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段沉睡的青春[2007.9.13]修改

王四毛
2007-08-11 看过
青春封存、时间静止。10年前,他刚爱上她。
班上转来一个女生,叫徐青青。她不爱说话,总是独来独往。
陈柏宇老是嘲笑徐青青是 没有灵魂的洋娃娃。
可是我知道,她只是害怕寂寞而已。
蔡子涵那家伙好像喜欢上徐青青了,整天在笔记本上偷记她的生活作息。
喂!上课没有那么认真啊。
今天跟踪徐青青时,陈柏宇一直在偷骂她,叫我不要被外表给骗了,说她很难相处,可是我就是喜欢!
徐青青吹口琴的样子、看火车的样子、打瞌睡的样子、喝牛奶的样子,我都喜欢!
我再也受不了徐青青了!
每次蔡子涵想跟她说话时,她都装没听到!
她到底在屌什么?我一定要教训她!
今天陪陈柏宇去小瀑布游泳,我怕水,所以一个人躲在大石头后面练习吹口哨,终于把徐青青每天等火车时用口琴吹的那首歌学起来了。
我不喜欢徐青青,她配不上蔡子涵!
但是…蔡子涵为什么连一句「我喜欢你」都不敢说出口?!
陈柏宇说,除非我从瀑布上跳下来,不然他不相信 我真的喜欢徐青青。
那个蔡子涵,最怕水的蔡子涵,为了徐青青,竟然真的从瀑布上跳下来了…
10年后,陈柏宇代替蔡子涵活了下来,出发寻找国中暗恋的对象徐青青,完成那段未完成的恋爱…

8/31 不在场的初恋。
3点以后,他就会开始爱我。
沉睡的青春……
张孝全,郭碧婷主演

-------------------------略微伤感的分割线-------------------------
总感觉又是一段同性之间最微妙的爱,那一天起,两个人终于同化并一起生活下去。
究竟是柏宇和子涵之间的爱恋?还是子涵和青青之间的爱恋?又或者都不是吧。
又是夏天的电影,却依旧那样的泛着雨后的泥土香,但中间总是要掺杂着疼痛和慌乱不安。
无论怎样,10年,到底是谁和谁的恋爱,谁和谁的纠缠与撕扯,但都是心甘情愿,无论怎样,他、他、她亦是生命里的羁绊,谁也逾越不过去。
到底是谁不勇敢?到底是玩笑还是真实?
陈柏宇好象依赖了蔡子涵,不想他被夺走;蔡子涵爱了徐青青,但是他死了;柏宇便带着子涵一起生活,来完成十年之前的爱恋。
终究是爱的,只是过于激烈,温暖冗长而跌宕激烈,好象天空是有过澄明的光,但现在却像雨前的气息,闷热且湿粘,甩不开的阴影和轰隆隆的慌乱。
爱的代价是这样的惨痛,青春就这样沉睡了十年,再苏醒,又是一次的磨难,但也是一次的涅磐。
我们的青春终于压抑起来,每次的爱恋,每次的暗自神伤,每次的心花怒放,每次刻意经营的偶遇,笔记本里的秘密,就这么沉睡着。很多年后,是不是也会醒来?

-------------------------这电影真的很伤感的分割线-------------------------
张孝全是我很喜欢的演员,曾经出演的很多剧集,不过感觉他更适合拍MV和电影吧,太拖沓的剧情并不适合他似的。
感觉他就是个憨憨的邻家大哥哥,很会照顾人的那种,有时候他会需要你的照顾,微微的孩子气。
郭碧婷总归是没太多印象了,最近补习了她一些MV,觉得是个很美的女生。仅此而已。

-------------------------关于无名小站的分割线-------------------------
由于无名小站被G.F.W.叉叉了,所以给大家一个代理网站,这部片子的部落格在无名小站上:http://www.wretch.cc/blog/keepingwatch
但是由于被封锁的原因,大家可以通过http://www.9i7.cn这个代理上去。

