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之路

拔刀诀
2007-02-10 看过
天才的男人大多具自毁倾向。当感性战胜理性的时候,他们都无可避免地走向毁灭之路。当然,他们都不后悔,并且兴高采烈的。
路易马勒导演的《爱情重伤》,又被译为《烈火情人》、《毁灭》。大约是10年前吧,我在《电影世界》上第一次看到关于这片子的介绍,剧照上杰瑞米艾恩斯紧紧靠着朱丽叶比诺什,仿佛要挤进她的身体里去,两个人都紧闭双眼,百叶窗在他们脸上留下一道道阴影。一位政坛得意的英国议员爱上了儿子的女友,那是怎样一种无法控制的感情,我特别想知道。那时侯笃信爱情,以为爱情来临的时候,人是不辨方向的被它拽着跑,来不及想前面是悬崖或者大海。
大约是1999年,买到了《爱情重伤》的VCD。这几年间,经历了一些事和感情,但始终保留着对这部电影的好奇或者说期待,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一定会喜欢它。那张碟很好笑,第一片竟然是《玛戈皇后》上半部,第二片是《爱情重伤》下半部,我和它的第一次接触就是残缺的,没有开始,只见结果。电影的英文名字“damage”有破碎之意,想来是一种宿命。
这几年在记忆中的,还有一部英国电影,忘记了导演和演员,只记得名字叫《隧道》。女主角非常漂亮,黑色长发,体态优雅,对艺术有着极好的鉴赏力;男主角是一个画家,在自己的画展上对她一见钟情,也许称之为迷狂更为合适。她有丈夫,还与表兄之间暧昧不清,同时又不拒绝画家的爱情;他爱她,但每日里被嫉妒的烈焰烧灼,最后,一个深夜,在倾盆大雨中,他把刀子刺进了她的身体。我特别喜欢这部电影的名字,我想象一个男人的心在幽暗的隧道中穿行,唯一一束阳光从裂缝照射进来,又很快消逝了,他只有在燃烧中毁灭自己。
这样的男人大都天纵其才,天才的男人容易被感情毁灭。因为优秀,他们孤独,所以才比平常人更渴望爱,想用爱来赶走虚空,那无处不在的布满了生命的虚空,凡高就这样割掉了自己的耳朵。
前几天在碟市买到了《爱情重伤》的DVD,在寂静的夜里,我第一次完整地看到了开始和结束,觉得很熟悉,那些情节在我想象中已千百次出现。
英国演员杰瑞米艾恩斯在《爱情重伤》里扮演的弗莱明,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中年男人,身材瘦削,白衬衫,深色西装,头发一丝不苟,他的脸像用锤子和刻刀凿出来的,眼睛裹在冰层里,冰层下面有激荡的水流。当他在巴黎旅馆楼上,看着对面房间里的安娜和儿子亲热时,这个男人蜷缩着身体倒在床上,被孤独击的粉碎。
这是莫名的感情,只需看一眼,一切都已确定。弗莱明直勾勾地看着安娜,眼睛里是宇宙诞生前的无尽虚无。他迷惑和无助,不知道该怎样对待眼前的这个女人。他走过去,安娜滑下床角,双臂向后伸开,她看着他,身体是顺从的,眼里是挑战。弗莱明站在安娜面前,想把她捧在手心里,哄她,轻轻蹭她,哀求她不要离去,又恨不能把她撕成碎片,吞下她的每一块血肉,让她痛苦哀哭。一切终结于性,身体和意志一起向深渊坠落,,如此恐怖,又如此悲哀。
朱丽叶比诺什常常扮演这样有故事的女人——双重性格,既是猎物,又是猎手,既脆弱又独立,既自我保护又放荡不羁。苍白的安娜走在伦敦的晦暗街道上,是所有男人的陷阱和恩物,一袭黑衣裹不住狂乱迷情,一个电话,一串钥匙,一道深渊,危险,而又迷人,她要嫁给儿子,又不放弃父亲,当弗莱明的儿子马克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悖德之爱,摔下楼梯后,她消失在街角的人群之中。那句著名的台词,“受过伤的人最危险,他们知道如何幸存。”
路易马勒出生于1932年10月30日,是法国50年代崛起的新浪潮导演之一,1995年死于癌症。《爱情重伤》1992年公映,是马勒的倒数第二部作品,时年马勒已年届六旬,他说:“我活的越久,就越不相信思想,而是愈加相信感情。”
片尾,很多年已经过去了。穿着扎脚裤的弗雷明提着一兜水果,绕走过异乡沉默的街道,“人很容易遗世独居,我旅行,直到找到我自己的生活,人到底是什么做的,无从知晓。”在简陋的房间里,放着那幅当年与儿子和安娜的合影,他喃喃自语,“后来我只见过她一次,在机场。她没看见我.她和皮特在一起,抱着一个孩子,跟别的女人没什么样。”他说的很平静,镜头慢慢推向照片,推向安娜苍白的脸和漆黑的眼睛。
我觉得《隧道》也像路易马勒的作品,杀了爱人的画家呆在狭窄的囚室里,一束天光从墙壁高处的小窗射下来,他伏在一张小桌上,平静地写自己的回忆。
这样的被感情毁灭的男人是多么可爱。
136 有用
12 没用
烈火情人 - 豆瓣

烈火情人

7.3

2232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9条

查看全部39条回复·打开App

烈火情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烈火情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