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达 弗里达 8.7分

但愿离去是幸

阿罗曰
2007-03-05 看过

这张碟放了很久,一直不敢看,因为知道肯定不轻松。看了,果然是哭得唏里哗啦的。
第一次看到弗丽达的画时我也在病床上。那张“鹿女人”和两个“弗丽达”印象最深。当时与其说是她的画——原来可以这么画——抓住我的注意力,不如说是她的经历。我正在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被铆上很多钢钉固定在一个什么支架上,在床上度过余生。我记得那间病房有三个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一个几乎从不出声的老太太和很少开口的我。一场车祸把这个女人送到了这里,高位截瘫。浑身上下都是钢铁支架,用吸管喝水和吃捣烂的桔子罐头。这个女人是开餐厅的,餐厅的名字好像叫做红玫瑰,是当年数得着的餐厅之一。开车的是她丈夫。她丈夫除了长得英俊,一无是处,每天开着帅气的银色摩托四处拉风。他经常来看她,每次来都要向她钱。有时候看他们也很亲热,更多的时候是看她恨恨地哭、诅咒,抱怨自己怎么嫁了这样的男人。有时候还有一个更年轻的姑娘来看她,是她的好朋友。有一次过什么节,那个女孩来看她,用保温饭盒装了满满一盒饺子,牛肉馅的——或许是因为之前很少吃饺子,那是我记忆里难得的好吃的饺子。那以后女人越来越悲伤,我从妈妈那里隐约知道她的好朋友和她丈夫有染。渐渐地,病房

