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耶稣回到娼妓身边,娼妓却回归巴比伦

丁小云
2006-12-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什么是事实?其实它不在莎士比亚剧作或是《红楼梦》里,也不在《圣经》或是《资本论》还是哲学著作里。对我们大多人来说,事实就是黑暗的街道、拥挤的人群,就是匆忙、陈腐和荒凉。斯科西斯为我们从远古去寻找他心目中的英雄梦,这实际上是他生活感受生活体验中的英雄,耶稣穿着古老的酒瓶装着新粮制的酒,这就是斯科西斯带给我们的属于现代社会的‘英雄’。耶稣与《出租汽车司机》中的特拉维斯、《愤怒的公牛》中的拉莫塔、《好家伙》中的亨利•西尔构成了一个系列的斯科西斯式的‘英雄’形象。”
上述文字是我读过的关于影片《基督的最后诱惑》的最为精彩的网上评论之一。在这部电影中,美国导演马丁•斯科西斯借助于希腊作家尼科斯•卡赞察斯基同样无与伦比的原著同名小说,为我们勾勒出一个全新的,最为真实、复杂、丰满且人性化的耶稣基督形象——得出这一结论的对比参照物也许还包括《圣经•新约》。

1973年,当虔诚的罗马天主教徒马丁•斯科西斯第一次读卡赞察斯基的小说《基督的最后诱惑》开始,就一直渴望将它搬上银幕。到了1982年,斯科西斯就曾经开始拍摄《基督最后的诱惑》,但由于当时派拉蒙公司抵制不住外界的抗议而被迫停机。等到时机成熟的1987年,开拍在即的影片却赶上演员的危机。首先是与斯科西斯合作多年的罗伯特•德•尼罗鉴于宗教压力拒绝出演此片,而后是英国演员阿连•奎恩因与其婚期冲突退出剧组。几经周折,最后才选定威廉•笛福扮演耶稣。
正如拍摄前能预料到的那样,此片公映后立即引发了轩然大波,在世界各地的基督国家和地区,人们激烈地抗议着这部影片的上映。在影院门口常常发生抗议者和观众的对垒,有的抗议者甚至阻拦观众入场。我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在当年还曾向国人报道了因本片而引发的一些过激抗议活动的实况。
而在其它一些更加虔诚的基督国家,这部电影则根本没有上映的机会,因为在这里它早已经被一禁了事——直到今天,其被禁命运似乎仍无可能有任何转变。

