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好人 三峡好人 8.1分

你现在好吗

Bigteeth
2007-01-09 看过
         向贾樟柯致敬。

         虽然南都的Howie说这是一部二流电影,但不影响我对贾樟柯和《三峡好人》的敬意。这将是我第一次以正儿八经的口吻讨论电影问题,尽量不在文中出现自己或者他人的童年往事八卦轶闻以及生殖器官名称或代称。当然,本人的见解建立在如下的基础之上:第一,我是文青。我懂体位但是我不懂机位,我不懂光线的运用,不懂为什么牛逼演员便秘的表情就完美阐释了导演脑袋里豆腐脑的回沟,更加别说什么横向的电影工业乃至纵向的电影史,不管是中国的史还是世界的史。我是文青,我TM自己也不愿意啊,可惜从讨论电影的技术含量来讲,我就是一文青;第二,我是贾樟柯的影迷。

         从《小武》开始,到《站台》、《任逍遥》,再到《世界》和如今的《三峡好人》,贾樟柯的长片我基本都看过了。短片我也看过一点,包括当年他去(现在不能用 “来”了)复旦讲座在逸夫楼放映得《公共空间》,以及他为南都拍得广告片《我们的十年》。没看过得是短片《小山过年》、《狗的状况》,还有《东》,当然还



...
显示全文
         向贾樟柯致敬。

         虽然南都的Howie说这是一部二流电影,但不影响我对贾樟柯和《三峡好人》的敬意。这将是我第一次以正儿八经的口吻讨论电影问题,尽量不在文中出现自己或者他人的童年往事八卦轶闻以及生殖器官名称或代称。当然,本人的见解建立在如下的基础之上:第一,我是文青。我懂体位但是我不懂机位,我不懂光线的运用,不懂为什么牛逼演员便秘的表情就完美阐释了导演脑袋里豆腐脑的回沟,更加别说什么横向的电影工业乃至纵向的电影史,不管是中国的史还是世界的史。我是文青,我TM自己也不愿意啊,可惜从讨论电影的技术含量来讲,我就是一文青;第二,我是贾樟柯的影迷。

         从《小武》开始,到《站台》、《任逍遥》,再到《世界》和如今的《三峡好人》,贾樟柯的长片我基本都看过了。短片我也看过一点,包括当年他去(现在不能用 “来”了)复旦讲座在逸夫楼放映得《公共空间》,以及他为南都拍得广告片《我们的十年》。没看过得是短片《小山过年》、《狗的状况》,还有《东》,当然还有没拍好的《刺青时代》。顺便说说,这最后一部真是让我期待,不知道跟铃木清顺的同名作品是不是只有片名相同的渊源。

         就我看过的五部贾樟柯的电影来说,我从其中能大致看出一个脉络,你如果看不见那是因为你是瞎子。当然,这个脉络也可能根本就不存在,那我就是幻视加幻听,靠,多有想象力的疾病啊。可能纯属子虚乌有的脉络是这样的:拍《小武》的贾樟柯摆脱不了愤青的嫌疑,粗砺的画面和混杂的公共音轨仍然掩盖不住影片结尾导演想抓住每个旁观者扇一阵耳光的企图;随着阅历的增长眼界的开阔或者还有北野武开始掏钱赞助的原因,贾樟柯渐渐将自己作为影片所表现得场景中的普通一员去体会去寻找出路,收获得是如同站在站台上的彷徨:该到什么地方去呢?站台通向无数的可能,可以到任何地方去,意味着没有任何地方可去。《任逍遥》延续了《站台》的困惑,片名是一种自嘲:从满是煤灰的不如意现实解脱获得任逍遥权利的唯一办法就是去抢银行?《任逍遥》是一个承上启下,抱着炸药没带打火机的结尾曾经被人诟病,我以为那是贾樟柯故意为之,他的目光越发哲学起来,看见了生活的荒谬。

         喘口气,接着说。《世界》是对荒谬现实的描摹,借助世界公园这么一个仔细想想会觉得很可笑的场合。人们对抗荒谬的方法是妥协么?“以杨贵妃、潘金莲、玛丽莲·梦露、麦当娜众多美女的名义,为了世界和平,人类解放,脸无雀斑 ——干杯。”众人举杯的画面让我久久不能忘怀,心情始终无法平静,这时候我想到了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对不起,小时候写作文习惯了。妥协是贾樟柯思考的终点么?不是,所以才会有后来的自杀。自杀是贾樟柯思考的重点吗?不是,所以才会有向《坏孩子的天空》致敬的台词:我们死了吗?不,我们才刚刚开始呢。

