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天杀死我们

江声走
2007-02-10 看过
我想起我中学时代的读过的维多利亚时代晚期一些通俗小说,像福尔摩斯或者凡尔纳的一些作品,在这些工业革命之后的小说里,可以看到许多奇形怪状的机器,因为那时的人们迷信机器就像今天的人们迷信知识;也可以看到和机器对应的许多阴暗的人群以及人群之间的怨愤,我不知是人类天性的憎恶制造了光怪陆离的机器,还是机器的触手异化了人类的灵魂。也许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人类最疯狂的时代,新兴的科技力量使我们的能力大增,但同时也让我们手足无措,以至于最终导致了人类史上空前的战争。电影中Angier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的复制品,是这种疯狂的一个终极隐喻,也是机器时代人类魔术的难逃宿命。

也许把这部好看的商业片套上这样的一个主题显得不合时宜的夸张,但好玩的电影永远不会排斥解释的多重性,况且Nolan也是一个十足好玩的导演。既然他可以在极精巧的结构下来探讨人类的记忆历史,那么为什么不能更巧妙地谈论人类的“魔术”呢。

魔术需要牺牲。这个牺牲可以是一个真相,一只鸽子,一根手指,一个人,乃至一个人的灵魂。影片一开始的几个小魔术昭示了这一点,一位瘦削的中国魔术师把自己伪装成胖子,一个把小鸟变没的魔术其实是把小鸟压扁。也许儿童的眼睛最锐利纯真,他知道真相,他固执地哭着说小鸟死了,但大人们选择被欺骗,因为在被欺骗时,人们获得快感。影片开头的这个小魔术其实是电影提纲挈领之处,它的作用远远超过展示魔术的一般过程和引出人物,而是在于它创造了一种笼罩全片的比喻和氛围。一种对于牺牲生命和真相的机器的隐喻和一种悲剧氛围。

影片的中段是两个魔术师的互相拆台和矛盾的发展。叙事一向是Nolan的杀手锏,他不会在意时空的跳接会给观影者造成麻烦,他在意的是叙事结构与影片的整体氛围的联系。所以我们不会在蝙蝠侠中看到分段倒接式的叙事,因为蝙蝠侠并不会失忆,蝙蝠侠也不会和观众谈论记忆的边界,同样,蝙蝠侠不是魔术师,他不会走迷宫,所以这种迷宫式的相互叠加式的叙事,和魔术师很般配。当然我也说过这些非常规叙事可以被称为“针尖叙事”,就像针尖上的芭蕾,很好看,很危险,观众很过瘾,导演很嚣张。叙事的终极目的不是让观众明白剧情,而是让观众明白导演想让观众明白的那部分剧情,所以我们“一头雾水,要想想才知道”的这种效果,它可谓完美呈现,因为我们是在看有关魔术的电影,不“一头雾水”,怎么行?

其实中段之后结局已经隐隐可见。两败俱伤似乎可以预见,问题只是他们的终极魔术到底以何种面目呈现,牺牲的又都是什么。复制机的出现使电影的观赏性跃上新境界,而从整体的构想和一开始的隐喻来说,复制机的出现恰好从最极端程度上体现了牺牲和异化。每一次精彩的魔术背后,都是一次光明正大的谋杀——谋杀的是自己,杀人者也是自己,当透骨的冰凉爬上脊背时,留下的那一个在想些什么?机器时代的象征是社会化大生产,在这种生产中,产品被统一的标准约束着,创造者也被统一的标准桎梏着,似乎这整个社会就是一台庞大的复制机,我们每天面对一样的东西,想着一样的事情,吃着一样的快餐,我们杀死着自己,再创造着自己,这样的我们,“魔术”里的我们,牺牲了什么?我不认为这部片子是一部纯粹的娱乐片,可能是它的悲剧感和阴暗色调勾起了20世纪初的惨烈回忆,也可能是今天的社会只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升级版,根本的矛盾远未解决,甚至远未被认识到,或者我们宁愿视而不见。就像影片最后一句话:我们选择被愚弄。

博客:http://www.mtime.com/my/Lyeast/
698 有用
60 没用
致命魔术 - 豆瓣

致命魔术

8.8

50288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8条

查看更多回应(68)

致命魔术的更多影评

推荐致命魔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