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魔戒

软泥
2007-05-24 看过
    看过一篇魔戒迷的文章,关于她两次去影院看[The Return the King]的朝圣之路。我最难忘的是她在片末,字幕起的时候,起身向荧幕鞠躬,泪流满面。

     她说; 对戒迷来说,一个世纪的等待结束了,对电影来说,七年的等待结束了。那么漫长的时间里,友情诞生了,爱情诞生了,英雄诞生了,荣耀诞生了。这是一则传奇,一个奇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笑过哭过怒过感动过,也有着等不急快点看到结局的焦躁。现在梦醒了,心中却涨满了失落。如果冒险没有终结的一天该有多好.......

     大半个世纪的等待,一部魔幻经典如何用24格每秒的真理解读?魔迷等待,期翼,也害怕。但是多么难得和幸运,巨大的剧组就是一个巨大的魔迷群体,每一个镜头的拍摄现场都必要细细反复研读原著,哪怕只是一小段。注意,是原著,不是剧本,这不是一部有了剧本就扔掉原著的电影,尽管PJ、Fran和Philippa为剧本的编写费尽心血。一样热烈的爱一样深沉的爱,才让经典在另一个领域也成了经典。 第三部的花絮非常丰富非常感人,充满了回顾的感慨,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四年、五年、七年,已经不仅是在拍一部电影,对很多参与者来说,它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一个实实在在的生活环境,介入到生命里去。一名饰演奥克斯的演员娶了一名饰演冈多士兵的演员的妹妹,士兵高兴地亲了一下奥克斯肮脏丑陋的大脑袋,多么奇异的景象啊。

     拍摄结束后,所有的马匹都将出售,演员们是第一批顾客,很多人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买一匹马,但那个时候,他们买了,这些年来不仅建立起人和人之间的深厚感情,还有人和马之间的相互依赖,一个演员牵着他的马说:He kept me safe, and I kept him safe. He was on the film for 3 years, from the time he was 3 to the time he was 6. 看到这里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感动极了,魔迷们是一样的,马也是一样的(甚至这段经历在它们的生命里比人要占更大的比例),一起走过这么多年,这么多年献给这部心爱的电影这部伟大的小说这个最动人的故事。 Viggo买下了他的坐骑,还为Arwen的替身Jane买下了那匹几乎生来就该与她相伴的马,它对Jane来说太贵,她从未奢望过能够拥有它。Jane一直在手机里留着Viggo的信息:I just want to give it to you. 谈及这些,Jane开始哽咽。

     他们建立起各种各样的联系,戏内戏外,这都是最打动人们的东西。Aragorn在东征军前说: Hold your ground! Hold your ground! Sons of Gondor! Of Rohan! My brothers! I see in your eyes the same fear that would take the heart of me. A day may come when the courage of man fails, when we forsake our friends and break all bonds of fellowship. But it is not this day. An hour of wolves and shattered shields when the age of man comes crashing down. But it is not this day! This day we fight! By all that you hold dear on this good earth, I bid you stand! Men of the west!" 这段我专门背诵过,非常激动人心。我相信,永远也不会有那么一天。

     拍摄最后一个镜头:Frodo合上红皮书,交给Sam,the last scene,一遍一遍,PJ 不断说:“one more,one more…”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一个严格导演的问题了,而是PJ,这个可爱的新西兰男人自己就像一个沉迷游戏迟迟拒绝听到妈妈催促回家吃饭的声音的小男孩,不愿意结束这个故事,这个游戏从几十年前一个确确实实的小男孩的梦开始,七年前他和妻子编写剧本,四年前开机,到如今,你让他如何叫得出一声‘cut’?所有人都沉默,诺大的片场,密密麻麻的人群,只有注视,只有胶片缓慢卷动的声音,和PJ从未有过的喃语般的给演员讲戏。那一声‘cut’,我听见周围有细碎的啜泣,PJ走过去拥抱Elijj,他唤:Frodo,Thank you,Thank you…

     PJ,亲爱的Peter,谢谢你!谢谢你可以让我们在灯光亮起的时候仍然坐着流泪,然后起立,鞠躬,谢谢你为这个我们挚爱的故事做了这么多,并让更多的人爱它。伟大,甚至在将来比我们现在所能想象的还要伟大。

