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看见了三重彩虹?

MK
2007-01-20 看过
这是一部就一般标准而言会令人感到不适的电影。开场才十分钟便有两位女孩悄悄起身离开。故事展开一半又有一对情侣从后门逃逸。有人在椅子上不停地调换坐姿,有人发出不明所以的惊叹和哀鸣。开始播放片尾字幕时,有观众如释重负地长吁了一声。何况整个剧院的观众也不过十余人而已。大家彼此对视,很有些劫后余生的错觉。
全剧一共八十四分钟。这八十四分钟里,至少百分之六十的时间我感到异常不安,有寒气直入五脏,浑身上下如同陷入冰冷泥浆中一样的粘腻恶心。有十分钟左右我始终眯着眼只看字幕,以避免看到屏幕的大特写和全镜头。看完电影两小时之后我依然有胃部不良反应。三小时之后,也就是凌晨两点钟,我和朋友因为谈及其中的一个细微情节而同时不寒而栗,难以入睡。
破坏力惊人的作品。
但是请不要误会这是一部质量低劣的电影。相反,这是一部无论从剧本、拍摄和后期制作都经过精心推敲的平均水准之上的作品。只不过这部电影意图挑战观看者的心理承受力和理解力,表达方式兼有精致和粗朴两极,将人的感官感受充分调动。胆小愚钝者如我,果然欣赏得心惊胆战、头大如斗。


恐怖

我从来不看恐怖片。我选这部片子的时候也压根没有想过这部电影会如此惊悚“动人”。但愿我能原谅导演三池崇平如此戏弄我们。我时时刻刻都在揣测黑暗中是不是又要浮现骇人的脸。略有风吹草动就如被吓破了胆的兔子一样竖起耳朵、支起前腿准备落荒而逃。即使他在里面安排的那个“贞子”是一个含义深刻、作用显著的符号,也无法安抚我被屡屡吓出的一身冷汗,更不能消解我之后始终疑神疑鬼而导致观赏状态备受影响的怨愤。从一开始我们便明了这个监牢是一个被抽象化的环境,它并不真的存在。可是真的需要将它拍得这么像阴暗湿冷,如同鬼蜮么?难道不是这样极端恶劣以致于观众都觉得快要窒息的环境,就无法反衬出两位可怜的主角之间稍纵即逝的感情互动?
单单就恐怖而言,我便支持将这部电影的观众年龄限制再调高一级,以免惊吓到无辜的良民少年。
阿弥陀佛。


暴力

这部电影的暴力指数和它的恐怖指数一样令人瞠目结舌。这一次三池并没有追求视觉上的暴力效果,而选择了用声音来表达。拳头打在脸上,脸骨逐渐迸裂的声音;被砸成两半的水晶烟灰缸砸在尸体上、血肉被刺穿骨头被粉碎的闷响;手紧掐在喉咙上喉骨咯吱咯吱互相挤压的声音;肉体被高压电烧焦的吱吱声,反反复复地、加了着重点符号似的在电影院里面回荡。真实、迷幻、细腻又清晰。回想起来,第一对崩溃的观众就是在淳拿着那个烟灰缸猛砸侵犯者尸体的声音中夺路而逃的。
原谅我无法详细地复述电影中那些变态的情节。我只能慨叹,越是技艺高超、才华横溢的导演,恶劣起来就越是摧枯拉朽。


同性爱

这部作品涉及同性关系。更有评论称同性之爱是这部片子的内核。同性爱确实是这部作品的要素之一。香月和淳之间的感情更是影片中唯一还带给我们一点期盼的亮色。如果没有淳,香月活着也和死了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如果没有淳,香月也不会突然意会到自己原来活着,但却是和死一样地活着,还不如真的死去而得到解脱。如果没有淳,就没有了这个故事。少年A的挽歌就不存在了。
但要说同性爱是这部作品的最重要的主题,我却不能这样断言。这种灵或欲的吸引和冲突更像是叙述时使用的线索和载体,让一切故事流动穿插起来。但是香月和淳之间确实是特别的。以致于电影的名字也从原著《少年A的挽歌》改为《46亿年之恋》这种冒着可疑的粉色泡泡的文艺化题目。
不得不赞扬的是三池很懂得怎么拍出身体的美感。电影中虽然一个色情画面都没有,可是我们跟着他的镜头看两位纹身者身体的线条、色泽、质感、张力,大概没有几个人感受不到其中如罂粟一般的蛊惑的味道和渴望。


