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了狂的天谴,盲了眼的爱情

feeling
2007-06-12 看过

兰波。魏尔伦。 这是两个天才的碰撞。 发了狂的天谴,盲了眼的爱情。 ********* 上大学时我第一次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老师带着布道般的热忱,为我们深情朗读他自己翻译的兰波的诗作。兰波与魏尔伦,这两人的名字从我第一次知道起,就紧紧联系在一起。 当然,其实我们满是现实主义大师的课本里,没有魏尔伦,更不会有兰波。就算是真的有的话,我揣测对他们绕不过去的关系的描绘恐怕也会是“亦师亦友”之类,虽然我以为用“爱得死去活来”来形容也许更贴切些。 他们是比波德莱尔更肆意张扬,颓废狂野的天才搭档。 ********* 1871年,17岁的兰波接受当时已是著名诗人的魏尔伦的邀请,去往巴黎。魏尔伦此前曾读过兰波的诗《醉舟》,十分欣赏兰波的才华。来到巴黎之后,兰波就住在魏尔伦的家里。当时魏尔伦已经结婚,妻子家境富有,他就住在岳父家中。除了魏尔伦,兰波的到来成了所有人的恶梦。他恃才傲物,举止怪异,放浪不羁,基本是走到哪里,就一路毁到哪里,无论是魏尔伦的家人还是魏尔伦以前常往来的巴黎文学精英团体,都对他反感畏惧,避之惟恐不及。 惟有魏尔伦如同发现了灵感源泉一样,对他着迷不已。两个人很快就同居在了一起,生活放任无度,酗酒、吸食大麻如同家常便饭,共同“探索了感官享乐的全部过程”。 魏尔伦为了兰波抛妻别子,两人去了比利时、英国流浪。疯狂的两年同居生活中,两人相互追逐,彼此伤害,纷争不断。1873年,在最后一次争执中,魏尔伦开枪打伤了兰波。魏尔伦被逮捕,并因杀人和行为不端的罪名被判入狱两年。这段孽恋也由此画上了休止符。 之后兰波一人孤身返乡,很快就写出了他最知名的作品《地狱一季》,而今这已被公认为象征主义文学的代表作。此后,兰波就放弃了写作。他一生最光彩绚烂的作品就诞生于他20岁之前,诞生于他与魏尔伦疯狂纠缠的几年中。而后他四处漂泊,经历繁杂,甚至贩卖军火,最终37岁时病逝于非洲。 魏尔伦死于1896年,他还在世时,已诗名鼎盛。而兰波的诗歌,当时并不广为人识,魏尔伦是唯一发现兰波恒久生命力的人。 ********* 电影《全蚀狂爱》出自一位女导演艾格尼依斯扎·霍兰,她之前拍过一部我挺喜欢的电影《欧罗巴,欧罗巴》。但说到这部电影,除了真实存在的故事本身就足够蛊惑诱人外,电影本身并谈不上有多么出色。总感觉有些就事论事,并未能如片中诗人的作品那样,获得穿越时光的永恒的生命力。 这个电影的最大亮点,也许就是扮演兰波的时年20岁的莱昂那多·迪卡普里奥。 兰波,关于他的外貌,有人形容“温存而伶俐”,也有人说他是“肮脏男孩”。不过若从相片上看,莱昂那多与兰波和还真颇为相似。 那个时候的莱昂那多纤细、稚嫩,青春不羁,光彩照人。倒不是说那时的他演技有多出色,更大程度上是外形和年龄的贴近帮了莱昂那多大忙,那个天使面孔、魔鬼心灵的兰波被他演绎得充满了奇幻色彩。可人物一旦上了年纪,那种感觉就消失殆尽,莱昂那多力有不逮,表演的痕迹立刻就显露了出来。 威廉·冈特在《美的历险》中这样描绘魏尔伦:“他的眼睛有点斜视,其貌不扬,像个坏蛋,四肢长着浓疮,缠着叫人恶心的破布条”。电影里的魏尔伦大致就是这样了,如果不是更糟的话。戴维·休利斯扮演不到30岁的魏尔伦(我至今耿耿于怀地记得,此人拿走了93年戛纳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奖),又老又秃又委琐,被塑造得像个酒鬼和懦夫,你实在很难把这个形象和一个著名诗人联系在一起。在兰波光彩照人的魔力下他完全昏了头,成了个无用的欣赏者和用暴力掩盖懦弱的可怜虫。 ********* 我以为,这部电影除了描绘一场惊世骇俗的疯狂爱恋外,更大的价值也许在于,它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兰波与魏尔伦。 找到了! 什么?永恒。 那是太阳与海 交相辉映 我永恒的灵魂 注视着你的心 纵然黑夜孤寂 白昼如焚 ——兰波 《地狱一季·永恒》

附: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这一系列文章中谈到的电影,皆涉及一些作家的同性爱情故事。之所以取这么个俗不可耐兼狗血淋漓的名字,其实也是拜各种译名所赐。就好像Wilde译成《心太羁》本很绝妙,而有人非要译作《王尔德的情人》;又或者如同Maurice不译作《莫瑞斯》而要译作《墨利斯的情人》一样,生怕观众不想入非非,硬是要把“情人”安在上头。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之二)——《留心那话儿》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之三)——《王尔德》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之四)——《莫瑞斯》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之五)——《小尘埃》

大师和他的情人们(之六)——《克里斯托弗和他的同类》

375 有用
21 没用
心之全蚀 - 豆瓣

心之全蚀

8.2

6328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6条

查看全部56条回复·打开App

心之全蚀的更多影评

推荐心之全蚀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