我的部落格是:http://mino3.cn

-------------------------认真看过以后更新的分割线-------------------------

新生代女导演郑芬芬的第一部剧情片《沉睡的青春》,她称之为一部「爱情推理电影」,片中也有一件「不能说的秘密」,需要入戏合作的观众在叙事过程之中一同揭晓解密─就像阅读童话时,读者必须暂时悬搁「小动物为何开口能言」的质疑。然而,和近来童话般的爱情电影相比,《沉睡的青春》虽然有一对甜美小情侣作为故事主轴,表面上带有爱情故事的外貌,但由此一轴心而开展出来的纺线,却复杂幽微、治丝益棼。
《沉睡的青春》故事描述一位久困于平溪在线「老徐钟表行」的女孩徐青青〈郭碧婷饰〉,在母亲出走、父亲酗酒消沉之后,只好由她接手钟表修理的工作、肩负起延续这家老字号的责任。似乎,她就要永恒地随着一屋子流逝的滴答钟表声,慢慢隐没于消沉的黑暗之中。此时,突然出现一位意外访客,每天都来店请求修理一只渗水停摆的手表。年轻男孩名叫蔡子涵〈张孝全饰〉,木讷地以每日午后三点的造访行动,表露他自国小时代迄今对于她的秘密暗恋。青青的寂寞心房砰然敞开,与他展开了一段纯纯的爱恋:他带着她走出了老钟表行、步上通往外面世界的铁轨…。然而,这个男孩的身份却逐渐变得可疑、扑朔迷离,她甚至开始分辨不清:到底这个男孩究竟是蔡子涵还是他的好友陈柏宇?一个埋藏已久的秘密随着叙事的安排慢慢揭晓:原来,蔡子涵与陈柏宇是一对哥儿们、死党好友,但是当蔡子涵于一场意外中溺水而死,陈柏宇出自深刻的内疚自责而精神分裂,每日午后三时整就切换人格变成了蔡子涵,来到铁道边沿的老徐钟表行,与暗恋已久的青青约会,似乎要替死去的蔡子涵完成他来不及的秘密梦想…。
青春早夭的悲剧,刻骨铭心的男孩情谊,永恒的、一次性的意外与伤害,有如西西佛斯滚石一般、内疚弥补的行动,以及「只剩下自己一人」的孤独感和恐惧感,都成了《沉睡的青春》背后深沉的主题。郑芬芬导演自陈,这是一部「疗伤系电影」,试图把镜头从戏剧性强烈、暴力性的「死亡悲剧」移开,转而聚焦在创伤事件发生之后、幸存的亲人与朋友之上,意在抚慰和疗愈那些无法一次死去、陷于反复无止尽折磨痛苦的生者。虽然,这部电影表面上主要以一段青涩、清纯的初萌恋爱作为彼此疗愈的方式〈徐青青的孤独感、被弃感,以及一段爱情的错失,同样也需要治疗〉,但事实上整部电影的「叙事」才是真正的疗伤机制。作为一部处女作,《沉睡的青春》在叙事技巧上已趋成熟沉稳,从片首徐青青角色和心境的提点描绘,经过女孩遇见男孩的邂逅时刻,推展一段清纯恋爱,接着以男孩双重身份的疑惑来歧出、复杂化原本看似单纯的爱情故事,最后深入了、回到了创伤时刻发生的那一个原初场景。
这一系列剧情的推演铺陈,不急不徐、配置得宜,显见郑芬芬对于剧本书写的娴熟功力。徐青青的角色并未在一开始就加以定型,而是随着恋爱故事而渐次开展〈比如她先是展示了她修理细密钟表的一手好工夫,以及稍后展现了积极的行动力、主动探求男孩身份〉。张孝全一人分饰二角,也在双重人格的转切中演绎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男孩形象:一个是内向、木讷、慑嚅的蔡子涵,另一是外向、阳刚爽朗、吊儿郎当的陈柏宇。而电影空间也从老徐钟表行和恋爱铁道,延伸至陈柏宇所居住的疗养院、以及蔡子涵家人的眷村。如此剧情的由简入繁,人物形象的渐层立体、舞台的延伸切换,在郑芬芬的剧情安排之中井然有序,而「推理爱情」所需要的悬疑设置、谜语提出、以及解谜进程,也达到了迷惑观众、进而带领观众进入迷团、最后水落石出的效果。
