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情的无主题叙述-《西伯利亚理发师》

沉思的果冻
2006-11-03 看过
  十年观影侧记之《关于爱情的无主题叙述》
  
   一、
  看电影是很私人的事情,比如它的形式,你在电影院里,灯光灭了,音乐响起,你在黑暗中,随银幕上每秒24帧的画面悲喜无定,内心里的波澜或死寂很多时候坐你旁边的人也未必能懂。又或者,在一个周末阴雨的下午,你在家里看碟,你唯一的希望是,这接下来的时间仅仅属于你和一个故事。至于对电影内容的喜好,那就更加私人化了。比如说,很多人喜欢王家卫的电影,有些专业粉丝甚至会大段大段背《东邪西毒》的台词。在我,实在是不太喜欢王氏风格。他的电影,像《花样年华》和《2046》之类的,除了暧昧还是暧昧,这些故事实在不值得浪费近千米胶卷和当红明星们的“倾情演出”。
   这十年来,最难忘的观影经历是上学时在阶梯教室看《西伯利亚的理发师》,结束后,随着人潮往外走,胸口堵得慌,大脑里却是一片空白,走到校园主干道上路灯投下的法梧的阴影里,终于停下脚步,站着流泪。
  这仅仅是我很私人的感受,当时我有一个很亲密的恋人,她就无法理解我的悲伤。我相信很多人看过这个片子,有些人会觉得它不值一提,有些人会很快忘记它,但是我始终记得,记得安德鲁.托尔斯泰以为他的爱情受玷污后,在滂沱的大雨中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场景。我后来收藏了它的碟片,也请人一起看过,但是据他说没有什么感觉。于是我怀疑这种感动是不是情感的某个密钥,它用别人的故事唤醒了一类人内心深处某种隐藏已久的情愫,这种情愫和理想主义爱情的忧伤有关,和世事的苍茫冷峻有关。
  《西伯利亚的理发师》于1999年在克里姆林宫首映后,被指过于好莱坞化,并且将俄罗斯精神神话了。它的叙事手法的确有很强的美国电影的风格,比如片头安排托尔斯泰之子在军营军训的情节,比如军校师生举办舞会的场景,但它的气质是俄罗斯的,是那片广袤、寒冷的大地上散发的忠贞和深沉,这种气息让我们想起普希金的诗和他为纳塔利亚进行的决斗。
  《西伯利亚的理发师》情节并不复杂,十九世纪后期,美国女人珍前往莫斯科,她的任务是做好士官学校校长沙俄将军的交际工作,以便让他资助美国人投资的一项发明——制造一架巨大的叫“西伯利亚理发师”的伐木机器,这机器用来砍伐西伯利亚无边的白桦林。珍在去莫斯科的火车上遇到年轻的军校学员托尔斯泰,或许是她迥异于俄罗斯女孩的气质,托尔斯泰爱上她。军校学生演出莫扎特《费加罗的婚礼》,托尔斯泰饰演理发师,他在歌剧上演前夕无意中听到珍在房间里向将军示好的对话,觉得爱情受辱,冲入大雨中,苍白的脸上流着雨水和泪,惊恐的眼神令人心碎。托尔斯泰重上舞台,他的心里一定是充满骄傲和不妥协的:没有人能够侮辱我的感情,因为它便是我人生的尊严。他最终在朋友担忧的注视下拿起提琴琴弓,奋力抽向将军,也因此被发配西伯利亚。
   很多年以后,“西伯利亚的理发师”终于可以轰鸣着驶在西伯利亚的丛林间,珍也有机会踏上托尔斯泰流放的那片土地,但是她在住处没有找到托尔斯泰,只能驾着马车怅然离去。
   此时,在山野里打猎的托尔斯泰一定感觉到了珍,他向着珍的方向,像野兽一样疯狂奔跑,他穿过丛林,越过溪流,最后站在山脚,往日的英俊少年已是野人一般的模样,他点一支烟,吸上,然后抬头,痴望着昔日爱人的影子在原野尽头逐渐消失。
  这个片子揉杂了很多东西,如米哈尔科夫对俄国(十月革命之前)帝国的辉煌和俄罗斯精神的迷恋,以及对这种旧精神中专制一面的批判,再有,就是西方文明对俄国文化的冲击(典型的表象是那台巨大的机器)。然而,最让我动容的,还是托尔斯泰对爱的忠贞和不妥协,他可以用自己的前途乃至生命来捍卫爱的纯洁和高贵,当他的同学对珍有些不尊重时,他提出用决斗的方式解决彼此的争执,并为此差点丢掉性命。在托尔斯泰身上,爱情和他内在的精神气质高度统一,他捍卫爱情,就像捍卫自己的人格尊严。这种气质中极端的成分让他的生命如同水晶一样易碎,却也使他苍茫的生命之途散发出水晶折射太阳之后的熠熠光芒,在我看来,这种光芒蕴涵的骄傲是人性中唯一让人敬畏的。
  
