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短片和每个人的三分钟

木卫二
2007-06-12 看过
满意之作(按出现顺序,不分高低)

北野武 《美好的假日》 日本
快乐三分钟。青春的节奏,久石让的音乐,化为90年代北野武作品的象征。哪怕2000年以来他又忙着颠覆搞怪,哪怕个人最喜欢的是《小奏鸣曲》。

北野武作品就到过一次戛纳,迥异威尼斯路线。该短片还是夏天气息的清新自然,正如当下时节和另外几部温馨格调作品。短片是那个“在中国比较有知名度的日本导演北野武”留给多数人的印象——似乎也止于这些,人们肯定会很喜欢这段故事。《坏孩子的天空》结尾经典不只是贾樟柯爱用,北野武又拿来给自己用了。

达内兄弟 《在黑暗中》 比利时
黑暗三分钟。完全的黑暗,电影的氛围与力量。小心翼翼的扒手,布列松杰作《巴尔塔扎尔的遭遇》,电影声音和电影院内虚实结合,达内兄弟在黑暗中注视着两个陌不相识的人在三分钟里得到的片刻亲近。

侯孝贤 《电姬馆》 台湾
蒙太奇三分钟。算《儿子的大玩偶》话,侯孝贤有20几年没拍过短片了。第一个就是标准的HHH长镜头,完全的名字标签,放在30几个人中明显不过,在闽南语歌《真快乐》的“快乐男声”中观众被长镜头之后的蒙太奇击溃,银幕上放的是布列松的《穆谢特》。
如果要更挑剔展示得更有纪念意义,门口老头该换成李天禄,那就是完全回顾意义的短片,当然这太苛求,老人已经走了(其他都是HHH之前《最好的时光》中的配角,比如谢欣颖)。但是片尾打的幕后阵容牛逼无比(其实还是那帮人,一个新鲜名字是姚宏易,《爱丽丝的镜子》)

尤瑟夫·夏因 《47年后》 埃及
感动三分钟。这个半记录短片时间跨度猛烈,1954年还见得着日本《地狱门》的红地毯和服——我的纯粹猜测,应该就是衣笠贞之助《地狱门》剧组和大映公司人员。
以前一直觉得50周年纪念大奖之类是安慰性质,不过看到夏因老人的发言时感慨得不行,“我为此等了47年”,立马泛泪花——有得安慰总比无人赏识好。50周年的戛纳记忆又添了经典一刻,评委会主席伊莎贝尔·阿佳妮的笑脸,尤瑟夫·夏因的完美致谢。

蔡明亮 《是梦》 马来西亚/台湾
抒情三分钟。不提几个时空的交错,似假还真,太棒了!蔡明亮的短片确实比长片好看得多,长片会叫一部分观众脱逃,短片如果几分钟都扛不住实在是水准欠佳。一方面来自蔡明亮的旁白,一方面是老歌飘荡,如同《天桥不见了》中的《南屏晚钟》,还不提蔡明亮全家出动(老妈、侄子)。
看完的第一件事是去找《是梦是真》,不是蔡琴版本,而是更老版本李香兰老歌(片中用的是龚秋霞版本),这四个字也是一般人面对电光幻影的最多感慨。

波兰斯基 《色情电影》 法国/波兰
精悍三分钟。有点像小段子,不过被波兰斯基展示得生动无比,尤其是那对中年夫妻、电影院工作人员,一共四个戴眼镜的出场人物,脸上的无聊表情惟妙惟肖,还有那位可怜的仁兄。

克劳德·勒鲁什 《林荫道电影》 法国
散文三分钟。1935年的《Top Hat》和弗雷德·阿斯泰尔,自己称不上老片迷,印象也存于《功夫》中周星驰和黄圣依摆出的海报POSE。但那段情歌自唱太动情,太浪漫了,建议电影青年选修练唱,活学活用。
说到《大幻影》、《雁南飞》、《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就熟悉些了,一如上下,这是个美妙的短片,以后我们的孩子也可以说:他们都爱电影,就像他们的父母。

奥利维拉《唯一一次会面》 葡萄牙
默片三分钟。幽默风趣,99岁的电影老人回归过往,还其本质。

沃尔特·塞勒斯 《距戛纳8944公里》 巴西
至IN三分钟。不亦快哉二人转,巧借戛纳说一通,真想起了相声,不过这俩巴西小伙弄得风趣幽默,又拍又打,调侃八卦,栗子腰果,影迷大爱。

意外之作(按出现顺序,不做比较)

拉斯·冯·提尔 《职业》 丹麦
血腥三分钟。最暴力的就是这部了,可怜的已经得忧郁症面临息影的拉斯·冯·提尔。完全的破坏喜庆的暖意融融,镜头还跟得那么紧,恐怖写实的血浆流。再一设想不如请他拍成中国电影院版的“禁止喧哗调情”或者“禁止接听手机”公益广告,肯定有震慑力。

迈克尔·西米诺 《无需翻译》 美国
动感三分钟。没办法,古巴美女太火辣了,有歌有舞,看得很HIGH,故事发展也很有趣,玩镜头是要冒风险的。

阿巴斯 《我的罗蜜欧在哪里》 伊朗
爱情三分钟。比较惊奇的是阿巴斯居然对着一部悲剧老片里的谈情说爱让一个个女人落泪,大概是60周年导致的煽情吧。

比尔·奥古斯特 《最后一幕约会》 丹麦
温暖三分钟。事实上,带着色眼看片子话,伊朗姑娘自然是美丽。结局倒有点被自己想得邪恶了,比尔·奥古斯特给我了一丝诧异,不知道是不是被拉斯·冯·提尔搞坏弄得心有余悸。人间自有温暖在,这是看完发出的最欣慰感慨,感谢两次金棕榈大奖得主比尔·奥古斯特!