对于电影空间的选择和配置,可以看出《沉睡的青春》虽然可以列为目前国片复苏气象中「爱情电影」策略之列,但也有另外一种未明言的企图。老徐钟表行所在的平溪线,串连出铁轨、隧道、以及小山城的乡间场景,这不禁让人想起侯孝贤从《恋恋风尘》直到《珈琲时光》的铁道小镇母题:都市化和工业化的浪潮之下,唯有一条延伸入即将没落的山城的铁道,才能让我们重返至过往时光。而这种弥漫在台湾新电影中的朴实情感,也在徐青青和蔡子涵的爱情故事中重现,那种阿云和阿远、阳子和肇之间素朴纯粹的男女情感,吊诡地那么台湾本土味、又那么日本风。前现代的铁道小山城,成为现代城市人的乡愁,也让台湾人忆起日本殖民时代那种纯朴农村的人际情感。
如果说片中平溪支线的铁道,连结了八○年代台湾新电影那种徐缓清淡、宁谧沉吟的气氛,那么另外两个场景,亦即疗养院和眷村,却暗中指涉了当下、也指向了一个未知的、不确定的未来。片中的医院,其实取自乐生疗养院,是一个前阵子聚集了各种论述和实践的场域,也让社会重新检视从日治到政党轮替这段历史中,权力对于弱者的一贯态度。同样的,即将拆迁的眷村场景,也暗示了本土意识兴起、新政掌权之后,所必要铲除与夷平的历史空间、所必定抹除的记忆坐标。当然,作为一部被众人寄予复苏电影市场任务的新生代国片、处于急欲摆脱台湾新电影传统的潮流之中〈尤其当台湾新电影被指控为压垮电影市场的稻草,尤其当艺术电影被斥为妖魔、被指责为罪人、被讥为幼稚者的自溺等主流意见之际〉,直指政治、介入批判是不可能的也是不智的,但《沉睡的青春》却成功地让这些行将凋零毁坏、笼罩在遗忘阴影之下的空间以及弥漫于内的时光,渗入了片中的哀伤怀旧气氛,相互烘托暗喻。
除了藉由空间选择来营造独特氛围之外,这些空间所弥漫、所氤氲而出的时光氛围,也和郑芬芬所刻意配置的「时间」母题紧密扣连。「老徐钟表行」即是明指时间议题的核心,店内四墙挂满老式钟表,秒针刻画的滴答作响,隐喻了荳蔻年华的徐青青彷佛被「时间之墙」所囚禁、所规限,她的时间彷佛静止停滞了,被封锁、固着在时间轴中发生的创伤里〈幼时父母离异〉;青春尚未开始,就已经开始老去。同样的,陈柏宇则被囚禁在蔡子涵死去的那一刻里,每至午后三时立即人格切换,拿着一只反复溺毙的手表,来到钟表行请青青加以修理。而这就像921灾民曾经患了强迫症般、一再返回灾难废墟的场景、凝视浸淫于那些断层的肌理以及创伤的痕迹。然而,在这些被创伤记忆所紧密封闭的囚禁意象中,郑芬芬也穿插了带有时间印记的希望意象:铁道。铁道作为十九世纪以及现代化的象征〈二十世纪的象征则是汽车〉,其实和时间息息相关:铁道系统发明之后,开始出现对于「时刻表」的需要;本初子午线的制定会议,也是开展了「全球时间标准化」的历史时刻,开启了「时间即是金钱」、分秒必争、精确度量时间刻度的工业时代。日治时代南北纵贯铁路的完成,除了逐渐形塑了「台湾一体」的集体意识之外,也象征了现代化工程的高峰。虽然,《沉睡的青春》中的铁道,也延续了现代化的意象,带有一种走向外面世界、「向前行」的意义。那么,青青和子涵二人沿着铁轨散步的约会,其实也就隐含了走出封闭创伤空间的正向意义。然而,特别的是,台湾偏僻小山城的支线铁道风景,却又带有浓郁的怀旧气息,彷佛象征现代化的铁道同时也可以开启时光之旅、载着我们重返「前现代」的素朴世界。如此似乎矛盾、多层次的时间意象,不但让时间之意义变得丰富而复杂了,也在片中形塑了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甚至令人惊艳的场景;比如,钟表修理其实是一门已然古老的手工行业〈即使「时间」和「手表」也和机械文明、现代世界紧密相关〉,印象中总是由男性老师傅在小灯泡下埋首修表,但片中却由少女青青来担任钟表师傅,而她谨慎地戴上眼镜、眼睫低垂、专注地拆开表壳、旋紧微巧的螺丝、校正细密的齿轮,都使得徐青青的角色散发一种难以言说的魅力灵光─「疗伤系美少女」的形象并不单单来自于郭碧婷本人的清新、灵气婉转的外貌,更来自于导演对于徐青青神来一笔的角色塑造和设定。
