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苏联

大卫·独处尼
2006-11-01 看过
  

                      


    首先要解释一下这“再见”两个字。这个“再见”不是告别的意思,而是重逢的意思。就是说我再一次见到了苏联。

    自从苏联解体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过俄罗斯拍摄的电影(当然这不包括重温过去的苏联老片)。在电影的选择上,有时我有一些很固执的想法,我总是认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一个时代过去了,或者说一种制度改变了,那么曾经这个时代所赋予她的电影的某种特质就会丧失,而如果这种特质恰恰是我所喜欢的,那么随着这种特质的丧失,我对于这个国家(或地区)的电影的热爱也就丧失了。这种情况发生过两次,一次是香港,一次是苏联。

    我的想法当然是愚蠢的,因为无论什么时代,艺术都会找到她生存的办法。新的时代会赋予她新的特质,你要做的不是缅怀过去,而是在新的特质上寻找你所喜爱的元素。于是我又开始看俄罗斯电影,前些日子看了一个《土耳其式开局》,那是对好莱坞的拙劣模仿,不值一提,我们来谈谈这部《第九突击队》,尽管她只能算是对好莱坞电影的成功模仿。

    我们虽然在谈论这部电影,但我的焦点却并不在这部电影本身的情节上,所以我也就缺乏把电影情节叙述出来的热情,我把在网上看到的电影简介贴到下面,请原谅我的懒惰。

    继《守夜人》、《土耳其开局》后,另一部俄罗斯电影《第九突击队》(9 POTA)刷新了国内票房纪录,它自9月29日上画以来,在首个周末收得770万美元票房,至少180万观众入场观看,成为俄罗斯历来开画票房之冠(《守夜人》首周票房仅500万美元),截至10月16号,它累计票房达1900万美元,已突破《守》(1600万)、《开》(1800万)两片的纪录,成为俄罗斯历来最卖座的国产片。

《第九突击队》突破苏联共产时代的话语禁忌,以苏联入侵阿富汗事件为背景,电影的故事发生在1987-1989年,当时由于穆斯林的强烈抵抗,苏联在阿富汗损兵折将,近15000名苏联士兵伤亡,苏联特别成立了“第九突击队”协助前线战斗。6名来自西伯利亚的小伙子接受了严格的训练,1987年末这支奇兵被派往阿富汗海拔3234高地的战争中心以掩护苏联士兵撤退,迎接他们的,除了“第九突击队”的前辈,还有生死茫茫的战场。

电影的预算为900万美元,有1500名现役士兵参与拍摄,而且他们是俄罗斯历史上第二部和以拍摄007系列影片闻名的英国Pinewood电影公司合作。导演费奥多尔·邦达尔丘克的父亲就是曾经导演过巨片《战争与和平》、《一个人的遭遇》的谢尔盖·邦达尔丘克。

    看完影片,我的心情很复杂,有一丝喜悦,但更大的是失望。我的喜悦是对电影本身而言的。俄罗斯的电影水平仍然很高,并且她的空间更加自由了,可以毫无顾忌的对过去进行批判了。对此,俄罗斯电影人观察了十五年,他们终于确信苏联一去不赴返了。

    而我的失望就在于我终于确信苏联电影真的一去不赴返了。一个通过电影营造出来的纯真年代一去不赴返了。苏联电影本身是苏联政府的喉舌,是为苏联政策服务的。而苏联的最大政策就是宣传社会主义制度的美好,而这也是苏联电影的核心内容。我非常喜欢苏联电影。在这种喜爱里,观念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问什么人最能被苏联电影打动,那一定是中国人,同样的意识形态带给我们一种共鸣。
  
  中国和苏联都没有建成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什么样子的?你可以到苏联电影中去寻找。当然还有八十年代以前的中国电影。在电影中,社会主义是如此的美好,生活在其中是如此的幸福。苏联电影就是社会主义的乌托邦。
  
  我一遍又一遍的观看《办公室的故事》《两个人的车站》《幸福的生活》,就如同我一遍又一遍的观看《瞧这一家子》《他俩和她俩》《五朵金花》。我一遍又一遍的观看《莫斯科保卫战》就如同我一遍又一遍的观看《地雷战》和《地道战》,它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幸福。
  