肯·洛奇 《幸福结局》 英国
搞笑三分钟。看电影做什么?干吗不去看球呢……是先有拍电影的,还是先有看电影,卢米埃尔兄弟的电影史告诉说是先有拍电影,那这个问题分析起来应该是拍电影做什么。
那肯·洛奇拿金棕榈做什么,八次参赛戛纳做什么,去玩波吧。这个问题不应留给观众,先丢给肯·洛奇!

风格之作(按出现顺序,并无区分)

安哲罗普洛斯 《三分钟》 希腊
致敬三分钟。镜头,引用,演员,独白,道具,无一不是大师或者大师的大师像。可太需要迷影素质修养了,耐得住让娜·莫罗独白的人觉得三分钟并不长,有《八部半》有马斯楚安尼,但是要说印象深刻就比较难了。本片集以“献给费里尼”为题(电影万岁!),还是有好几个导演跟着大方向做出了致敬。

阿基·考里斯马基作品 《斯普特尼克》 芬兰
古怪三分钟。老调子,一眼可识辨,可惜芬兰人说不拍电影了。

王家卫 《我走过9000公里把它给你》 香港
“最风格”三分钟。一个画面就知道是王家卫了,在这堆人里面他的WKW风格依然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色彩,侧脸,独白,出现在银幕上的字句,忧伤萎靡的调子,典型到家的王家卫风格。
剧情就是摸大腿,回忆絮语。范植伟只有半张脸和忧郁眼神,张睿玲连脸都没有,只有白花花的大腿——然后就是《爱神》的“手”了,游索、纠缠、探伸,逼进每个观众。

无语之作(按出现顺序,不分优劣)

雷蒙·德帕顿 《夏日影院》 法国
开场三分钟。不是哪里特别不好,当开片的下场就是被人遗忘。

安德烈·康查洛夫斯基 《15分钟后回来》 俄罗斯
泪水三分钟。时光交错,一脸老泪纵横,掩饰你那无限的失落,一个人能被感动,但更多人呢,看电影还不如做爱。唯一要指出的是电影院叉叉男女上表现得不够深入。

阿莫斯·吉泰 《海法的恶灵》 以色列
震惊三分钟。现实的讽刺,不过,还是有些突然。

阿托姆·伊戈扬 《阿尔托》 加拿大
男女三分钟。这是我应受的苦难,这是每个观众在看过30几部分短片后应受的苦难,理解不过来或者记不起来。得承认让不同电影的光影交错很有意义,但似乎没有更多了。

阿萨亚斯 《复燃》 法国
弦外三分钟。有点意思,但却只能是弦外之音,200多秒的时间限制把想象空间还给了观众,而多数观众是懒得去想象的。

文德斯 《战后的和平》 德国
沉重三分钟。知其意,不知其“趣”。这七个字对于类似世界主题可能过了些,但确实是我的看法。居然见到了《十面埋伏》和《夕阳天使》,比较汗。

拉乌·路易兹 《礼物》 智利
讲解三分钟。最无语的。

保留意见之作(一视同仁,不分左右忠奸)

简·坎皮恩 《电影开始》 新西兰
云雾三分钟。不好意思,真没看懂,你们呢?老账一并算,可能修炼不够,但我说,这女人没什么特别过人之处。

南尼·莫莱蒂 《电影迷日记》 意大利
话痨三分钟。改名叫《亲爱的日记》给自己回顾致敬下就得了,就一印象:喋喋不休,提及的电影也无法勾起本人的兴奋点。一个人说话果然比两个人来得无趣。

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 《安娜》 墨西哥
消失三分钟。除了一个拥抱,没有多余印象的三分钟。

张艺谋 《看电影》 中国
做作三分钟。还贩卖老情调么。《孔雀》里的GAY小弟和《黄金甲》的大波宫女并不会改变什么,不如说是献给儿童节和08北京奥运。小朋友都会说:叔叔,我长大了。

柯南伯格 《直播世界上最后一个犹太人在世界最后一个电影院里自杀》 加拿大
讽刺三分钟。柯南伯格爱演戏,被寄以厚望能大胆搞怪成为了无奈自嘲。

加斯·范·桑特 《初吻》 美国
意淫三分钟。范·桑特还是那么喜欢阳光小男生,已算风格,但创意实在平平。

伊利亚·苏雷曼 《笨手笨脚》 以色列
离奇三分钟。有些莫名其妙的冷,真的很冷,比伊纳里图《安娜》里台词说的还冷。

陈凯歌 《朱辛庄》 中国
一字记之:假。再,选盲人残疾人关爱题材也会撞车,短片你再撞就是倒霉了。
--------------
注:
#科恩兄弟的短片未收录在其中。
#缺的导演其实还有很多,人们还期望丧失劳动能力、安坐轮椅度晚年如安东尼奥尼、大岛渚,狂人奇人如戈达尔、赫尔佐格、库斯图里卡,常青树大师前辈如侯麦、伯格曼、斯科西斯,坏痞子老牛仔色鬼流氓如昆汀东木头伍迪艾伦,西班牙国宝如阿莫多瓦,独立之花如贾木许……但那是很难完全实现的美好,大事难以完成,不如先做点小事。
#回想起许多电影中的电影院场景,《热带疾病》里的两个泰国GAY小伙子(怎么可以没有gay呢..),《天堂电影院》剪废胶片组成的KISS结尾(初恋啊我的初恋啊..)等,似乎也差不多三分钟。
382 有用
32 没用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 - 豆瓣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

7.8

1616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8条

查看更多回应(128)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的更多影评

推荐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