     拿到奥斯卡,PJ来到One Ring Party,谢谢所有的魔迷。我都有些哽咽了,假如在现场,我一定会和身边的人抱头痛哭的,太感动了,我意识到我这一辈子都将如此爱这个故事这部电影这群人,再没有别的作品可以替代,最爱,即是唯一。我可以理解PJ为什么一直不肯用搞怪的方式来谈魔戒了。

     在2003年,演员们重新聚集到一起,为第三部补拍镜头,所有人都很高兴,但也知道,这一次,就是真正的告别了。Legolas的弓在拍摄的时候坏了,Orlando当场就傻了,他停下来,表情非常疑惑。他向PJ走去,不住地自言自语:My bow's broken…那感觉就像在说:My heart’s broken…几乎每个演员都保留着自己的剑自己的武器,霍比特人还额外珍视他们的脚,Orlando在化妆的时候亲吻自己的尖耳朵。

     长长的字幕最后是向fans club致谢,数分钟滚动不止的名单,如果我的名字也在上面就好了,以这样一种方式参与这部巨制,这份荣耀已满足。

     每次把碟放进电脑,也许只是为了要看某个情节,但最后都不免一直看下去,停不下来。
     太多太多泪水,为太多太多复杂情感,有时我觉得自己很没用,电影里罕见的眼泪在我这里流不止。

一路回顾:

    高一去看[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开始迷,写了一篇幼稚影评。找了中文版的书来看,半个高一下学期,晚自习的教室里,宿舍里,校巴上,身边永远是硬面的魔戒精装本。[The two towers]看到中途有些难以坚持,但撑过去就是澎湃的[The Return of The King],第三本反反复复看,连书后补记附录也觉得精彩非常。

    Torkin给我们的是一个完整的中土世界。你会相信小精灵、霍比特人、杜林族、恩特、小矮人…他们在有巍峨山脉有大气原野有纵横溪涧有波涛宽阔的大河的古老大地上行走,他将列国诸王大事记和各族人的血统、渊源繁衍从远古年代一一道来,而在此之前他似乎真的研究过大量的浩如烟海的史载然后作为忠实的记录者告诉我们这个故事,然后我们就相信了这部架构恢宏,丰富细腻的史诗,相信最后故事里的人物在灰港登船去终西地,并至今仍生活在遥远海的对岸。

    高二暑假在外文书店看到魔戒原版书,一套三本,就是原本只在网上看到过图片的千禧版,170元,本来想高考后再买,但隔了一个星期,不自觉地又逛到外文书店,想片刻,还是跑去取钱买下。My precious!

    高二时还做过一个关于魔戒的presentation,从书到电影,从J.R.R Tolkien到PJ,搜集了很多资料,从来没有如此用心地去做一个ppt,一个presentation,可惜的是后来电脑硬盘被无意弄坏,当初的资料以及那个精美的ppt都不可寻迹。身边有一个小小的魔迷群,包括萱、邱、妮、Bia姐,还有被我影响下早我一步去看英文原著的煜,不过他的书没有我的官方版漂亮,嘿嘿。和萱一起做过一张英语小报,主题是魔戒和The Matrix,得了一等奖。非常帅的一张黑卡打底的报纸,全手工制作,还得到了生活老师的允许去她的房间赶工赶到凌晨一点多(12点就熄灯了)。我用硬纸板仿官方logo刻的The Lord of The Rings,把字母一个一个挖出来,现在那块镂空的纸板我还留着,找美术老师指导画出来的非常艳丽的火山带,墨绿纸绳绕藤样的花字很古典,在小精灵王子照片旁边嵌的两个弹簧爱心,用银笔画很多小精灵文字作报纸的边框,参考某魔戒网站页面背景画的报纸底纹,有非常细腻的细节。The Matrix部分也是相当酷,突出了钢感金属感,标题都是用回形针绕成的。可是这张报纸展出完后也不见了,我疑心是校工把参展报纸当废纸扔掉了,这让我对学校对学生作品的极端不尊重感到极端愤怒!

