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 非典十年祭

Drizzle
2020-01-25 看过

“如果说谁更早是地球的主人,病毒一定比我们更早。”

#1. 暗涌广州,病毒凶猛#

罗大佑,羊年在羊城开演唱会,意义非凡。这是一场来之不易的演唱会,大家能来,表明对我有信心,对时代有信心。

很难评价这种行为,人们一边恐慌,一边又满不在乎。当晚,新华社与中央电视台公布了一个消息,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找到了。如此说来,人们的信心果然得到了回报,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中国青年报

钟南山。南方日报,敢于质疑

2003年的春天,非典,就这样毫不留情地来了


#2. 北京,北京!#

2003年的北京,原本有着太多令人怀念的理由,那时候大街上的交通,还没有现在这么拥堵,上班挤地铁,也不如现在这么艰难。街道宽阔,杨柳飞絮。

这一年国家GDP增速达到8.5%,国内生产总值突破11万亿,城镇登记失业率低于4.5%,三峡工程开始蓄水,2008奥运正向大家缓步走来。然而以上所有的一切,似乎瞬间都被一样东西所取代了。

十年之后再度回望,我们对2003所能记得最多的,就是那两个字:非典(SARS)。或许对于无数个个体来讲,还有各自不同的更多的私人记忆。但是无论如何,你的印象当中都逃不开口罩、隔离、戴红袖章的大妈、空荡荡的长安街、无人乘坐的地铁。这一切编织出了2003年春天那张突如其来的大网。

无法查询到的信息,不透明的公共卫生网络,还有媒体迟迟无法介入的封闭尺度,事后证明,是非典肆虐的助力。 当一个网络信息从地球的南半球到北半球传递只需两秒的时代,北京的医生不知道广州的疫情究竟是何等规模。这便是2003年的春天,北京被猝不及击倒的原因之一。

2003年,新中国建国已经54年,霍乱鼠疫等等烈性传染病在人们的记忆中已经属于天方夜谭了,传统的肝炎和新兴的传染病艾滋病又不足以对一所现代化的超大型城市构成威胁。

烈性传染病不再是综合医院工作的主要目标,绝大部分综合医院取消了感染科,而医护人员呢也没有大规模传染病的防治经历,这一切都是空白,一切都是崭新的。

那个暖洋洋的北京的春天,根本没有做好准备

十年之后的今天,我们可以相对平和地来描述这种名为SARS的病毒,单是从医学数据上来看,它并不算是特别强大的病毒杀手,它的正常死亡率其实只有5%左右,甚至大大低于禽流感的致死率;甲流比它的传染性更强,死亡人数也更多。

然而对于当时来说,它是一种完全陌生的病毒,人们对于它的陌生,就产生了巨大的恐惧。

而且随后做出了很多荒唐的措施。

-

2003年4月3日。国务院新闻办本应在上午十点举行记者招待会,却推迟到了下午三点才开始。

在记者提问之前,当时的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就向到会的国内外记者宣布:

中国局部地区发生的非典型肺炎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正如大家看到的,现在中国大陆社会稳定,人们工作生活持续正常,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在中国工作、生活包括旅游都是安全的。

也许是看到了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有一名外国记者戴着口罩,这位部长又作了补充,他说,在座的各位戴口罩不戴口罩,我们相信都是安全的。

此话一出,会场传出了记者们的阵阵笑声。十年之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来回顾这样一个新闻事件的时候,或许我们不应该只感到简单的愤慨,其背后所折射的,其实更多的是当时的无奈。

-

钟南山: 最主要的是什么叫控制。现在病原不知道,怎么预防不清楚,怎么治疗也还没有很好的办法,特别是不知道病原,现在病情还在传染,怎么能说是控制了。我们顶多是遏制,不叫控制。”

毕淑敏

閭丘露薇


#3. 回望小汤山#

北京青年报

小汤山建筑工人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临危受命

我们的出路只有三条。病人有效救治 医护人员零感染 我们走第三条

不想去小汤山的河南话的老太太

凤凰卫视记者

然而自从2003年4月20号之后,当SARS疫情改为每天一报,全面公开的时候,媒体的介入,超权力的出现,使得我们在和这个陌生敌人对抗当中一步一步占得了先机。


#4. SARS之谜#

老大难,老大难,老大一抓就不难。

奋战了七天七夜。我们理应称赞这些劳动者们巨大的付出,但是背后的问题就是: 在一个公共卫生机制成熟的时代,这样的事情原本是不用发生的。

科学家

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宣布把北京从SARS疫情区除名

综合以上对病毒的细节认知,好像SARS病毒也并不那么可怕。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我们现在对它的所有已知,几乎都是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

“苍天在人们前行的路上

用单向透明玻璃

将幸福的人与苦难的人分隔开

痛哭的人虽步履艰难

但他们不仅能品尝人生的痛苦

也能看到快乐是什么样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不幸的人生更加丰富”


#5. 十年回响#

消失一方面是因为我们遏制他了,另一方面是自然界的消失。但是这种病毒会不会以另外一种面目出现在我们中间呢。不是不好说,而是必然。总有一天会必然影响我们的。它是方式不一样。这次是空气,下次是通过水,通过手机,通过电脑,进入我们人类正常的生活,破坏我们的生命,完全是都有可能的。

病毒是一种古老的生物。我们和病毒并不是谁一定要战胜谁的关系。人类已经走到食物链的最顶端,我们应该跟各种生物和平共处。如果说谁更早是地球的主人,病毒一定比我们更早。

也许存在在别的野生动物身上,它可能在大自然中沉睡

人类能在这场鼠疫和生活的赌博中,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和记忆。

0 有用
0 没用
非典十年祭 - 豆瓣

非典十年祭

9.4

2132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非典十年祭的更多剧评

推荐非典十年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