影架构中的性别失衡,会发现陈念父亲、小北父亲这些角色几乎没有笔墨,而魏莱父亲也只提到一句“我爸一年没有跟我讲话了,我受不了了”,从侧面印证了主导话语权的男性,对孩子成长有较大的影响力,父爱的缺失很有可能造成自卑心理,而父亲过于严厉极可能让孩子通过其他方式寻找满足感和优越感。 警官一男一女,男警官有着更强的同理心甚至影响了专业判断,而怀孕的女警官始终保持冷酷强硬的一面。陈念甚至问出一句“你愿意你的孩子出生在这样一个世界吗?!”这句话无疑有些突兀,仔细想想,这不仅是在向女警官寻求认同感,让她激起共鸣,更是反映了校园暴力屡见不鲜,而其真正的来源是什么? 电影隐隐给出了答案,是称之为“大人”,尤其是拥有主导话语权的男性或女性,这些角色的缺失或错位,在孩子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 所以,斩断校园暴力的根,要追根溯源到家庭教育上。

0 有用
0 没用
少年的你 - 豆瓣

少年的你

8.3

89468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少年的你的更多影评

推荐少年的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