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利西斯生命之旅

嗨!
2007-02-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奥德修斯在海上漂泊了十年,这段著名的旅程被后世反复叨念,逾几千年而不绝,因为人类喜欢远行,目的无外乎探索和征服,这差不多就是他们自认为生存意义的全部,在远行和漂泊中,他们被自己的执著感动,诚如电影中的尼克所言,上帝先是创造了旅行,然后才是疑虑和乡愁,英雄史诗就是这么来的,奥德修斯游遍众神的居所,大约是人类最早自己记述的命运之旅,探索的旅程就从那里开始了,试图发现未知,发现生命的终极,使这种旅行具有了朝拜的意义,玄奘远赴西域,或者格兰特船长的儿女们横穿美洲大陆,都因此而显得波澜壮阔,我想这是导演安哲罗普洛斯命名这部电影的原因。

作为有着耀眼民族标签的大师,安哲罗普洛斯给我的印象是非常非常深湛的功力,其深度令我非常遗憾地肯定了,中国迄今为止还没有可以被称作电影大师的人,差太远了。他的叙事是缓慢的,从容甚至有些拖沓,但他始终保持着一些张力,灵感闪亮在所有的情节之中,看不见聪明而能感觉到智慧,最关键的,是能够让观众感受到真诚;他善于使用意象,好像是一位诗人,例如在影片开始时那艘蓝色的三桅船,如此忧郁地漂浮在爱琴海平静的洋面上,即可入诗亦可入画,玛纳吉斯—这位希腊电影的先驱,一直矗立在摄影机旁,一直看着帆船进入取景框,然后倒毙,而我们这部电影的主角A先生,从右侧走入画面,知道了玛纳吉斯兄弟还有三卷胶片未曾被世人发掘,于是决定去寻找。其实那已经是三十年之后了,依旧是蔚蓝的爱琴海,依旧是蓝色的三桅船,这构成了非常丰富的意向,即是旅程的开始,又是旅程的结束,如歌如诉,悠远而又神秘。

我们的主角A先生应该有名字的,不过整部电影都没人叫他,只在他童年的家中,我听到他妈妈似乎称他作:艾里,与A的发音也差不多。A先生是国际知名的导演,来到希腊出席他的电影活动,似乎是遇到了宗教方面的冲突,我说了几个似乎,因为解读大师的电影的确要费一番功夫,我是看了两遍才明白到“似乎”的程度,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愉快的观影经历,好像洗了一个牛奶浴,不妨再洗一遍温泉浴,如果有机会,还要再洗一遍,我看国内的一些资料,除了翻译的,就是瞎蒙的,所以我愿意详细介绍一下剧情。

A先生从希腊开始,去到玛纳吉斯兄弟的出生地,现在属于阿尔巴尼亚的一处地方,在上世纪初,当玛纳吉斯兄弟刚刚开始他们的电影生涯的时候,整个巴尔干半岛还属于一个国家。A先生在过境的时候搭载了一名寻亲的老妇,并目睹了外出求职的民工潮,出租车司机的生命感慨,让天空布满阴霾,这就是现在的巴尔干,依旧贫穷、动荡和忧郁。

A先生在布加勒斯特电影资料馆,认识了三位一体的漂亮女士,称其为三位一体是因为,其后她还作为塞尔维亚的寡妇以及保管员女儿分别出现,这让电影显得有些迷乱而又充满感伤。A先生在康斯坦萨了解到了玛纳吉斯当年被放逐的经历,那是一段政治悲剧,电影中的A先生身临其境地被蒙上双眼,面对荷枪实弹的士兵,临到行刑的时刻才被改判为流放,于是A先生搭乘一艘运载列宁巨像的货轮,沿着尼罗河,来到了贝尔格莱德。

A先生自己的故事被非常巧妙地安插在布加勒斯特的火车上,他在站台上看到了他年轻的母亲,并跟着她回到战歌阵阵的故乡,那是二战刚刚结束,他们是温馨的中产阶级的大家庭,爸爸从集中营回来了,45年新年快乐,伯父被共产党带走了,48年新年快乐,委员会的人搬走了床和钢琴,亲友们最后一次合照,妈妈催促着:艾里,快来,大家都在等着你,画外音说着,是的妈妈,我就来了,于是我们看到了童年的A先生走入画面,忽闪着忧郁的大眼睛。

A先生在贝尔格莱德的朋友尼克,带他见了一位电影活字典,终于知道了三卷胶片的下落,原来,由于胶片使用了古怪的配方,现有的冲印技术无法让胶片显影,所以,他们委托了萨拉热窝的一位专家,而萨拉热窝,正是水深火热的战区,谁也无法联系。尼克知道A先生一定会去,于是找来了一名塞尔维亚妇女作为向导,他们连夜穿过封锁线,划着小船来到荒芜的塞族村庄,男人都死了,房屋损毁,当A穿上她丈夫的衣裤,这可怜的妇女以为回到了从前。

虽然我们都知道萨拉热窝是战乱中心,不过当A先生出现在萨拉热窝街头的时候,我们仍然会被凋敝的城市景象所震惊,看过《钢琴师》的朋友可能还对那些废墟有些印象,萨拉热窝,与那景色也差不多。人们每天要冒着生命危险出去提水,在战斗过后,人们举着手缓步走出建筑,收拾倒在路边的尸体。上天赐给萨拉热窝的礼物就是浓雾,水汽让视线受阻,于是人们可以来到户外,充分享受虚拟的阳光,他们举办室外交响音乐会,演罗密欧与朱丽叶,诸如此类,优美的乐曲贯穿在电影的后半段。当老人终于找对了配方,看着洗出的胶片,A先生第一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跟着老人一家外出享受浓雾,散步到郊外,不成想遇到了巡逻队,最可悲的悲剧发生了,电影在这里完全是定格的,只有浓雾,画外音是小孩子欢快的声音,巡逻队的汽车声音,老太太哀求的声音,母亲惊呼的声音,枪声,枪声,枪声,透过浓雾显得如此遥远,把尸体扔进河里的水声,没有喊叫,没有哭泣,只有枪声,一家六口,无一幸免。

从电影中可以看出,在安哲罗普洛斯的故乡观念里,整个巴尔干半岛都被他看作是望乡,当列宁雕像睡在货轮上缓缓驶过河流,岸边的人们好奇地跟随着,这是他的乡愁;当塞尔维亚的寡妇劈掉了小船,试图羁留A先生的时候,那也是他的乡愁;阿尔巴尼亚的老妇站在空旷的广场,或者小A的一家欢快的新年聚会,都是一样,这些东西指向一个精神的标志,那就是玛纳吉斯兄弟的电影,在影片的开始放映的,是年代久远的影像,巴尔干一个村庄的纺织情景,老人和妇女,代表了这个乡愁的根源和历史记忆。
104 有用
1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尤里西斯的凝视的更多影评

推荐尤里西斯的凝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