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没快乐也没堕落

泥巴
2007-06-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香港机场的日本游客在拍最后一张留影,有两个长得一摸一样的陌生女子正准备搭乘同一航班前往台湾。其中一个美丽女子a在为保姆把自己的护照遗失在计程车上而气急败坏.
另一个女子b则顺利登上了航班。飞机失事。我也害怕《两生花》的悲剧重演。不过还好,悲剧并没有在97年发生。98年的2月14日,影片如期上映,趁着97的余波荡漾到10年后的今天。即没给我带来快乐也没没堕落。就如片中曾志伟说的:“
一个男子怀抱盒子走出机场大厅,警卫问:
“抱的什么东西?”
“我老婆的骨灰。”男子不带一点感情木然的回答。回到家,用棉质衬衣轻柔的擦拭着那张甜蜜的合影。在这个清冷的房间里,音乐慢慢弥漫开来,把观者推进现实的深处。
你这套房子装修的很不错。阿文说为了买到这套房子,我老婆排了整整两个通宵的队,人一生都没有排这么久的队——阿伟对做房产买卖的阿文说。“人生多尝试一下也好,很快就过去了的。”曾志伟说。这个世界人实在是多,不排队怎么得了,秩序,把你我都消耗在等待的过程里。
曾志伟在片里是个男gay,每每回家只能面对的就是那只猫猫。给猫猫喂食,给花花浇水,自己给自己做好吃的。每天期待着有人电话留言给他,好证明自己还没有被这个世界遗忘。看着电车里的一对gay因为家庭而分手,表面一片安详之态,其实自己心里很是同感,明明自己就是gay,但是却无法理直气壮这个面对社会,只能在gay的澡堂里云雨暂时忘却。只能在同事伪装成一个无懈可击的落落寡男。同样在电车里遇见的,那个媳妇对婆婆的抱怨甚至辱骂:
“你以为香港就那么好么?你看看你现在,坐车要陪,吃饭要陪,连看医生都要陪,世界上死了那么多,就你怎么都不死.你别以为你聋了我就不骂你了.”老婆婆不知道真没听到还是装没听到,只是对身边的曾志伟歉意的微笑 一下。他只好起身移向别处,就算老婆婆这样被人骂,至少还说明有人因为自己的存在而有所顾虑,但是于自己却是一个被遗弃的人,只有在有人三缺一实在每人得到会后才会想起我。所以在电梯里遇见为死去的老婆收拾公司物品的陳錦鴻时,被那副同是天涯人的感情迅速麻醉了。在早餐店的、在地铁、在酒吧的巧遇,更是加强了这样纯粹的爱。因为爱的真,当最后两个人在海边那次深沉的谈话时,陈锦鸿问:
“你中意我么?”
“"我好耐冇中意人喇,始终有一天,你会找到个人,佢对你好好,你对佢好好. 我每天都在中意人,不过我冇找到个人,佢对我好好. ”曾志伟无奈的笑笑堆起的鱼尾纹回答说。
这样的柔软,点到为止的表达只是因为爱的很理智,爱的很真实,句对不给对方一点点的负累。能表达到这一境界,非这个矮矮胖胖的戏精所不能也。
而另一个爱上陈锦鸿的柯宇伦,更是孤单的厉害,一个人独自在游泳池做救生员,从不主动搭话扩展人际关系。只对那个经常来游泳池同样不言不语、痴痴木木 的陈锦鸿渐生好感。眼睛全长在他身上了。甚至让三个无聊青年以为他是个哑巴,于是调戏,说他很像其中一个男孩子以前的同性男友,无奈之下,毫无表情的说:
"你现在知道我不是哑巴了。”
使得那三个男孩忙说对不起。
“没关系拉,都是朋友啊。”脸上去看不到半点宽容的迹象。
那脸上的落寞和自我防备的心理都被那双大的出奇的眼睛所掩饰,让泥巴想起来最近火得了得的‘大师’贾樟柯的盛名之作《任逍遥》里的男主角,同样的落寞,同样的青春焦躁,同样肆无忌惮。就如他在山顶所说:
“我妈好早就死了,老爸现在在深圳,不知道有多少个老婆。我连电话都没有,谁愿意和我做亲戚朋友呢?”
而在陈锦鸿的老婆邱淑贞因为十分无聊于家里那个只对电脑和歌碟入迷的老公,而出来游泳时,柯宇伦一下就被那时十分洒脱的邱淑贞所吸引,随着年少强烈的欲望和爆发力,在那个荷尔蒙的催化下变得那么大胆、热烈而又十分浪漫。在那个饭馆里表白之后,拿出买好的香水:
“我一直想知道,我最喜欢的味道,在我喜欢的人身上是什么样子,(送香水)这大概是唯一的方法,希望你会因为这个味道而记得我。”
十分的文艺,港味暧昧表达的十分纯正。
同样在台湾遇到与死去的阿文长得一摸一样的女子罗莎,
她说,"有款香水应该很适合你.一般人受不了那么浓烈的味道."
他说,"那么,你呢?"
她说,"我最近讨厌清淡的味道."
之后打电话给她:
“香水找到了么?”
“你在哪?”
“我在猜你喜欢吃日本菜么?”
“那要看和谁吃了?”
“我想请你吃,但是我没钱。”
他喝的大醉.在街角扶着墙呕吐.罗莎在他身后递面纸."把心里不开心的都吐出来."