   二、
   据说,爱情和死亡是艺术的两个永恒的主题。这也容易理解,大多数的我们,都无法离开脚下的土地去展翅飞翔,我们甚至不会去远方流浪,终其一生,也不会有太离奇的际遇,现实平淡得甚至连哭泣和大笑都没有了。
   但是,我们都会遭遇爱情。
   一千个人看见了一千个罗马,那么,一千个人也一定看见了一千种爱情。卡夫卡给菲丽斯写信,问:为什么要爱。
  为什么要爱?我在看《断臂山》的时候,脑海里一直浮现着这个问题,我相信,Jack和Ennis的爱情并不是因为情欲和寂寞,否则,他们不可能坚持几十年;我还认为,他们之间的爱不仅仅是源于一种神秘的就像云彩飘过天空的偶然情感。或许,爱是他们在俗世中获得救赎的唯一方式。类似的生命体验和边缘处境让他们产生信任感,亲密的沟通和相互的爱护不再让他们觉得活在人世的孤独和漂泊,于是在断背山上空最接近生命底色的那片蓝天下,他们相爱了。
  生命的起点就是荒谬的,人们在没有任何知觉的情况下“被”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帝创世时撒下多少颗石子,人的一生就会遇到多少件无聊的事情。每一个人,作为单一的个体,都会有孤独和无助的时候,此时,最可依靠的就是能够和自己的生命相契合的另一个体。《新桥恋人》里,被俗世生活遗弃的Alex爱上了被俗世情爱遗弃的Michelle,因为在他荒凉的生命里,她是唯一的温暖,他在爱她的过程中得到救赎。Michelle以为自己不爱Alex,但是,在逃离以后,她还是回到Alex面前,说,我时常梦见你,所以我爱你。或许,她也无法离开新桥上空漫天烟花下爱的期许。
  而在《巴黎野玫瑰》里,爱情的双方,贝蒂和左格,则分别是理想主义和现实的化身。左格想写作,却没有信心,宁愿在海边刷几百间木屋(刷几百间木屋,枯燥,没有意义,是俗世生活的表象),而贝蒂,先是烧掉了木屋,然后竭尽全力鼓励左格写作,她相信,左格一定会写出伟大的作品。最后,贝蒂死了,她用生命完成对左格的救赎,理想主义和现实终于在左格身上得到统一,左格开始潜心于写作,如同贝蒂生前期望的那样。
  
   三、
  爱情本身并不值得我们歌颂,因为爱上一个人太简单了,你处在人生的岔口,选择往左或是往右,会爱上一个不同的人,这本身就是一件荒谬的事情。爱情的荒谬还在于,你似乎永远无法区分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基斯洛甫斯基的《蓝》里,朱丽叶一直无法忘记死去的丈夫,后来,当她知道丈夫有情人并且还怀有一子时,爱的信念轰然倒塌,她终于可以从爱的桎梏中解脱出来,代价是意识到了爱的虚无。
  如何让爱情不荒谬?《丑闻》便是爱的一次蝶变。赵原为了让郑氏爱上他,依据她的喜好设计了道德倾向,设计了言谈举止,他在自己与郑氏之间虚构了第三个人,然后让郑氏爱上这个人,这爱情从轻佻和虚假到深沉和真实之转变,是赵原受了一剑还坚持着要去找郑氏时完成的。他在生命垂危时说,我仍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但还是想见他。赵原像希腊传说中的那个英雄一样,以为自己无法战胜,却还是被爱情这支流矢射中他全身唯一的弱点。他发现自己还有爱的能力,也终于可以因此微笑着死去。
  如何让爱情不荒谬?你只有不妥协的去抗争,如《西伯利亚的理发师》里的托尔斯泰,你只有去坚持你心中的爱情,如《阿甘正传》里的Gump。Gump因为智力低下,无法学习和积累世俗的经验,所以他的一切举止皆没有伪装,都是心灵的指向,他对爱没有奢求,并且无条件的坚持下去,一生一世。
  
   四、
   最后,谁才是你真正爱的人?
   The Tango Lesson里说了一个故事,雅各布四处行走,有一天黄昏在山谷遇到一个傲慢的年轻人,他无法忍受年轻人的骄傲,于是和他打架,他们从黄昏打到深夜,又从深夜打到太阳升起,最后,雅各布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年轻人是无法战胜的,他或许是天使,或许就是上帝本人。
   你的爱人,便是你心底那个无法战胜的人。
872 有用
38 没用
西伯利亚的理发师 - 豆瓣

西伯利亚的理发师

8.7

2646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39条

查看更多回应(139)

西伯利亚的理发师的更多影评

推荐西伯利亚的理发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