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耳语

羊毛的书舍
2007-06-20 看过
    当初刘若英跟着张艾嘉去纽约拍《少女小渔》,戏中要求刘若英露两点,于是她哭着打电话给陈升。陈升问“脱了会怎样?”答:“脱了会死。”刘若英问:“不脱会怎样?”答:“回来做助理。”“那就回来好了……”
    昨天,我为了今天上午去看《米尼》和领导请假,当然不能被允许。我便设想这样的对话:“不看会怎样?”“不看会死”“看了会怎样?”“看了会没有工作。”那就去看!我喜欢的作家,我喜欢的演员,我喜欢的故事,我喜欢的米尼,……即使丢了工作,我也会去看!于是如期翘班奔向影城,就像中学时翘课去赴约,就像大学时翘掉考试去听喜欢的讲座,就像无所畏惧的青春期,这种感觉,好过一切。
    那么多铺陈之后,电影开始了,在李心洁以空中飞人的姿态亮相的一瞬间,我便知道,王安忆的小说已经遥远,甚至我所期待的电影也已遥远,但我还是喜欢着,小品式的表演,大段的诗意独白,不紧不慢的叙述方式,简简单单的节奏起伏……宛若一段漫长的耳语,诉说蒙着灰尘的往事,气息平静,却能激起久久无法散去的恐惧和心疼。米尼,阿康,在世俗的世界里,靠近着,温暖着,悲伤着。
    米尼和阿康怎么相爱呢?米尼是一条鱼,缺乏起码的安全感,每一次飞翔,都是一次向着大海的洄游,她需要永不干涸的海水作为归宿,她需要一个家,一份守候,一种安定。阿康是一只鸟,在天空中寻找方向,在喜欢的枝头停留片刻,听风起云涌,看岁月变迁,飞行继续,无拘无束,永远不会着陆。当鱼和鸟相爱,唯有将巢筑在海天相接处,那必是视野之中却无法抵达的彼岸,必是悲伤的结局。米尼和阿康第一次在随波逐流四目相视之时,一切都已写就,爱滋生于无氧的空间里。
    米尼是杂技团的聘用演员,专门表演空中飞人,她跟着要好的同伴认识了香港富商大成哥,用大成哥的话说:米尼到哪里都是最耀眼。不是单纯的美丽,可人或者什么,是淡定的气质,宁静的眼神。
    阿康是随波逐流音像店的店员,他说他是严井俊二的日本表弟,他说他偷钱包只是想窥探那些人成功的秘密,他说《樱花雪》里的小雪和米尼很像。阿康原本就是随波逐流的人,他滔滔不绝,他无所畏惧,直到最后被捕的一刻,依旧是坦然的表情。
    阿康和米尼的爱情是畸形的,亦是朴素的。
    阿康可以用一大把龙虾代替鲜花献上爱的表白,在众人面前亲吻米尼给她惊喜;他可以骑自行车带着她在城市飞翔,为她偷回那些被舅妈藏起的妈妈写来的书信;他可以去偷大成哥的钱包,只为“看看你是哪路神仙”,只因那是一个对米尼心仪的男人;他可以深夜越狱,只为送她自制的凤凰玩具和一个沉沉的拥抱,他也可以为了带给她现实的幸福,替狱友黑皮贩毒,直至走上不归路……你看,他能为她做一切冒险,可是却不能与生活和解。他原本就是脱轨的人生,承载不下现世的幸福。他的爱那么绝望。
    米尼呢?过早的失去父母让她没有安全感,她寻找归宿,她渴望落地。因此,她不在乎阿康的职业,只要他能那么轻易地读懂她;她不在乎他简陋的小屋,只要那里依旧是她唯一的天堂;她不在乎他的贫穷,只要能微笑着看他吃早饭;她不在乎为他摔伤,再也不能飞,只要他是爱她的;她不在乎家和监狱两头奔波,只要那个关于幸福的希望还没有破碎,他甚至不在乎向大成哥出卖自己的身体,只要他能让自己重返舞台,替阿康还钱……她说“我爱你,我想你,我要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要!”米尼的爱看似简单需索却是孤注一掷,她真的是空中飞人,阿康是那唯一绑住她的红绸,有一天,红绸缎了,米尼便再也爬不起来。这就结局。
    鲁迅先生在《伤逝》中写:人须先活着,爱才有所附丽。阿康因贩毒供认不讳入狱,米尼如虞姬般在舞台上以最华丽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那一刻她看见小雪从富士山上跳下,她理解她的悲伤。爱情就这样结束了,仿佛一颗石头落入湖面,漾开一圈圈的水晕,然后又慢慢消逝,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那些相爱过的痕迹,那些快乐的记忆变成灰尘被风吹散,看见的人只是淡淡地惋惜着,细微的疼痛牵动着某根柔软的神经。
    整部电影就像一段漫长的耳语,那么轻盈的语气,那么沉重的诉说。一场爱的堕落,美好而残酷,大概是对王安忆原著中唯一的保留,也是最为本质的。飞翔,下坠,在过程中看那些精致锋利的碎片闪烁曾经的光芒。走出电影院的时候眼角湿润,却始终没有哭泣过。如同有人给你讲了个宿命的故事,仅仅是宿命而已,有太多的无能为力。
    鱼和鸟的爱情不太合情理,但愿上帝有一天愿意为它们在海天相接处筑一个温暖的巢。
65 有用
4 没用
米尼 - 豆瓣

米尼

6.0

337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5条

查看更多回应(35)

米尼的更多影评

推荐米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