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再度爱上昨天

fishy
2007-08-15 看过
那种爱情
茶川:对不起,跟我结婚吧。我的钱虽然只够买个盒子,不过很快。。盒子里的东西,我的稿费再多一 点的话。。。
广美:给我戴上,那个。。。总有一天能买来的戒指。

那种亲情
笨蛋,别让我担心阿。。我和你,可是毫无关系的,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那种温暖
明天,后天,就算是50年后,夕阳也会是这么美的。。

很久没有这么平静的看片过程,抱着本本坐在一团黑暗中,隔壁偶尔传来父母的打鼾声,宁静的夜。
《Always三丁目的夕阳〉是很早下的片,下完时匆忙拉了一遍就一直扔在硬盘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看片不再仅是无聊的消遣,而变得挑剔,要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心情看合适的片,在错过许多后才终于遇上一个,便值得永久的回味。
故事很简单,昭和30年的东京三丁目区,战争已经结束十多年,泛黄的影像上是日本寻常百姓市平和的市井生活,远处是正在分阳光中兴建的东京铁塔,一切百废待兴。开家庭汽车修理行的铃木一家三口,永远落选的二流小说家茶川,在车行打工的小城女孩小绿,漂亮的酒馆女老板广美,被母亲遗弃喜欢阅读的孩子淳之介,和蔼的“恶魔”宅间医生,还有爱赶时髦的香烟店奶奶。。。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构成了一幅中下层社会的浮世绘,未必富有,未必一帆风顺,但是每个人都怀有期待的活着。

喜欢吉冈秀隆演的小说家茶川,顶着一个看上去从来不洗的鸟窝头,穿蹩脚的毛线衫,在影片前半部分一直充当小丑的角色,有点萎琐更多的是搞笑。他一直以文学家自居,却只能给二流的儿童小说杂志投稿,每次文学比赛都落空,连小屁孩都能拍着手嘲笑他。这样一个从头到脚只写着“虽”字的人稀里糊涂地收养了男孩淳之介,后者居然是他小说的忠实粉丝。
很难说茶川和淳之介是谁改变了谁。
一直低着头,自卑、胆怯的孩子只有在阅读小说时才露出最灿烂的笑容,在小说里他卑微的想象力变成作业本上天马行空的文字穿越时空,高架桥、摩天楼。。。吸引着同龄孩子们也吸引着作家。
茶川最初是排斥这个孩子的,我和你,可是毫无关系,完完全全的陌生人。他理所当然地剽窃淳之介的创意来写作,而对孩子的感激心怀内疚。其实从一开始,他在孩子那里收获的就是从来没有过的尊敬和崇拜,一种让自己变得伟大的可能。
淳之介找妈妈回来,着急的茶川上来就是一个耳光,像父亲对儿子那样既懊恼又带着点如释重负,虽然他们仍然是完全没有关系的陌生人。从这里开始,也许更早,茶川和淳之介之间已经建立起某些微妙的联系,互相依靠甚至相依为命。
而广美的介入让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间单纯的依赖有了家的感觉,曾经的风尘经历让这个美丽的女人变得冷酷,她把淳之介当作包袱甩给茶川后却慢慢地融入他们的生活,对茶川更是由利用变为爱慕。看到墙上挂着淳之介画的三个人吃饭的图画,这根本就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所以在最后,淳之介逃离了有钱的父亲,茶川在几次推开淳之介之后哭着搂住了孩子,而重新沦为歌女的广美在夕阳中伸出手对着那只“戒指”微笑。三个曾经孤独的灵魂,在找寻到彼此后再也不能分离。

住茶川对面的铃木一家是另外一种幸福,三口之家守着修理行踏实有奔头的生活,在小街上买第一台电视机,买电冰箱。。。小绿的到来给这个平凡的小家带来许多意外的惊喜和麻烦,误解、包容到最后的融合,这个家庭变得更为完整。
最让人唏嘘的是医生,可爱的女儿和贤惠的妻子,一家人坐在一起开心地吃着鸡肉串,却是醉酒后倒在马路边上的美妙梦境。现实是鸡肉串被狸猫偷吃散落一地,妻女早已在战争中失踪。他推着单车行走在街道中,医治别人的同时也是在医治自己吧。
时间是良药还是毒药呢?疗伤是为了麻木的遗忘还是清楚地记住呢?外人有的只是揣测和同情,孤独却像心口的一个巨大黑洞,吞噬一切与曾经有关的回忆。


孤独毕竟只是从这部带着暖黄色基调的电影中匆匆掠过,留下的是翻阅旧相册时那种温暖和感动。
许多东西你以为忘记并真的准备去忘记,可那些留下的印记却让你一次又一次停下前行的步伐回顾过往,有时是短暂的一瞥,有时却是深深的陷入。
怀念仿佛成了拥有的替代,一种与曾经难以割舍的纠结。有人跟我说过只有傻子和老年人才活在回忆里,人应该向前看。语气决绝,可是有多少人能这样做呢?
我不能。
那些快乐,那些哀伤因为反复咀嚼而回味绵长,最终记住的滋味才显得弥足珍贵。怀念,我爱上了这个过程,辛苦却值得。
看这部片便是一场美丽的怀念,怀念逝去的时光,逝去的单纯,逝去的温暖。。。它们并不是不留痕迹的消失,而是换了种方式静静的呆在人们心底,等待某天被唤醒。

享受这种幸福,淡淡的,像三丁目的夕阳,可以一直如此美丽。

结束时,我发现自己哭了。
166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1条

查看更多回应(21)

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的更多影评

推荐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