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情潮——《愤怒的葡萄》

俞黛眉
2007-06-24 看过
假设你有100分钟要舒适的度过,坐在沙发上放上一部电影,你希望开头就情节紧张妙趣横生,还是开头就茫茫大地真干净,男主角慢慢走过来,迷惘了一分钟也没有台词?大半是前者吧。问题在于,60年过去了,前者早已被人忘却,而后者却一直不断地被传看,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人,直到今天人们仍只能用“这是一部好电影”来表达其感觉,于是,后者称为了经典。是什么让经典成为经典?
想象力常受现实约束,随着现实发展,想象力必须要不断地更新以吸引注意。与此不同,情感具有连续性,那些伟大的情感在今天如同在100年之前一样令人动容。明天就会有更杰出的鬼才用更新的手段创造出更紧张更奇诡的情节,可是对土地的热爱、对家的眷顾、对家人的企盼这些人人都会感觉的感情,不是在《愤怒的葡萄》一开头就被亨利方达瘦削得如同雕刻的脸庞、掺杂着焦虑与热望的眼神表达了吗?土地的干旱映射到牧师恍然散乱的表情中,致死不离开土地的邻居的神经质与执着中体现的是对土地的血肉联系。我们应该感谢这些伟大的演员,他们没有去追求什么“某几个镜头的震撼”,他们是用灵魂去表演,古今相同的感情被他们完整地保存下来,留给60年后的我们细细品尝。
然而这并不是这部片最值得注意的地方。30年代俄克拉何马天灾,干旱的土地已经承载不了这么多劳动力,大群的人被迫离开土地向西迁徙,期望能找到一份工作。可想而知失业人口远超就业职位,人们的忍耐限度被推得一远再远。第一份接受的工作就处在资方与劳方的工薪斗争中:最低工资无法保障基本需求,劳方罢工,种植园就招收其他饥饿的工人。牧师凯西劝说约翰约翰联合起来罢工,达到增加工资的目的,结果为此送了命。果不出所料,没能白宫的后果是后来的人再也得不到足够的工资。约翰一家离开了这份工作,工人与资方的斗争以失败结束。
当约翰一家濒于绝境时,突然一跤跌进了理想国:在这个名为农业部设立的保护所里,没有警察,人人自治,社区由选出来的代表管理,人们靠为社区劳动谋生,有卫生设备,有孩子们的学校。看到这我不认为是什么“农业部保护所”,这就是空想社会主义图景。老母亲、幼弟幼妹、甚至约翰本人的惊喜说明,这是失去土地、失去一切财产的人们最期望的生活。当然,“当局”不会对此感到高兴:他们极力制造暴乱,想让警察介入社区,但被人民公社挡了回去。
当流徙开始时,约翰曾经不解地问:一有争斗的地方人民就会谈论“red”,到底什么是“red”?而最后他遭追捕不得不逃亡时,面对母亲去何处找他的问题,他说出了这样的话:“或许如凯西所说,人并无自我的灵魂,只有一个大灵魂,属于所有人的大灵魂。因此,因此无关紧要了…… 我将在暗处,无所不在,只要你看得见的地方都有我;只要有人为了生存而挣扎,都会有我的存在;只要有条子乱打人,我就会在场;我会在人们狂叫的地方,会在小孩欢笑的地方,当他们饿了、知道晚餐已好而发出笑声时;当人们吃自己种的食物,住自己盖的房子,我也会与他们同在……”在这时,他已经亲自回答了什么叫做“red”,并踏上了这条路。
另一个走上这条路的是牧师凯西。他曾是牧师,却失去了神性:他向上帝乞求救赎这片干旱的土地,上帝却没能回应。于是他自己去寻找救赎,为工人们联合起来争取更高的工资,并为此送了命。作为拯救灵魂的人,他不过采取了不同的形式:从依附于上帝,到投身于工人的共同福利。
影片结尾约翰离开了理想国,一家人也在老妈妈的带领下离开,坚定、充满希望地去寻找另一片乐土。那么,约翰所作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吗?他们最终找到乐土了吗?影片没有答案,但是导演的态度无疑是积极的。这使我相信,尽管理性人假设已被放之四海而皆准,但在人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种为世界大同、为全人类的共同福利奋斗的热望。这是一种精神力量,与xx党的教育无关,与世界在近一百年内选择的具体路径也无关。
篇外:亨利方达的女儿简方达,在美国五十年代麦卡锡法案制造的反共高压中,不得不在媒体上公开发表“改过声明”。同一时期,卓别林由于同一原因被迫离开了美国,定居瑞士,从此再也没有回去。
67 有用
5 没用
愤怒的葡萄 - 豆瓣

愤怒的葡萄

8.5

646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愤怒的葡萄的更多影评

推荐愤怒的葡萄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