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虫】

[已注销]
2007-05-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彼时13岁的サチコ坐在一辆陌生的货车上,黑暗笼罩在周围,手中的苹果仿佛闪耀着奇妙的光芒。面无表情的她,始终沉默着,思绪却回到与现在相对立的某个白天,躺在后车座,手里攥着一只苹果,逆光里,温柔的女子微笑的脸。
宫崎葵饰演的这个女生,没有一个13岁少女应该拥有的明亮与欢快,总是用一张默然的面容消极地对抗着现实的残暴,从在那张始终波澜不惊的脸上,看不出她到底承受了多少旁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一.母亲与家庭
电影一开始就是漫天飞舞的白絮,缓缓悠悠地落下,房间一篇凌乱,绝望女子拖着零乱而无力的步伐倚着墙滑下。最终,闪着冰冷寒光的刀片割向了手腕处。りょう饰演的母亲从最初就是用一副绝望的姿态走进人们的视线,对生活失望,自杀未遂,在女儿サチコ面前强颜镇定,放纵女儿的逃学,半夜从酒吧买醉回来后敲打着地板啜泣,这个家始终笼罩在昏黄色的不安定的气氛中。这种情况直到母亲在酒吧遇见新情人为止,那个抽着骆驼香烟的男人。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个男子却试图强暴サチコ,母亲最终在苍井优饰演的ナツコ的责问下缩在玄关处抓着衣领不停地无助地哭泣。正如サチコ给老师的信中写到:只要有过一个自杀的人,幸福就会从她身边逃走,那是真的吗?妈妈再也会不幸福了吗?由始至终都冷眼看着自己软弱的母亲的サチコ,其实对于家庭已经完全死心了,她无法救赎自己的母亲,那个寂寞得无以复加得女子,需要一个男子来填补所有的空白却对现实无能为力,正如母亲也无法救赎她一般。并且,另外还有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父亲,サチコ实际是被家庭遗弃的孩子。

二.朋友友与死亡
因为流言蜚语的困扰而不再去学校的サチコ,偶然认识了一个帮助自己解围的小混混,从而每天和他游荡在码头边,屋顶上,还认识了捡垃圾的大叔,在垃圾堆般的空中楼阁般的房子里找到了乐趣,从而成为她逃避残酷现实的伊甸园。她和混混之间是怎样一种感情,爱情或者友情,总觉得并没有完全界定出来。当男子被黑帮打伤后,サチコ一度试图去援交来筹钱,但是她无法做到,然后试图去故意撞车制造交通事故来骗钱,同样,在车子驶过的一瞬间她惧怕地跪倒在地上。彼时的サチコ只是一个逃避着的人,而不是反抗者。在河堤上,她依靠着混混的肩膀,希望在那边得到一些安慰吧。只有在和混混以及大叔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是最放松的,言语也多起来了,笑容也恢复了,她开始平静下来,如同给老师的信中写的一般:我现在,平静的活着。但是在决定一起私奔的某个上午10:00并没有等到混混,相反在混混家发现一具不知名的男尸而混混又不知所终时,死亡又排山倒海向她涌来,并且她发现自己无法面对这种恐惧,于是又回到了学校,过着正常的生活,为文化祭班级合唱伴奏,和正常男生交往,试图重新得到平静。

三.同学与背叛
苍井优饰演的ナツコ是整剧里面关键的一个角色。这个女孩子梳着可爱的两条辫子,样子清纯可爱。她是唯一时常想起サチコ的人,并且在サチコ不去学校的日子里天天和另外三个朋友去叫サチコ上学,最终和自己的朋友越走越远。也许一开始她接近サチコ是带着一种救世主的心态或者是同情。她辅导サチコ作业,带着サチコ融进校园,总是温柔地对待着サチコ。但是当自己喜欢的男生和サチコ走在一起的时候,嘴上说着支持他们的恋情,事实却是愤怒和不甘。作为一个自以为强者的女生,在爱情和被救赎对象的所谓的‘背叛’后,她心中的怨恨出来了。但是她却是不甘心的,她意外地使得サチコ免于被强暴,她责问着サチコ的母亲,将长久以来的问题尖锐地说了出来,第二天在学校又紧紧握着サチコ的手,穿过满是流言与异色眼光的走廊,她想捍卫サチコ,只要有一个在身边,她也觉得满足。但是,事实的真相却是,正是她将サチコ险被强暴的事情告诉了老师,出卖背叛了サチコ,将她推向另一个深渊的正是自誉为「サチコ的救世主」的她。在被早先朋友揭穿了自己的面目后,サチコ再一次离开学校后,她也开始恍惚与担心。而事实上,所有的一切,サチコ早就明白,这个有着清澈眼神的女孩子早已经洞穿了这个世界的邪恶。由人构成的世界,也同人心一样,其内部充满的黑暗。
也许一切和最初出现的那种叫做Betta(搏鱼)有关,始终会互相厮咬伤害彼此。

