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ime

cv
2007-01-21 看过
油腻腻的画面让你以为进入了一个学校食堂里半年没有打扫过的厨房。这栋楼每间房子都性格怪异,貌似都有电视机,但是一栋楼只有一根天线,公用的。电视有节目,每天的报纸有一个重要题目就是预告当天的电视节目,当然都是以前的录像,黑白的默片。
这里的人没有娱乐,当然,如果你把做爱和自杀也算娱乐的话,那娱乐也只剩这一点了。孩子们还是很快乐的,快乐来自模仿和戏弄成年人:关于那两个孩子的第一个镜头是模仿大人吸烟,最后一个镜头是模仿主人公弹琴,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对变化的暗示或明示?并且带来这变化的,是男主人公和他们自己的心。
     如果这部电影有社会的存在的话,那也只存在于邮递员、出租车司机等联络这栋楼与社会的人的口中和报纸里。可以猜想,这并不是集权社会,但实际上权利是被集中到某种意识里面的:对异端的痛恨和惩罚,例如那个对胖胖鼠老哥开枪的那个侦探。
    记得刚开始不久肉店老板问出租车司机,城里情况怎样,司机说很糟糕,在配制下人们只能吃皮鞋。他们没办法,要等东西再长出来。肉店老板说他们不会再长出来了,就像头发也不会再长出来了。说完,他拍了拍司机的秃头。及至后来


...
显示全文
油腻腻的画面让你以为进入了一个学校食堂里半年没有打扫过的厨房。这栋楼每间房子都性格怪异,貌似都有电视机,但是一栋楼只有一根天线,公用的。电视有节目,每天的报纸有一个重要题目就是预告当天的电视节目,当然都是以前的录像,黑白的默片。
这里的人没有娱乐,当然,如果你把做爱和自杀也算娱乐的话,那娱乐也只剩这一点了。孩子们还是很快乐的,快乐来自模仿和戏弄成年人:关于那两个孩子的第一个镜头是模仿大人吸烟,最后一个镜头是模仿主人公弹琴,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对变化的暗示或明示?并且带来这变化的,是男主人公和他们自己的心。
     如果这部电影有社会的存在的话,那也只存在于邮递员、出租车司机等联络这栋楼与社会的人的口中和报纸里。可以猜想,这并不是集权社会,但实际上权利是被集中到某种意识里面的:对异端的痛恨和惩罚,例如那个对胖胖鼠老哥开枪的那个侦探。
    记得刚开始不久肉店老板问出租车司机,城里情况怎样,司机说很糟糕,在配制下人们只能吃皮鞋。他们没办法,要等东西再长出来。肉店老板说他们不会再长出来了,就像头发也不会再长出来了。说完,他拍了拍司机的秃头。及至后来的老鼠党对玉米的狂热,都能从这些影子中猜想社会本身。
     吃种子的孬种。这是肉店老板(以后简称肉板)对老鼠党(我给他们起的名字)的称呼。他们穿着橡胶大衣住在下水道里,电影里称他们为洞穴人?,孬种吗?貌似,无法接受吃人的事实,可能来自自己的懦弱,也有可能来自对人性的保留,其实,这种情况下要保留人性是需要勇气的,毕竟住在洞穴里没有娱乐,包括做爱和自杀。你没有机会做爱,也不会有自杀的动机。
     电影是一贯的热内风格,比如自杀女人的失败是各种偶然性事件的耦合,不由得让人想起童梦惊魂夜里那个女孩的眼泪让整座城市能源系统崩溃。小孩的恶作剧,就像艾米丽对付那个可恶的水果店老板。当相比艾米丽,这部电影更像童梦惊魂夜,相同的油腻,如果说艾米丽是绿色加橙色的话,这部电影就是彻底的酱油颜色,甚至还有一股臭鸡蛋味,至于那是什么颜色,各位自己去厨房角落看看。
各种恶心的因素混合起来竟然是部优秀的电影,也不会太奇怪,某些电影好看得很霸道,例如杀死比尔,或者蓝色大门,好看得如此正统,那是主菜,这部电影则是臭豆腐,恶心,但很久不看的话会很想念的。
     曾看到某个个影评写的黑暗夜鬼可能就是老鼠党,人家才不黑暗那,一点就可以证明:肉板的情妇被绑到下水道里时,那群可爱的老鼠仅仅严肃地讨论了一下性别问题,都没有碰她的下半身,这个时候你会笑:起码碰了上半身。不,这里我要为他们辩解一下,那虽然带有性骚扰的成分,但更多的是玩笑,你要知道,当你跟一群男人在下水道里生活n久,只吃玉米,只穿不透气的橡胶衣,而且肯定也n久没有做爱了,这时在你面前出现一个大胆狂暴切手无寸铁的漂亮小妞时,你仅仅剪开绑她的绳子,吻了她一下,解释说:怕我再不回来(当时任务重啊)。这是什么一种精神啊!!!不过不管是什么精神,绝对不是共产主义精神。
     总的来说,我喜欢下水道里兄弟似的生活,友谊和自由,可能缺一点爱情,不过,都没有尝试爱情如此长的时间了,还是可以克服的。
看得匆忙。有不明白的地方:做电话筒的两个哥们怎么打起来了,没有看懂,那个女人为什么自杀,也不太明白。
     不过,有一点,当人们打开电视看男主人公n年前拍的小丑表演时全忘记了生活的无趣和悲惨,即便他们都在被生活/制度或者别的什么强奸。他们吃人时没有人性,他们的状态也值得同情,他们害怕,也在恐吓别人,但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变成了小孩。另一个场景一闪而过:1984里那群被剥夺自由又愚蠢,那群把强奸当顺奸的人在仇恨周中,如果我们忘记他们的所做所为,只考虑他们的心情时,是否和住在这栋楼里的人们一样呢?
      这个时候如果是个愤青的话肯定想唤醒他们,然而唤醒意味着忍受随之而来的痛苦(老鼠党)-起码是物质上的痛苦。是否要唤醒呢?尼奥面对那些被当作电池的“活人”的时候,肯定也很犹豫吧。
如果是我来选择,我要做愤青。
64 有用
1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5条

查看更多回应(25)

黑店狂想曲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店狂想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