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关于飞的寓言……

rayinside
2007-08-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你知不知道有一种鸟没有脚的?他的一生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他死的时候。”

《阿飞正传》是王家卫执导的第二部影片,却是我看的第一部王家卫的影片,如果我记的没有错,那应该是在刚上高中的时候,那个时候《阿飞正传》看的我一头雾水,但印象却无比深刻,或许正是因为它让我一头雾水,或许是我天生就喜欢这种味道,或许是我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好似一只没有脚的鸟,我不知道会在哪一刻落地。

这些年来这部片子我也不知翻看过几次,但每一次却还是能隐隐的找到那曾经的早已被埋藏的动容。这种动容你无法用言语去解释,就像十年之后的王家卫依旧在向我们讲述着苏丽珍的故事,时过境迁,但迷茫却依旧在,只不过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迷茫之事罢了。

《阿飞正传》从头到尾都弥漫着一股暗淡的忧伤,湿漉的街头,昏黄的路灯,灰暗的楼梯,怀旧的时钟,还有那游离般的眼神,一切都在不经意间把那股怀旧式的浓郁悲情渲染开来。放荡不羁的阿飞却隐藏着无法抚平的哀伤,仿佛一切的悲剧早已注定,这就是那只没有脚的鸟,这就是《阿飞正传》。当张国荣那忧伤不羁的面容被定格在车厢一角,我想阿飞才真的开始明白,正如电影结尾的那段话:“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飞就会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我曾经说过不到最后一刻我也不会知道最喜欢的女人是谁,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天开始亮了,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错,不知道今天的日落会是怎么样的呢?”人是会变得,正如我现在更容易理解电影结尾的这段话。

当你以为这一切都已结束的时候,却发现这一切哪有个完阿,太阳依旧升起,落下。梁朝伟在矮的无法直起身的小屋子里上演了《阿飞正传》里另一个精彩片断,据说这是王家卫打算拍《阿飞正传2》,可惜的是我们没有看到,也许《花样年华》就是《阿飞正传2》的另一种演绎,但无论如何,梁朝伟那短短几分钟没有对白的出演,绝对堪称经典。

从电影的艺术贡献角度来看,阿飞,为我们展示了一种全新的视野,MTV式的镜头语言,奇特的镜头轨迹,非常规的构图比例,浓重又灰暗的色彩,后现代式对白方式,这些都深深的影响了香港电影,也成就了王家卫独有的电影风格,更为可贵的是王家卫可以一直如此坚持。我不知道是否可以这样定义经典:用平实的手法讲述不平实的事,或者,用不平实的手法讲述平实的事。至少我可以说,很多经典都是如此,一切太过常见就无法成为经典,但一切太过不常见也不能成为经典,重要的是恰到好处。

从对都市的预言和对情感的演绎来看,阿飞也在讲述一个拒绝与被拒绝的故事,故事中我们能看到几个很典型的形象,执着者,拒绝者,来迟者,寻找者……很多都市中的人都是如此,有时候我们是阿飞,有时候我们却是露露,或者苏丽珍。

可以说电影阿飞中没有一个人物是虚设的、无用的,每一个人物都代表着一种情感,并且导演可以把每一个人物的情感都处理的恰到好处,换句话说,张弛有度,该夸张的就尽情演绎,该含蓄的可能只有那么几个短短的镜头,一两句看起来可有可无的对白,但却让那份隐忍的情感表达的淋漓尽致。如此说可能还不大清楚,我们一一说起。

阿飞。阿飞这个词应该算是舶来品,原文是Fly,即苍蝇,寓指那些浪荡不羁的不良青年。记得郑智化还有一首歌叫“阿飞和他的女人”,也是在描写这种人。电影阿飞里还有另一层意思,没有脚的鸟,只能一生无休止的飞,却不清楚为什么飞,飞到哪里。阿飞这个角色应该算是王氏影片中塑造的经典角色,王氏电影永远没有所谓对与错,所谓正与邪,所谓好与坏的对立。阿飞的魅力在于他永远都不会世俗,他的骨子里有一股让女人着迷的神秘、不羁、忧郁。但阿飞却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为了寻找他所谓的“亲生母亲”,或者这寓意着他飞翔的尽头,或者这寓意着其它的什么,这也是王氏电影的魅力所在,他永远不会告诉你答案,不会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像很多电影一定要有个“深刻”的结尾。套用李安的那句话“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阿飞。”那是什么?也许那是人性与生俱来的困惑,那是我们的对于生活的遐想,理想,梦想,或者是不切实际的非分之想,或者是冠冕堂皇的自欺欺人,或者这一切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游离状,但毕竟这是我们自己的灵魂,我们独有的,不需要效仿,也无法效仿。