         想起来谁了,一个NB人物的名字呼之欲出。是的,加缪。这句话一出,我傻逼文青本色立现。阿尔贝·加缪先生觉得,世界是荒谬的,荒谬产生的土壤是人对美好的怀念与世界非理性因素之间的分离。非理性因素之强大,个体无力改变,能够改变的只有个体本身。2 逼or not 2逼,这是个问题,所以说:“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我们要自杀吗?不,我们才刚刚开始呢。诞生到一个荒谬的世界上来的人唯一真正的职责就是活下去,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反抗、自己的自由。“逃走”是快捷简易的方法,但是消极危险并且可耻。正确的选择是:留下来,并且抗争。虽然老子一次又一次承受将石头被推上山顶又滚落山脚的命运,但是老子不停地推啊推啊,发现自己的腰好了,腿不痛了,上楼梯也有劲了,这就是胜利。因为老子挺住了, “挺住本身意味着一切。”挺住,既构成方法,也构成意义。

         《三峡好人》就是这么回事,闪光发亮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非理性因素遍布主人公身处的世界,让人目眩神迷。工人们辛苦劳动为了什么,固然为了每天五十块,也为了让城市更好地被大水淹没。那破落工地上身着白大褂疑似洒消毒水的人员,那工人们在印着工业文明印记的管道抡着铁锤挥汗如雨,那倒数计时大桥亮灯的场景,小马哥派发大白兔奶糖笑眯眯的样子,这一切交织在一起,人类还能在什么地方憋足了劲怀念美好呢?韩三明问老婆:你现在好吗?答曰:不好。这是我见过得“勇气”之一种,这种勇气鼓起了我们的所有希望。当韩三明和沈红终于作出抉择的那一刻,那一刻我的心终于飞了起来,那一刻不明飞行物和移民塔也都飞了起来。他们将直面即将被淹没的世界,在岸边继续“挺住”。

         贾樟柯对于荒谬世界的思索明显不如加缪那么乐观,因为:谁叫你生在中国呢?我们看着韩三明沉默地挺住了,一阵欣慰,好像我们自己也挺住了,也分享了他的荣光。这一切跟韩三明没有关系,他只知道三万块需要自己再次回到小煤窑,那里前一段时间刚刚死过两个人。我上述的无数废话,在他的沉默面前散发出难闻的气味。三万块,这个数目好像是鲜红色,它是《世界》里面二姑娘性命的价钱,也是《盲井》中一个遇难矿工所获得赔偿金的普遍行情。

         我能理解将《三峡好人》定义为二流电影的看法,相比起《淹没》,前者三峡移民的本身以及意义的关注几乎可以说毫无力度。但是,我觉得,贾樟柯的这部电影只是借用了这个最荒谬事件作为背景而已,三峡移民是贾樟柯阐述自己思考的一颗钉子,这颗或者叫“现实”或者“历史”的钉子也挂过大仲马的小说。或许他的镜头没有对焦于生活在三峡的人们,但是我感觉到了他对更多人的注视。韩三明女儿的同学在NOKIA打工,当时我就暗想:不会是在东莞吧。然后,他女儿的照片上,身后厂牌上写着“东莞飞翔制衣厂”。我不确信东莞有没有这样一家制衣厂,但是我知道东莞有无数家或许名字不叫“飞翔”的制衣厂、制鞋厂、毛纺厂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工厂。我见到过在这些工厂工作的一些人,也在电话里不少次听到过他们的声音。他们的声音总是怯怯的,我们谈论得总是一些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工资不到最低工资标准,天天加班到深夜并且加班费极其低廉,老板克扣工资,或者就是工厂倒闭了老板跑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总是重复,总是重复,这样看似荒谬的重复中隐藏着什么数量的残酷。《三峡好人》是贾樟柯对现实持续关注的阶段性研究成果,是我所臆测的所谓思考脉络上有所成果的一环,他看到了有人选择 “挺住”,令人肃然起敬的同时,我们担心韩三明如同走钢丝的命运。仍然没有答案,所以我期待《刺青时代》。

         你现在好吗?

         这句话对着镜子念上十遍,你是会哭得鼻涕横流还是剃个莫西干头出去报复社会?取决于你对世界不理性因素的愤怒程度,取决于你对自身与社会两者之间力量对比的计算精确程度。或者,你会默默……挺住?

http://bigteeth.blogbus.com/logs/4212645.html
1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三峡好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峡好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