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6日。上映第一天。風雨交加的Paris。在MK2 Bibliothèque。

新竹
2007-09-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枯坐等開場時,打電話給redhousepainter。他央求我一定要寫觀感。我說,別抱太大希望,我寧願被憋死,不能寫。怕掌控不好太煽情又挨駡。幾乎放棄了,臨睡還是坐到電腦前。嗯,只是觀感,並非影評。

老實說,現在的我聼Joy Division的頻率極低。大部分時候響在耳邊的都是些不痛不癢、不刺激、不傷心……的東東。然而,與搖滾樂關係密切的攝影師兼MV導演Anton Corbijn帶著《Control》甫一亮相Cannes,錯過電影節展演那一場的我便虔誠地開始期待影院的全面上映了。每天定時溫習《Unknown Pleasures》& 《Closer》。魂牽夢縈愁雲慘淡。

對於Joy Division的發跡及Ian Curtis的生平,70後的我們這一代樂迷都已爛熟於心。但《Control》的蠱惑在於,戴著“遺孀”光環的Deborah傾情“奉獻”(販賣?)的私隱、Factory的創始人之一Tony Wilson坐鎮co-producer、導演和編劇大量的採訪搜集,這樣一部做足了功課的傳記片叫fans如何抗拒?

不出意料。觀衆不多。十幾個而已。都是跟我差不多的年紀。奇的是,參雜一位拄著拐杖的老婆婆。也是歌迷?

燈光一層層暗下去再亮起來。廣告一段又一段。越來越冷。我環抱雙臂陷入沙發裏面。隱忍不發。

Sam Riley的聲音,在第一個黑白的特寫畫面中升起:“Existence, what does it matter...”我強裝的淡漠終於崩潰,在黑暗中,淚水無聲泉湧。好,既然這份由來已久的情意結無法掩飾,就讓它帶我重溫那段失控的punk時光吧。

黑白片。正是我要的。我沒去過曼徹斯特,卻在夢中造訪過無數次。似乎熟悉所有的街道和它的氣味。逝去的光陰,年少的夢,悲劇英雄,都是黑白的。

年輕的Ian。英俊善感、天生的詩人。在那場Sex Pistols演出之前,他是個躊躇滿志卻無的放矢的青年。對著喜歡的女生念出William Wordsworth的詩句。聼Bowie、Iggy Pop、The Velvet Underground。在捕捉靈感的筆記本裏面隨想隨寫。遇上Bernard Sumner及Peter Hook,成爲Warsaw主唱,晚上在club裏面演出,白天依然是正襟危坐的公務員——他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幫助失業者甚至殘障人士找到合適的工作。

在Ian人生的最後幾年,除了聲名鵲起、演出不斷對他原本就靦腆、自閉的個性造成壓迫之外,病魔纏身及感情糾葛也是將他逼上絕路的重要因素。癲癇病加上藥物的副作用,把他折磨得生不如死,並嚴重影響他的演出。我甚至錯覺他那獨創的抽搐、扭曲的舞蹈動作,根本也是受到疾病“啓發”吧?

Anton Corbijn對於三角戀著墨過多情有可原。如果Ian的青春以搖滾樂爲主,偶爾無傷大雅地談情説愛,那麽結局也許不同。可惜婚姻比搖滾樂更早地佔有他——早婚簡直便是萬惡之首!不要怪我刻薄。即便是普通男生,28嵗之前結婚都太早,更何況是Ian!但,誰敢斷言呢?以他帶有自毀傾向的悲劇個性,或許注定了殊途同歸。

而Debbie,原本也算清麗可人,怎麽一結婚就升級成了歐巴桑(或者只是Samantha Morton給我的錯覺?)?叫人根本懷疑,Ian對她的愛更多是親人般的依賴吧?以他的年紀,根本不懂得如何經營與維繫家庭生活。加上Natalie出世后,Debbie全心凝神關愛女兒,更無暇“看管”演出多多的丈夫,所以外遇這種老掉牙的橋段才有發揮餘地。我不覺得Annik Honoré插足有罪,這樣的女子,不同于那些只會發瘋尖叫並自動躺平的狂熱女fans,她和Ian有磁場共振,台上與台下四目相接火花立現。Ian跟她相處很自在,遂難分難捨。但他對Debbie餘情未了,無法把她當黃臉婆丟垃圾箱。以至後來一方面他覺得婚姻是個錯誤,另一方面他又不願意離婚。這種進退維谷的狀態除了選擇“逃生”,別無他路。

唔,果然是Ian Curtis的傳記,果然就不干樂隊其他人什麽事。redhousepainter還盼著看Martin Hannett這位鼎鼎大名的製作人呢,但此人根本就沒怎麽“入鏡”,屬配角中的陪襯。我想對於樂迷來説,Joy Division的焦點從來就只有Ian一人。所以一旦他離開,剩下三人的New Order,儘管直至今日仍不服老地堅持推出新作,但氣勢明顯大爲遜色。更別提Peter Hook的那支Monaco,無名到了可憐的地步。然而他們97年的《Music For Pleasure》我倒覺得不錯呢。

值得一書的配角中的重要人物除了Tony Wilson,還有他們的經紀人Rob Gretton。此人講話我不怎麽聼得懂,得不時瞄下法文字幕,看得我那個累啊!他第一次出現時活脫一個英國土著流氓,一口難聽的鄉下英文,每句都夾雜至少兩三個髒字,真是厲害。不過他相中Joy Division,堅信假以時日,他們前途無量。事實證明他獨具慧眼。

Sam Riley作爲10000 Things這支無名樂隊的領軍人,音樂底子不錯。《Control》並非他的第一部電影。在另一部描寫曼徹斯特傳奇厰牌Factory的影片《24 Hour Party People》裏面,他也露過一小臉。只是很抱歉,我完全沒印象了。他曾坦言Joy Division不是他的那杯茶,因爲角色需要才開始聼。有一個他貼近車窗的特寫,像極了Jude Law,害我恍神了幾秒。對於Sam的表演,我只能說,他真的很用功。雖然他在嗓音方面跟Ian相距頗遠。但Ian在gig中的神態動作,他學了個九成,包括那舉世無雙、無法拷貝的“Ian版機器人舞”。更重要的是,Ian的眼神。那空洞、深幽、神經質、讓人驚痛的眼神。從Anton給的大量面部特寫中,我看到借“屍”還魂的Ian。

一口氣寫到此,突然想起,《Last Days》也是趕在上映的第一時間去看的。爲了Kurt Cobain,我青蔥歲月的另一個悲劇英雄。也是自殺。自殺真是搖滾樂不離不棄的好朋友。其實,它不過是一種結束生命的方式。既然我們沒有權利選擇生,那麽如果可以掌握死也不錯。

http://meowyoung.spaces.live.com/blog/cns!640BD17014B6C78F!2175.entry

我一直訂閲的周刊《Les Inrockuptibles》,以《Control》為本期的重頭戲。網絡版雜誌有Anton的採訪視頻:
http://www.lesinrocks.com/index.php?id=38&tx_extract[notule]=207610&cHash=c07b9d544a
35 有用
3 没用
控制 - 豆瓣

控制

7.9

1344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控制的更多影评

推荐控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