除了经由「时间」与「空间」的反复层迭、渐次展开之外,张孝全一人分饰二角的安排,提出了「双重」〈double〉的议题:究竟那个男孩是蔡子涵或是陈柏宇?这样的提问,在片中无法获得明确的回答,反而引来更多饶富深意的问题。首先点出的是爱情的本质,究竟爱情是如何在二人之间发生的?以及,究竟是在谁和谁之间发生?在激情过后〈也包括在激情之前和当下〉,你〈仍〉是你吗?我〈还〉是我吗? 相恋的两人是否可能只是依照着自己的想象、回忆、或是情境,在「扮演」着似乎应该扮演的角色?于是,爱上徐青青的那个人,真的是蔡子涵吗?或者其实是陈柏宇〈假戏真作,他被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所影响而真的爱上她〉?还是扮成蔡子涵的陈柏宇?反过来,青青爱上的是谁?如果我们以怀疑论立场去质问爱情的现场,那么「在场」〈present〉或「不在场」〈absent〉的问题也就油然而生─而这不就像「鬼魂」的逻辑吗?似乎不在眼前却又无处不萦绕,确实存在又子虚乌有,难以捉摸和定位,却有可能只是自己出于恐惧而来的投射或想象〈我们不也因为恐惧孤独、而想象或渴望爱情吗〉?而片中两个男孩之间,是否其实有一种更为深刻而无法张显的情感?那么,这似乎就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反而复杂成一段奇异的三角恋情?另外,剧中张孝全所饰演的两个角色,究竟是陈柏宇的内在「分裂」出蔡子涵呢?或者真的是被蔡子涵的鬼魂从另一个世界「附体」而成呢?以医师角度而言这只是一种创伤之后的病征,但以神秘主义角度来看,恋人彷佛遭受鬼魂附体,而爱情的逻辑和鬼魂的本体其实没有相差太远。那些人去楼空、游客止步的没落小山城,废墟一般的空间和楼房,可能早已藏匿了许多因为受伤、遭弃、哀恸的古老幽灵,使得全片在色调和光影上髹染上一层古旧、奇异、阴郁甚至阴森的颜色。也许,当片中这对初恋的小情侣一起沿着铁轨行走、穿越那个隧道之际,他们所惧怕、进而以高声大喊来驱走的鬼魂,恰好反而在此刻被他们齐声召唤而来、纠缠附体…。
在「纯爱电影」或「疗伤系电影」如此简单、易读的宣传标签底下,《沉睡的青春》其实有更为复杂幽微的意图,试图描绘心理、勾勒情感、暗示时代背景的样貌;而这些描摹之所以成功,在于时间和空间元素的调度、气氛的营造、视觉影像的掌握、以及叙事架构的推衍。令人最为讶异的是其影像质感,可以想见在摄影打光上下了许多工夫。可惜的是,也许导演本人也意识到了本片的暧昧难明多层次之处,因而在剪辑阶段附上了字卡,试图进一步说明人物内在幽暗以及厘清多层故事交接的缝隙,却反而造成了文字述说与影像呈现之间的冲突。然而,总体来看,《沉睡的青春》作为郑芬芬导演第一部大屏幕作品,其实瑕不掩瑜,既没有抛弃台湾新电影传统中能够加以活化的元素〈比如那种既本土又日本的朴素纯洁气息、比如铁道小山城的美好场景〉,也在一片拯救台湾片挽回观众的呼声中〈较为轻盈的题材、贴近年轻观众的故事、类型化的趋向〉没有缺席。《沉睡的青春》也许无法立即唤醒许久不曾观赏台湾片的观众,却也点出了一个值得期待和发挥的创作方向。

-------------------------那么那么的分割线-------------------------

只是突然心跳又漏了一拍,有一种力量,叫做爱。
152 有用
11 没用
沉睡的青春 - 豆瓣

沉睡的青春

7.1

2439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6条

查看更多回应(56)

沉睡的青春的更多影评

推荐沉睡的青春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