时间

隔著一光年的距离,我们看见的是一年以前;
隔著一百光年的距离,我们看见的是一百年前的;

光照在这一点上,发生或是折射或是反射,
从这一点向前, 是一年,向左,是一百年,
向右,是一亿年,向后,是一百亿年。
所有的一切,都从这点开始。

——这是电影的开场白。一个穿着西装的三十岁男子,坐在矮凳上毫无感情地念出这一段台词。
这是一切的开始。从淳用尽全身力气掐着香月的喉咙开始。阳光中,少年们的身体在这破败的环境里也变成了发光体。
时空的秩序在电影中被打乱。过去和现在颠倒交缠。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实。一开始它让我们以为淳杀了香月;后来它又让我们以为嫉妒的土屋杀了香月;最后它才告诉我们,香月究竟是怎么死的。可是它没有回答他为什么会死。死了的人不用交代自己的意图。我们只能猜想。
监狱外面是沙漠,沙漠上有巨大的火箭和金字塔。一左一右,通往太空或者天堂。淳的外表是漠然疏离的,他内心选择的是象征尘世的天堂。香月看起来是狂躁冲动的,他的目标是人迹罕至的太空。
地球孤独地旋转了46亿年。终有一天它也会消亡。那个时候,宇宙的某一点上,也只是看到这颗蓝色的行星刚刚诞生的那一天。只要宇宙无限大,就必然有这样的一点。
明明一切已经结束,却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蝴蝶和刺青

蝴蝶和刺青一样,都是隐秘的信号,只有淳一个人能够看到。蝴蝶是淳,刺青是他渴望的人。
可是,他逐渐发现香月并不是他等待良久的那个男人。注定要教会他代代相传的生命之谜那个人已经死了。他曾经在香月身上看到相同的特质,他以为自己应该要成为另一个“香月”,强壮、美丽、无所畏惧。但是真正的香月原来一直是那个年幼的被社会遗弃的孩子,每天到小卖部偷一个果酱面包,狼吞虎咽地吃,眼睛里只有警惕、怀疑和仇视。
淳明白原来自己并不想成为香月那样的人,用强悍的姿态掩饰内在的脆弱和童稚。刺青从香月的身上消失了。淳将哭泣的香月拥在怀里,姿势如同母亲拥抱迷途失措的孩子。
可是香月拒绝妥协。他选择了死亡。蝴蝶离开了淳。它想飞过高墙,却被电网烧成了焦炭。
蝴蝶和刺青本身就带有“转变成别的什么”的暗喻。这两个符号贯穿全剧。令人遗憾的是“转变”终究没有发生。毕竟这不是童话。


三重彩虹

三重彩虹是这部电影中最重要的谜语。淳看到了三重彩虹,他让香月一起看。我们不知道香月有没有看到淳眼中的三重彩虹,也不知道他到底想了什么。总之那天之后,香月什么都没有说就跑去死掉了。电影的末尾,幼年的香月在牢房里一边吃着果酱面包,一边从铁窗里凝视天空中的彩虹。
很抽象的谜语,但是隐藏了最关键的话。
三重彩虹真的存在么?根据物理学的理论,理论上光线的三重反射是可能的。但是第三次反射的效果非常模糊、分散,所以肉眼是几乎观察不到的。一直以来都有人声称自己看到过三重彩虹,但似乎没有谁能够提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事实上,随着环境污染的日益严重,我们这些城市蚂蚁中有多少人在最近的一年看见过彩虹呢?
三重彩虹代表着一种令人向往的幸福境界。看见三重彩虹表示一种心灵上的纯净或者顿悟。可是幼年香月从铁窗里向外凝视的那个彩虹,分明只有两重。我满怀疑惑地拼命睁大了眼睛看,怎么都看不到应该在那里的第三重彩虹。
这难道是三池留给我们的最后一个嘲讽?哪怕香月的灵魂终于到达了彼方,我们这些此处的人也不能借着他的眼看到真相。
美丽的三重彩虹啊。
289 有用
1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2条

查看更多回应(82)

46亿年之恋的更多影评

推荐46亿年之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