   有一年暑假还和萱商量,决定再一起做两套魔戒三部曲的套卡,一人一套,裱起来。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动手。

   很奇怪,看[The Two Towers]时才注意到小精灵王子,此前我迷Gandalf,一直对他没有感觉,可是他纵身飞越上马的一瞬,那样优雅舒展又果敢利落,立即爱上了。他是精灵王瑟兰迪尔之子,是蔓蓉萝林里清新又刺骨的晨风,毫不怀疑他能担起重任,大敌面前他明亮的的额头从来没有暗淡过。那段时间跟萱、邱、妮、Bia姐疯狂讨论,黑林子王国的王子,浅金色的长发,我觉得我都快要失去理智了。甚至政治课讲到英雄主义人生,我都要在下面默念:Legolas Greenleaf。然而没有想到老师果真用他的图片作注解,金色林霭,森森林木,遥远清澈的眼睛。不过到了终结作,我不能免俗地爱上阿拉贡,他整天那么脏兮兮的,怎么就如此的男人!还有法拉米尔,看书时就对他印象极好,尤其喜欢他和伊欧温在疗养院的那段,演员的感觉竟然也相当棒,真难得。

    高三上学期末,夜里收到萱萱从英国发来的信息,她正在电影院里看[The Return of The King]!那个羡慕啊!苦苦等到3月,清楚记得官方公布的上映日期:3月15日。但是12号傍晚接到圆的电话,她有两张当晚的电影票,是某企业包场之类的,立即决定去。虽然高三,但妈妈也很理解我,真高兴啊!作为终结作,一切都达到了巅峰,连同我的情绪,非眼泪不能抒发。很可惜未能赶上三部联映的场次,坚定了决心,今后挣了钱,要去影院包场连映!

    数家珍:
    现在我有一张[The Two Towers]的海报,一张小精灵王子的巨幅海报(可以覆住整个门),两张海报都是萱送的。一张阿拉贡的原版小海报,温馨在北京海报专卖店买来送我。一张[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的欧版原声碟,在打口CD里淘的。[The Two Towers]和[The Return Of The King]的引进版原声碟。一套千禧原版书,后来再去外文书店就没货了,庆幸!最棒的是,一整套正版豪华四碟套装!第一和第三部是萱萱送的,欧版2区,第二部是爸爸给我买的港版3区。在此,我对萱萱是无以为报啊!还有[The Return the King]的游戏,等买了新电脑就可以玩了。最意想不到的是[The Lord of The Rings]现场音乐会的DVD。到了英国后,又收了三部的完整配乐,The Hobbit,The Lord of the Rings Musical。还看了两场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的现场音乐会,Howard Shore也到场了啊!

    第三纪在歌声中远去,之后,历史变成了传说,传说变成了神话。
    History became legend,legend became myth.
   极喜欢这句话,仿佛所有一切都曾壮阔地发生过。

附2fang找的一段资料:

影片的导演,制片,编剧等一干主创人员都是新西兰本土人氏,而各位主要演员则来自世界各地。影片中那些令人敬佩的特技、替身和群众演员全部都是新西兰的普通民众。魔戒的全片在新西兰,其中后期制作有些部分在伦敦完成。当年PJ导演带着初步完成的魔戒企划去找米拉麦克斯公司投资时遭到回绝,对方对PJ将这个故事拍两部的计划不抱以信心,只愿意拍一部;而当PJ找到当时还是小公司的Newline新线时,新线当即拍板要拍就拍3部。尽管这样,当初魔戒的预算也只有1亿8千多万(只是第一部上映获得巨大成功才在后面追加了投资),平均下来每部只有6千多万的投资,只相当于美国一部中等规模的电影。不仅大片算不上,除了新线的上层是华纳以外,魔戒和美国也没什么关系。这部电影的成功是和新西兰全体人民的极大的支持和投入分不开的,可以说是这个国家的光荣,PJ导演最后更是被NZ人民视做国宝。虽然新西兰是一个电影小国,但是仍不乏济济人才,和能为之不泄奋斗的梦想。 ----百度
1262 有用
64 没用
指环王3:王者无敌 - 豆瓣

指环王3:王者无敌

9.2

57592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96条

查看全部196条回复·打开App

指环王3:王者无敌的更多影评

推荐指环王3:王者无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