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男性

不泯(STRLU)
2020-01-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虽然豆瓣上对这部电影的标签有“女性“而且电源里大部分情节也有围绕女性,但我们知道,这个电影并不是那个“女性电影”。

诺亚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艺术家,我试着追溯了他执导过的电影,那些对女性心理的掌握细腻到以至于我们不由自主地感叹,"他是一个比女人自己还懂女人的男人“但是婚姻的话题诺亚似乎是把天平偏向了男性。

早年他有一部《鱿鱼和鲸》以离婚家庭里孩子的视角进行表现,双亲的关系恶化,令孩子变得没有安全感,习惯性逃避责任,选择极端行为进行发泄,这些在普通观众看来心痛不已的表现在影片中却并没有占太多的部分,父母双方并不想我们想象的那般自责懊恼,而是继续从对方身上找问题,即便是在家长会时身为父母的双方也无法集中精力,而是争吵不休。或许是为了让事件旋涡中的所有人都被平等相待,所以故意减少了对伤害后遗症的表现。但并没有达到诺亚预设的平等程度,我们隐隐约约能感受到诺亚是偏向父亲的。

婚姻中的男性

《鱿鱼与鲸》中男性当事人被设定为:恰逢中年危机事业瓶颈的文学教授,随着故事发展我们了解到,早年丈夫对妻子有过事业的帮扶,而且被妻子背叛过,这些信息使我们不自觉地对丈夫产生了同情,加上影片有很多对父亲生活陷入拮据的表现,都展现出一位努力挽回婚姻的父亲和一个去意已决的母亲,甚至为了约会抛下小儿子,但直到最后,一个接近全面的故事才逐渐浮现,大儿子与心理医生的对话反应出父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缺失状态,这个时候,我们反思这个家庭里的父亲其实是一个不断否定他人,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他人身上的强势专断的人,他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习惯当中,从未反思过自己,所以离婚事件对于他来说是崩溃的,因为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妻子会离开,但事实上,这个离开确是蓄谋已久(妻子说出的)。

这种情节延续到了《婚姻故事》当中,只不过是当年的孩子变成了另一个家庭的父母,查理是一名新锐导演,妮可是一个出过名的演员,后来妮可委身做了查理背后的女人,直到有一天,妮可寻找到了一个事业上升的机会,可是查理不愿意抛下自己喜欢的生活,妮可明白,这是唯一一次机会了,现在最大的阻碍就是查理。男性在这里变成了弱者,经济窘困,前途渺茫,我们似乎忘记了男性还有这样的一面。这似乎是一种祈求,是一种男性对女性关爱的祈求。

说到这里,我们发现,在诺亚的婚姻故事里,感情似乎并不是终结,无论是《鱿鱼与鲸》还是现在的《婚姻故事》双方依然是有感情的,父亲不假思索的帮母亲抓猫,母亲偷偷在搬家前夜留下了父亲的全部作品。妮可和查理呢?查理获奖之后妮可由衷的开心,帮查理系鞋带时的一气呵成,查理剪头发时,读信时的泣不成声,彼此相伴的漫长岁月,对方的一举一动都无比熟悉,可是有一些变化注定要发生,最后查理想通了,来到了妮可想要来的地方,但双方都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家庭中的孩子

孩子没有决定权,他们只有接受,对于父母们的“坦诚”他们无法做出成熟的判断,只能要么反叛,要么完全听从,哥哥与弟弟更像是一个人随着年龄增长过程中的不同状态,在孩子眼中争吵的父母就像是电影的名字鲸鱼和鱿鱼,两个巨大的生物不断地斗争,既想要逃生又想致对方于死地,华特小时候害怕的鲸鱼和鱿鱼位于纽约自然博物馆,是根据海洋中的霸王乌贼和抹香鲸互相捕食的状态建造而成,乌贼的触角已经断掉不少,鲸鱼也遍体鳞伤,在孩子眼中父母同样是巨大无比,实力相当,华特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伤害之后终于开始向前看,长大一些的他再次站在小时候令自己恐惧的事物面前时,应该是坚定了要继续走的勇气。

而《婚姻故事》里的查理也许是曾经的受害儿童,所以他想尽力去保护自己的儿子,但是他知道,这些就像是一个轮回,伤痛会有,但也会过去。就像再次遇到儿子时,他已经学会了拼写。

有好人和坏人吗?

两部电影有一个很明显的共同点,电影里并没有详细交代关系变坏的原因,双方都在声嘶力竭地维护自己的道理,都有不对,又都有努力,但结局无法逆转,诺亚不把责任归结到任意一方,他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同时他也不认为女性是婚姻里的弱者,这是大多数婚姻体裁的影片所欠缺的。这部电影没有讲女性,它展现了被忽视的,脆弱的男性,在这里男女都是一样的,但感受不到欣慰,只觉无比悲伤。每一段关系的恶化很难说清楚究竟是谁先开了个头,越是想要理清楚,越是纷乱不堪。

放弃,应该是最容易也最有效地方式了吧。

0 有用
0 没用
婚姻故事 - 豆瓣

婚姻故事

8.6

15056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婚姻故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婚姻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