由于当初考虑到这部影片可能会有的争议,制作方环球公司在预算上比较保守,预算相当低。为了节省开支,剧组也由原定的在以色列拍摄改到摩洛哥。拍摄经费上的捉襟见肘可能反而成全了这部影片,摩洛哥的外景地一派典型的中东景观,干旱、荒芜,居民稀少。而纪元初年时代的民生凋敝,瘟疫肆虐,道德坍塌正好和这样的场景相配合。正如我们在影片开始看到的那样,那是公元初的以色列,它在罗马的残暴统治下处于民不聊生的境地。
这时木匠耶稣在朦胧中感到了上帝赋予的使命:他将作为救世主,牺牲自己去拯救世界。
但这个耶稣显然不如新约中那样坚定,例如他对数次对其神启的上帝耶和华如此追问道:“我从未要求你挑选我,一向都是你在说。你为摩西分开了红海,你救了挪亚……现在你却要我去钉十字架。我不了解,我一定得死吗?还有任何别的方法吗?你提供一杯我不要喝的东西。”
耶稣的怯懦、犹豫和多虑或许与人固有的本性有关,但也正如电影原著小说作者卡赞察斯基在其小说原序中所说:“每个人的精神和肉体都具有一定的神性,所以基督的神秘不是某一教派的奥秘,而是普遍存在的:每一个人身上都爆发着一场神与人的斗争,与此同时每一个人也都渴望二者和解。”而耶稣也正其内心中神性和人性不断斗争时踏上了寻道之旅。
在旅途中,他结识了起义者犹大,两人便一起向路人传道。在这部影片中,犹大的形象塑造得极其大胆。众所周知,犹大是基督教中最臭名朝著的叛徒形象,那幅“最后的晚餐”更是让犹大的叛徒形象似乎永难翻身。在影片中,他本来是奉命去刺杀耶稣,当他见到耶稣之后,接受了耶稣的博爱仁义主张,并成为了他的信徒。在片中,他为了帮助耶稣实现其使命,不惜背上叛徒的名义执行耶稣的命令去向罗马告发,从而背负千古骂名,真可谓是忍辱负重。而当耶稣逃遁后他依然战斗在第一线,在这部影片里犹大成为一名最坚定最果敢的斗士,一个真正的勇士。
一天,耶稣解救了因在安息日卖淫而遭到村民的围殴的娼妓抹大拉。他对那些愤怒的村民说:“你们当中谁是没有罪的,可以用石头掷她。”——结果无一人敢掷出手中的石头……
在约旦河畔,施洗约翰认出耶稣救世主的身份,并告诫他上帝也主张仇恨。迷惑的耶稣对此百思不解,独自来到荒漠中静坐等待上帝的教诲。在此耶稣抵御了毒蛇(女人和家庭的象征)、雄师(权利的象征)、魔鬼(邪恶的象征)的引诱,经历了四十昼夜,终于得到神谕。
茅塞顿开的耶稣开始带领着信徒向圣地耶路撒冷进发,一路上他尽显神迹:他使盲人复明,变水为酒,并使拉撒路起死回生,借此他赢得了更多民众的信仰。
在耶路撒冷神殿前,耶稣宣布自己就是新的救世主,并将建立新的法律和秩序。正当信徒要求捣毁眼前的神殿时,踌躇犹疑的耶稣却突然晕倒在地。罗马士兵趁机对耶稣的信徒大开杀戒,人们四分逃窜。
清醒后的耶稣指使犹大去向当局告发自己,以帮助自己实现为世人赎罪的使命。几天之后,头戴荆冠的耶稣被罗马士兵钉到十字架上。耶稣在十字架上忍受着巨大痛苦,他的皮肉和骨骼被铁锥钉穿之后,骨髓与鲜血一并流出。就当耶稣恍惚于剧痛之中时,一个小女孩儿模样的天使忽然来到他面前,并告诉耶稣上帝已经解除了他的责任,他可以同世人一样去拥有正常的生活。于是耶稣在天使的陪同下走下了十字架,随后与娼妓抹大拉结为夫妻,并生有一子。抹大拉死后,他又与两个女人生活在一起,到他年老时已儿孙满堂……
这就是基督的最后诱惑,他要面临死亡的恐惧,面对尘世生活的召唤。在死前的刹那,魔鬼撒旦装扮成天使,引领他经历了整个人生,平凡而快乐的生活,他充分享受着,放弃了对主的信仰与期望。但是,在他垂老将死的那个夜晚,罗马人开始了屠城,犹大找到他并向他质问:“你应该是属于那十字架上的!神是如此安排你的。但当你面临死亡,你竟然害怕,逃命去了,藏起来想过凡人的日子。你是个软弱的人。如果你这样死去,你将违背神,也就是你的父亲。如果没有牺牲,就将不会有救赎。”
而由撒旦假扮的小女孩儿模样的天使也现出了原形,他嘲笑着即将老死于床上的耶稣:“是的,你就是神选中的那个人。但是现在你已经接受了我给你的命运。你还能做什么?你的生命只剩下一分钟。”
醒悟后的耶稣追悔莫及,他在如人地狱般的火海中向上天忏悔:“父亲,你愿意听你那自私、不忠的儿子说几句话吗?我拒绝了你的召唤,我反抗它,我以为我已经知道很多,我曾不愿当你的儿子。你能原谅我吗?我的意志不够坚定。请把你的手伸向我,我要为世人带来救赎,父亲,再一次接纳我吧!举行一次欢宴,欢迎我回家吧!我要当你的儿子!我愿意付出代价,我要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再复活!我要当救世主!”
在耶稣撕心裂肺的呼唤中,他回到了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刻,他依然头戴荆棘、血流如注,围观的人群依然对他嬉笑怒骂,爱他的人正伤心欲绝。而此刻的耶稣却感到了巨大的幸福,他仰望苍天说道:“一切都已功德圆满了!”……

在瑞典极端金属乐队Tiamat2002年专辑“Judas Christ”中,第一首是“The Return of the Son of Nothing”(虚无之子的回归)。在这首歌中,我们会看到勇士们回归古罗马,蛇在寻找着伊甸乐园;宇航飞船飞回到月球,大白鲨游回珊瑚礁丛林;艺妓行走于睡莲叶之上,教皇等待领取失业救济金;而当耶稣回到娼妓身边,娼妓却回归巴比伦——伴随着歌曲凝重而悠扬的旋律,似乎一种澎湃的回归之潮汹涌扑面而来,世间一切都在回归到其生命本真的状态,回到它们最初属于的地方。“当耶稣回到娼妓身边,娼妓却回归巴比伦”,考虑到Tiamat这类极端金属乐队的反基督背景,他们写出这样的讽喻性歌词不应让人感觉意外——而这句歌词倒是也契合了《基督最后的诱惑》的剧情。
耶稣生命的本真状态是应回到那个他曾爱过的娼妓身边?还是回到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十字架上?高度发达的现代科学已经能否定掉所有超验的道德,也否定了死后会有等待我们前往的天堂或地狱;而现代人类学和经济学也已经对《圣经》中的那些“神诫”做出相应解释——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也许一个人性化的,一度因脆弱迷失于尘世诱惑,但最终经过痛苦挣扎从而坚定其信仰的耶稣或许能让人感觉更加真实,也更能打动世人之心——但基督教廷显然并不这样认为。

(N年前写的影评 ^_^)
61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基督最后的诱惑的更多影评

推荐基督最后的诱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