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倦的力量

如实呈现
2007-04-01 看过
愚人节。张国荣。四年之前,这个人跟世界开了个真实的玩笑。
四年之后,风继续吹。那纵身一跃让他更添迷人与传奇了呢。

我曾以为那是一种极致的厌倦。真正的对一切的厌倦,令人瓦解。
所以它是迷人无比的。你看看,《阿飞正传》里那个人的样子。

仅从《阿飞正传》来说,我觉得在张国荣身上有某些不仅仅是颓废的东西。
因为拒绝和世界讲和,因而充满了厌倦的力量。真正敢于厌倦一切的人不多。
那些疑似厌倦,其实不过是装腔作势,叶公好龙,斤斤计较。

大清早收到秦惑凌晨2点多发的短信,说:默哀两分钟,为我们一起喜欢的张国荣。
我没有默哀。我承认这个人只是风一样偶尔吹起,默哀,太隆重了。
不悲伤,也不遗憾。不亲近,也不遥远。他在那里,大家都会去那里。

当我开始用心去体会这个人的声音和音容笑貌的时候,这个人已经死了。
那时候,就要毕业的夏天,在那个亏本经营的书吧里。
我们听《沉默是金》,听《共同度过》,听《风继续吹》,听《为你钟情》。

后来,身边人日渐稀少的时候,我听《夜半歌声》。
至于《左右手》,我和秦惑在字固路131号的时候,经常听。

纪念这个事,跟死人没什么关系,跟活着的人却紧密相关。
算是纪念。我都不敢说我是他的粉丝。人都死了,多轻薄啊。

回头说厌倦。

在《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许知远写过一篇《高贵的厌倦》。
这个狂热的引经据典爱好者开篇提到了《红与黑》,提到了失恋的家庭教师于连:

“忧愁的态度不能算是优雅;你需要的是一种厌倦的神情。若是你发愁,那是因为你有欠缺,在某些事情上失败了。这是表现自己的低下。反过来如果仅是厌倦,低下的却是徒然讨你欢心的那个人了。”在《红与黑》国,柯哈莎夫王子这样教导失恋的家庭教师于连。……

“我曾经坚信厌倦充满着穿透人心的力量,是一种贵族式的情绪。因为,只有你有能力睥睨一切时,你才具有厌倦的能力。所以,拜伦比于连更早地打动过我。这个旷世奇才在《唐璜》中,让自己以怎样的一种厌倦形象出现的。年轻的我,曾经为他如此轻易双如此众多的征服女人,而心潮澎湃。是厌倦使拜伦获得了这样的能力。”

“然而,不管是于连还是拜伦,他们却似乎没有通过这种征服获得幸福。于连迅速厌倦了贵小姐;而拜伦拥有过无数女人,却从来没有真正的爱情,他似乎必须通过不断地给予肉体以刺激,才能勉强说服自己生存下去。比起拜伦,于连与卢梭仅仅是浅层的厌倦者,他们只是用冷酷来掩藏自己的怯懦,用厌倦来隐瞒自己的欲望……而拜伦的深层厌倦,则似乎只有通过死亡来治疗,因为这个天才根本无法容忍自己仅仅作为一个人而存在。”

在完成了对天才们的叙述之后,许知远在后面写到了他自己:

“对于厌倦的迷恋在我22岁那年,达到了顶峰。我幻想自己从宿舍楼上,笔直地跃起,并以美妙的姿势在空中划一道圆满的弧线,因为死亡可能比仅仅作为一个学生活着更惊心动魄。这种想法,在两年后的今天成为了遥远的回忆。我不知该为自己悲哀还是庆幸。我想说服自己,那是两青春虚幻症的典型代表,对于自己无法拥有的品质,具有无限的憧憬,或者更直接地说,那叫幼稚;但我同时又无法避免地责备自己,我已经失去了追求更高峰的生活品质的愿望,我越来越容易对生活表现得满足,我的精神正在变得平庸,只有平庸的人才容易满足现状……或许这种内心的争执,意味着我依然在成长,依然厌倦着。”

其实,轻松一跃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请上帝宽恕他们在半空中的后悔吧。
难保你也曾像我一样,站在高处,有一种向下的冲动。
但那只是下意识,恰恰说明我们是如此害怕。我们都是胆小鬼。
442 有用
59 没用
阿飞正传 - 豆瓣

阿飞正传

8.5

31356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9条

查看更多回应(89)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