苏丽珍。苏丽珍是一个典型东方女性,她含蓄,柔和,果决,却也柔弱,胆怯,并且这一切都看起来很淡,让你觉得冷冷的。苏丽珍为我们展示了东方女性对于爱的最基本理解,爱情,婚姻,家庭,背叛。然而她遇到了阿飞,阿飞的拒绝方式是几近残忍的,决绝的,这是他近似病态的忧郁所造成的,这也使得故事更有看头。我不敢说阿飞爱苏丽珍,但我敢说阿飞绝对不会不爱苏丽珍。那么苏丽珍呢,相信答案不言而喻,至少那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前的一分钟他们都记住了,并且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苏丽珍的典型一直延续到《花样年华》,一个传统女性对于平淡生活的无奈,对于欣然爱情的向往,和对于背叛的困惑,依旧在她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就是苏丽珍,一个关于生活的成功者,和一个关于爱情的失败者。有时候我们会对自己说“凑合”,或者那是一种适应与习惯,然而面对一些欢欣,是否有足够的勇气与胆量呢?或者我们即便有了足够的勇气与胆量结果又会如何呢?未来就是这么充满未知才变得有趣。

露露(又叫咪咪)。露露是另一种女性的代表,这种女性我不知道是否可以用勇敢来形容,至少她很坚持,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努力的去做,有时候那会让你会觉得有点“下贱”,但那是她的理想,就像阿飞一样。面对自己想要的,她懂得去争夺与拼抢,并且可以抛开一切,这就是露露。值得一说的是,一直到2046,露露依旧在寻找着她的阿飞,这种坚持不知道有几个人可以做到,我又想起那句话,坚持不一定是胜利,但不坚持一定不会胜利。在露露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影子,那就是执著,关于执著我觉得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阿甘,那是一种很单纯的执著,一股子与世无争感,幸运的是阿甘是幸福的,然而露露呢,我不知道。

警察(水手)。刘德华饰演的警察这个角色好似东邪西毒里面的黄药师,他纠结在阿飞与苏丽珍之间,好似一个懂得安稳生活的男人,又好似一个观众。他将一切看在眼里,却不愿那么轻易的点破,一直到最后他才把观众们心理的话说出来:“听过,没有脚的那种嘛。你这些话哄哄女孩子可以。你像鸟吗?你哪一点像鸟?你不过是我在唐人街捡回来的酒鬼而已。像鸟!你会飞的话就不会呆在这里了。飞呀!有本事你飞给我看看?”警察只不过是你生活中的陌生人,或许你们曾经见过,你的脑海中对他还留有一点惨象,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天,是否有人会对你说,你哪一点像鸟?

阿飞的生母与养母。一个富家夫人,一个交际花。生母对阿飞的爱在影片中并无一丝渲染,但仅凭电影最后生母的眼神,就早已把养母对阿飞的爱转嫁到生母身上,她的过去到底发生过什么?其实我们无需知晓。电影中对于生母只有那么简单的两个镜头,和阿飞的一段独白:“我终于来到亲生母亲的家了,但是她不肯见我,佣人说她已经不住这里了。当我离开这房子的时候,我知道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但我是一定不会回头的。我只不过想见见她,看看她的样子,既然她不给我机会,我也一定不会给她机会。”关于阿飞的养母我不知道是否可以把她定义成一个有着“恋子情节”的女人,但她的表现却让我多少有着这样的感受。她一直希望把阿飞留在自己身边,她希望保护他,这其中多少有些占有的成分。阿飞的生母与养母都是一种把爱转换为恨的过程,或者可以说是一种报复,是这种爱与恨把阿飞推倒空中,给了阿飞飞的理由或者借口。

无名。张学友饰演的这个角色没有名字,没有职业,却有着短促无私的爱和深厚的友情。也许我们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最不怎么起眼的主要角色里,我们看到了对于爱的最为深刻的理解,也许那就是放手,也许那就是相爱不如相知,也许那就是相望于江湖。

妓女。妓女是阿飞中零星出现的人物,却和阿飞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妓女寓意着所谓的肉欲,而阿飞则是执著追求的灵魂,于是我们便看到了阿飞与妓女上演的是灵与肉的撕缠。这在整部影片中也只是简短的闪念。

其实,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导演在讲述一个关于飞的寓言故事,而这个寓言到底想要说什么呢?相信没有人给的出最为准确的答案,包括王家卫本人,正所谓,人之不同,各如其面,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这就是电影,这就是每个人面对“自我”的困境。梦想,追逐,借口,飞翔,折翼,也许每个人都像阿飞一样,一直到最后也不知道,那只鸟到底是没有脚,还是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120 有用
6 没用
阿飞正传 - 豆瓣

阿飞正传

8.5

31284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