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你的打字机突然变成一只会说话的蟑螂了…………

离香
2007-09-20 看过
影片对隐喻的使用相当精彩,至于使用何种实体来承担隐喻,那是导演个人的喜好,但关键仍在对隐喻的理解本身。他将打字机幻化成蟑螂(克罗南伯格好像对昆虫特别感兴趣),并且用肛门说话(写作便是排泄?),不同的打字机有不同的表征,阿拉伯风格的打字机演变成的怪物就有其文化特有的肉欲化象征;各种打字机的冲突,则无疑与各种文化观念之间的冲突有关;写作者对打字机的意淫更是富于哲理性的比喻(以琼在姆朱哈丁上打字时为例);而披着女性外衣实为男性的Benway对人们的操纵是对性别政治最好的诠释。

写作是什么?是一次冒险,是一次险向环生的心灵体验。比尔(William Burroughs)不能回到原的那个世界里去,那个有朋友(Allen Ginsberg和Jack Kerouac)和他在一起的世界里去,他只能待在Interzone里,也许解释为“内心地带”更好。比尔在他内心的世界里历险,充满痛苦地与欲望,贪婪,丑陋,恐惧为伍。Allen Ginsberg和Jack Kerouac也无法解除他内心的困境。个人内心的困境只能的个人的,谁又能解除谁的困境?

毒品是什么?是刺激作家灵感的来源,是腐朽世界的兴奋剂,是我们内心的不设防的污点,是对欲望的无止静的追逐。在Interzone的迷幻世界里毒品被具象化成杀虫剂,巴西大蜈蚣的黑肉,由一个叫做Benway的教授控制,从而还控制着迷幻世界里所有的人们,比尔,琼,汤姆,男妓们。人们与毒粉进行挣扎,人们又离不开毒品,不自觉地向Benway靠拢。

打字机是什么?是我们用来表达思想的工具,还是排泄的出口?有一天,他们自己开口说话,用肛门说话,他们彼此排斥,彼此撕咬,无比排外。他们真的活了起来,变成蟑螂,变成面目狰狞的怪物,控制着我们的写作方式和我们的思想。比尔说,如果你用肛门说话,总有一天,你的嘴会封闭起来,你的肛门变得可以操纵一切,你的大脑将在悲惨中死去,只有双眼还存在,因为肛门无法看东西。你必须不断地和你的打字机斗争,但是最终它成了你的打字机,鲜血淋漓地死在你的怀中,结束这场谁也无法赢得的斗争。
比尔的男友对他说,我们把打字机修好吧。打字机修好了,生活也就能变好了。打字机修好了,比尔的心灵获得了某种意义上的升华,但是游戏仍在继续,影片的结尾,他再次开枪射中了琼的额头,这永远无法挣脱的宿命。

但是伟大的诗篇已经诞生,让我们来阅读这黑色美学的诗句:
“……我们从新奥尔良出发,经过彩虹色的湖和橙色气体的火光,还有沼泽和垃圾堆。鳄鱼在破箱子和锡杯周围爬行。被流放的皮条客坐在垃圾之岛驶来的车上叫嚷着猥亵的词句。新奥尔良是座死气沉沉的博物馆。……”
我们挎掉了,可是我们依然存在。
48 有用
5 没用
裸体午餐 - 豆瓣

裸体午餐

7.5

706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裸体午餐的更多影评

推荐裸体午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