...
显示全文

这张碟放了很久,一直不敢看,因为知道肯定不轻松。看了,果然是哭得唏里哗啦的。
第一次看到弗丽达的画时我也在病床上。那张“鹿女人”和两个“弗丽达”印象最深。当时与其说是她的画——原来可以这么画——抓住我的注意力,不如说是她的经历。我正在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被铆上很多钢钉固定在一个什么支架上,在床上度过余生。我记得那间病房有三个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一个几乎从不出声的老太太和很少开口的我。一场车祸把这个女人送到了这里,高位截瘫。浑身上下都是钢铁支架,用吸管喝水和吃捣烂的桔子罐头。这个女人是开餐厅的,餐厅的名字好像叫做红玫瑰,是当年数得着的餐厅之一。开车的是她丈夫。她丈夫除了长得英俊,一无是处,每天开着帅气的银色摩托四处拉风。他经常来看她,每次来都要向她钱。有时候看他们也很亲热,更多的时候是看她恨恨地哭、诅咒,抱怨自己怎么嫁了这样的男人。有时候还有一个更年轻的姑娘来看她,是她的好朋友。有一次过什么节,那个女孩来看她,用保温饭盒装了满满一盒饺子,牛肉馅的——或许是因为之前很少吃饺子,那是我记忆里难得的好吃的饺子。那以后女人越来越悲伤,我从妈妈那里隐约知道她的好朋友和她丈夫有染。渐渐地,病房里越来越安静,有天夜里那个沉默的老太太被抬走。再后来我也出院了。但这部电影让我又想起了那个红玫瑰的女人。
在看这部电影前,我一直以为弗丽达的一生除了痛苦,还是痛苦。我不曾知道,她曾创造过、享受过这样绚烂的一生,她甚至还能跳舞!
出生于1907年的她自小就特立独行。为了同墨西哥革命同生共死,她声称自己出生于1910年。混乱的政局,革命的激情,苦难的人生共同催生出弗丽达的艺术之花。
对于肉体上的苦难,影片着墨不多。与其赚取廉价的同情眼泪,莫若让石膏上的彩色蝴蝶放飞她心里的梦想。相对于肉体上的痛苦而言,心灵和情感上的折磨才让人欲说还休。同其它有相同遭遇的人比较,弗丽达幸运的是找到了表达自己的方式——画画。也因为画画,她注定要与迪亚哥遭遇。在少女时代的弗丽达看来,迪亚哥跟模特在自己眼前做爱是新奇、是好玩,只是那时的她怎么会知道自己会爱上这样的男人,而且这样的场景还将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她的眼前。尽管知道迪亚哥风流成性,1929年弗丽达还是欣然成为他的第三任妻子。这段感情注定从一开始就满目疮痍。从迪亚哥的风流韵事发展到两个人都不甘寂寞,无数次的分分合合,其中包括1939年的一次离婚和1940年的复婚。据说有医生给迪亚哥做出这样的诊断证明:不适合一夫一妻制。迪亚哥万分欣喜地接受了这一诊断,这让他在滥情纵欲的时候更加理直气壮,更加肆无忌惮,“我在生理上无法对一个女人忠诚”。迪亚哥说性交就如撒尿,无关感情。“我握手时付出的感情都要更多。” 影片中,少女时候的弗丽达就曾经这样问父亲:婚姻中什么最重要?她的父亲说:坏记性。可是再坏的记性也架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提醒。只有你深爱的人才能够伤你最深,何况他还要永远在你伤口还没愈合时就补上一刀,还要撒上盐用力揉搓?
绝望的弗丽达也在给自己的感情寻找出口,但是无论是同其他男人做爱,还是同其他女人做爱,她仍然无可救药的爱着那样放荡的迪亚哥。
对于弗丽达而言,迪亚哥是革命道路上的同志,是同行,是好友,但从来就不曾是一个真正的丈夫。在眼睁睁的看见迪亚哥和自己的妹妹交媾时,愤怒到达了顶点,然后是伤心的平静。迪亚哥在门外企求弗丽达的宽恕,她起身淡淡说了句:我一生有两次事故,车祸和你。而你更加糟糕。迪亚哥是她永远长不大的任性孩子,他用她的爱来做要挟,赤裸裸的要挟。
最后,当彼此都已经互相伤害得体无完肤,当彼此都没有力气来愤怒、欣喜或伤心绝望时,迪亚哥回到了弗丽达的身边。一定要这样——把最好的时光都蹉跎了,把最珍贵的激情都挥霍了——你才能知道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弗丽达说:“最终你会发现,你能承受的痛苦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当毕加索对弗丽达的作品做出嘉赏时,迪亚哥泪流满面。在一次弗丽达的画展上,迪亚哥说:"在这里,我不是作为一个丈夫在推荐她,而是作为她作品的一个仰慕者在介绍她,她的作品,心酸而又温柔,坚硬如钢铁,纤美如蝶翼,如同动人的笑容般可爱美丽,又如同苦涩的生活般深沉残酷。"弗丽达的作品将现实与梦幻交织在一起,仿佛这两者生而合一,从未分离。她的作品中三分之一都是自画像。弗丽达不介意外界对自己的界定,"这些是关于我自己最坦诚的表白," 弗丽达曾经这样写道:“我的主题从来都是我的感触,我的心境,我对于外界的反应,我不过是用‘我’来再现这一切,这是我自己由里及外最真实的表达。
弗丽达曾经对一个情人说: "你应该拥有最好的,因为你是这个浮华世界里为数不多能对自己诚实的人之一,而这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重要的。"
除了故事本身,Elliot Goldenthal的音乐非常动人,特别是小酒馆老妇人的那段吟唱。这部电影居然还众星云集,除了艾什莉-贾德(Ashley Judd)比较抢戏以外,安东尼奥-班德拉斯和爱德华-诺顿的出现都有些昙花一现,莫名其妙。片中艾什莉-贾德扮演的Tina Modotti在弗丽达与迪亚哥的婚礼上如此致词:“我不相信婚姻。从最坏的角度看,它是一出充满敌意的政治把戏,心胸狭隘的男人打着传统或宗教的幌子把女人禁锢起来;从最好的角度看,它是一个欢乐的幻象—— 两个相爱的人注定要把对方折磨得痛苦不堪,可悲的是他们在结婚的时候对此一无所知。但是,但是,如果两个相爱的人知道命该如此,却欣然前往,那么我要说婚姻既不是保守的把戏,也不是欢乐的幻象。我要说这样的结合是激进的,是勇敢的,而且非常浪漫。”
过量的毒品和酒精最终在弗丽达47岁时结束了她的生命。
她说:但愿离去是幸,但愿永不回来。
她的确有资格说出这样绝决的话。
爱情和婚姻是每个女人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命题。回头,我似乎仍然能看见当年那个病榻上苍白的小姑娘,坚定不移的相信王子公主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后来,虽然知道是童话,可仍然心存幻想。然后,妥协到以为,一段对的感情,如果不能让把你变得更好的话,至少也应该展现出你比较好的那一面。可是当这样一段感情——它不由分说的暴露出你的丑陋——猜疑、妒忌、欺骗——来临的时候,我开始相信,所有的爱情都是在寻找另外一个自己。正如红玫瑰的女人,她不用抱怨为何自己命运不济,会嫁给那样的男人,正因为她是那样的她,所以她才会爱上那样的他。爱情的意义不在于把你变得更好,它在且仅在于让你更加完整。就如一个硬币的正反面,正面印着弗丽达,背面印着迪亚哥,只有合而为一,它才是一个完整的硬币。它可能见证繁华富贵,也可能滚向阴沟,永世不见天日,但是,作为一个完整的硬币,正面和背面永远在一起。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弗里达的更多影评

推荐弗里达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