他说,"我怎么会不开心."

她说,"你喜欢那个阿伟."

他趔趄的向前走.敌不过酒意,趴在车胎处吐.她说,"你这样子,我陪你有什么意思,不如回家睡大头觉."

他终于哭出来,还是吐.叫着,求着,"别走.别留下我一个人.我好怕.".

在电梯间,当大姐她说这么晚回家不方便时,他随即关停电梯说:“现在这个地方(不上不下)就安全了。”就地激情云雨一番。
当他和阿文在沙滩上疯狂做爱的时候,他伏在大姐她的耳边说:
“每一次高潮就像一次天尽头,我和你一起双双死去。”
而这样文艺的对白在影片的其他几处也频繁出现,这样的味道弥漫这整部影片,点点自信、点点无奈、点点曦翼混杂在一起,真实而直接的呈现出97香港的市民的普遍心态——惶惶与刻意放纵的无序的交织在一起,而吴君如所饰演的那个影响店老板娘所其的作用除了衬托出陈锦鸿两口子关系的冷漠(老婆和老公同去一家音像店,老婆却不知道老公有会员卡的,老婆去音像店的目的并非是去买唱片而是试图去了解老公的生活而已。),更用一段经典的台词来表整个相告那时的气氛,
“下班回来做什么好呢?一个晚上那么长,当然看影碟啦。看影碟好啊,不用聊天,“咻”又是一夜。”用虚拟的影像来填充这个真实的惶惶生活,快点到达98。 (就如影片开头那个导游对那团日本游客所说:‘我们来找最后一张在香港的合影拉。’因为以后再来香就不再是英属殖民地的香港了)
而在酒吧那一段对白更是揭示其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困难,
“电脑好啊,很听话,很乖。不会给你脸色,只要你懂得它,他就一定能懂你的。”
“是的啊,我有个朋友,他老是说我讲话太深,不知道我讲什么,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根本就不喜欢听我说话”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实搞不懂哦。”
原来上帝给通天塔套上的紧箍咒,不仅仅在古巴比伦,而是世界通用。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原来那么难的。能找到一个知己者的是那么难能可贵的。
因为柯宇伦这段迷狂的婚外恋的插入,使得陈锦鸿这段看似已经冰冷的婚姻生活,渐渐有了温度,渐渐找回了昔日的热情,不知道是对死亡的预感还是因为老婆的心存愧疚,竟然在那个起飞的早晨赖起床来。那份矫情和飞机失事后老公的麻木神情,反复听着电话里的最后留言来欺骗自己这不是事实,而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印象也深刻起来。当梦醒来,承认自己老婆死了的事实后,面对陈锦鸿无助的哭泣,曾竟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来,只是习惯性的说着不要这样。
当陈锦鸿听柯宇伦的电话留言后,知道了自己建立在想当然的忠贞里的婚姻最终原形毕露,能找来的只有这个明显感觉到是爱自己的曾志伟。得到的回答去不是意料中那么肯定。而柯宇伦自己最后也确认自己真真爱的是那个男人,曾志伟最后也说自己也不再打算喜欢他人了,那个死去的老婆更是徘徊在亲人与老公之间,而台北的那个罗莎也在婚姻与鱼同性女朋友及柯宇伦之间摇摆不定。这五个看似在混乱的各自的角色里快乐、痛苦的人(包括那个音像店的老板吴君如不知道知己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就是身份的迷失,他们无论任何不同言语行动都是在做着同一件事情——确定自己的身份,自己到底是谁。而这写人更代表了那是的香港其自我身份的确认。面对97,它在迷茫的夜色里确定不了北极星是哪一颗了,去台湾的飞机失事了,把香港收回去的邓小平也走了。香港的明天是怎样···只有时间知道。
影片进行到最后驱车进入那个标志性建筑青马大桥时,两边的吊缆齐刷刷的深入黎明的天空里,黄耀明版的《暗涌》汹涌而来,车厢里的他们问:
“1984年9月16日你做过些什么.”
“我还没出生。”我说。




“就算天空再深 看不出裂痕 眉头仍聚满密云
就算一屋暗灯 照不穿我身 仍可反映你心
让这口烟跳升 我身躯下沉 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份 我都捉不紧... ... 害怕悲剧重演/
 
 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历史在重演/ 这么烦嚣城中/ 没理由相恋/ 可以没有暗涌/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
这是我最喜欢的林夕的一首词,因为他不仅仅关于两个人的世界。更把那个97呈现的那般真切。
72 有用
2 没用
愈快乐愈堕落 - 豆瓣

愈快乐愈堕落

7.3

920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愈快乐愈堕落的更多影评

推荐愈快乐愈堕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