四.老师与倾诉
サチコ的第一个镜头便是坐在河堤上,哼着轻盈破碎的歌,专注而认真,周围还有黄色的芦苇,映衬着一张寂寞的娃娃脸。
女孩子在图书馆给小学老师写信,在那之前,闭着眼睛,用手指尖滑过一本由一本的书,随机停下然后抽出那本书。信是她倾诉的载体,小学老师则是她倾诉的对象,是片中她唯一能够坦诚面对讲出想法的人。也因此,学校谣传着她和小学老师的暧昧,而老师也可能因此辞去公职跑到偏远的核电厂工作。对于老师,サチコ可能更多的抱着一种对父亲的憧憬。当她躺在空中垃圾楼阁,看着破损屋顶处露出的天空,白雪堆积在身上,她想到了那个雨天。在【帰り道】的背景乐下,老师温柔地帮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轻轻地又十分仔细地,她闭着眼睛,享受着老师的温柔。同样的,也是闭上眼睛,用手摸着书架上一本又一本的书,然后抽出来。她对老师是如此的信任以及依赖,以至于最后会跳上陌生的车去投奔老师。可是最后即使坐在陌生男子车里的她最后看到了匆匆赶来的老师,但是她最终没有下车奔向老师,因为她已经决定背弃所有,这个社会,这个世界。
片尾曲终人散的时候,仍旧是她哼着一段轻盈破碎的歌,就是在老师家听到的一首歌【返り道】,可是她的归途又在何方。

五.大叔与复仇
男友拿出小学6年级时母亲自杀的事情询问她的时候,サチコ拉倒一排桌子。到这里,或许是她的忍耐极限,这个社会一次又一次地摧毁她的希望。以至于最后丢给她两个选择;象征着妥协和逃避的自杀,抑或是反抗般的成为害虫。
和大叔在街头邂逅,在激烈动感的音乐中策划了一次阴谋,或者说一场自我自身的蜕变。他们快乐地踢着易拉罐,将混混留给她的最后的糖像鱼一般养在水里,重复着化学课上燃烧的实验,炸青蛙。做着常人难以理解并且不可能的事情。正如她写给老师的信中那般:老师或许也会笑话我吧。
但是,这一切很可能的一场阴谋,サチコ的终极复仇阴谋,向那些抛弃她的人,向那些释放她心中恶的人,向整个社会,或者是向自己。她伙同大叔从别人的车里偷汽油,然后灌装在玻璃瓶中塞上棉花做成燃烧弹。许多人在这边可能都错了,她烧的应该是ナツコ的家,这是她完成蜕变的关键,将过去的善全部烧毁。但是当漫天火光照亮了这个夜空,站在对坡上的她却哭了,远方隐约传来救火车的声音,也许サチコ意识到了这个社会带来的约束感的恐惧,然而这次,作为反抗者的她,毅然决然地跳上了奔向远方核电厂的陌生货车,宣告正式杀死了自己的过去。
而大叔呢,也许极有可能从最初的帮凶升级到替罪羔羊。

我始终认为,导演试图在这部片子里讨论在善恶临界点边缘徘徊的受伤灵魂最终因为人性本恶的关系,从而蜕变为一只害虫。经过这个社会一次又一次深刻的洗礼,从而一步一步向恶进化,而这一切可能只是回归本初或者是在寻找自救的出路。如果说サチコ在投奔老师这一点上说明还存在着希望的话,那么最终伊势谷友介饰演的男子则代表了恶的诱惑,最终也使サチコ看清了老师自身的无法自拔从而选择留下象征着希望的苹果,而踏上一条未知的不归路。
最后仍旧坐在车厢中的她,一张娃娃脸上,闪耀着坚毅。

128 有用
8 没用
害虫 - 豆瓣

害虫

7.1

632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4条

查看更多回应(44)

害虫的更多影评

推荐害虫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