  电影已经耳熟能详了,但那种幸福的感觉还想一再的重温,对我来说,这就是苏联电影的魅力所在。而现在,苏联电影已经真真切切的成为了历史。对于我来说,缅怀必定是夹杂着一丝失落的,就如同俄罗斯人对于苏联的灭亡也决不会是全然的喜悦的。

    现在我只能在失望中的一丝喜悦中获得快乐。在这部电影中,我们看到了在苏联电影中所没有的批判精神,对于战争的反思,对于战争目的的批判。这部影片非常残酷,而且是越来越残酷,她没有美国商业片中那种希望与感动。她更类似于《野战排》或者《全金属外壳》。对,她绝对可以称作是俄罗斯版的《全金属外壳》。

    影片中有一个情节的处理是令人震撼的。苏军战士中有一个以画家自居的年轻人。他是影片中着墨最多的角色,在以描写群像为主的这部战争影片中,他算得上是第一男主角。这样的角色,你希望他不死,或者死得其所。但影片中的处理让你震撼,你或许想到他会死,但你不会想到他会这样死。影片的开始留下了大量的伏笔,他与女友的爱情,他想要描绘战争画卷的梦想,他拥有当狙击手的潜质。这一切使你憧憬他会在影片的最后大显身手。但是突兀的,在最后一场战斗打响之前,他被一枪毙命。导演前面的铺垫,似乎就是为了给你制造这种心理落差,死亡对于人们是平等的,他不会因为你是主角而眷顾你。他不会因为你的众多梦想而怜悯你。一枪爆头,你连感到绝望和悲哀的时间都没有。

    死亡是平等的,但是电影却要继续,如果电影中的人全死了,那么谁来讲述这个故事?所以一定有一个作为目击证人的幸存者。这个家伙镶了一颗钢牙,我们不妨就叫他钢牙。钢牙这家伙好勇斗狠,面目可憎。但是宿命的,他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影片里有这样一个情节,当这群年轻人完成训练即将踏上战场时,他们在机场碰到了一群即将退伍回国的老兵。其中一个是钢牙的老乡,交给他一个护身符,跟他说戴着这个护身符就决不会死,这个护身符已经保佑老兵二十三年了。讽刺的是,老兵在送出护身符的下一刻,他乘坐的飞机被炮弹击落,坠毁在机场。这个场景我们不难想到,钢牙会活下来,我们想不到的是只有钢牙活了下来。但是活下来的仅仅是肉体,他的灵魂已经死亡了。

    关于战争对人性的泯灭,影片中也有所交代。其中有两个地方是点睛之笔。一个是教官这个角色,他开场就对士兵们说:“你们甚至不是人,是狗屁。”而他自己甚至已经丧失了重新生活的勇气,只想回到战场上去送死,他甚至为自己不能回到战场而失声痛哭。另一个片段是当士兵们去第九纵队营房报道,那个营房里的气氛就象是阴间,老兵们的眼神冰冷,仿佛就象在看一群死人,而他们自己身上也没有一丝活气。李敖说,有两个地方可以塑造男人,一个是监狱,一个是军队,并为他都曾经经历过而沾沾自喜。我想他的话需要一个前提,就是和平年代。在战争中,军队和监狱只能毁灭人性,无论男女。当然,相对于李敖,军队和监狱这两样我都没有经历过,我是在主观臆断。但是我希望我这个结论永远停留在主观臆断而不是亲身经历。

    影片的结尾钢牙独白:“让我们想不到的是,我们为之战斗的国家,在两年以后消失了。”曾经的感动变得虚幻起来,一个曾经为之流血牺牲的国家,一下子就不副存在了。那些战死的看不到这些的人反而是幸运的。而活下来的只会感到一片空虚和困惑,以及无尽的伤痛。历史就这样开了人类一个玩笑,但是只要还有国家,只要还有人类,这样的玩笑就会周而复始的开下去。

    再见,苏联。这一次是告别的意思,告别现实中残酷的苏联,而影象中的苏联,正如同影象中所描绘的那般美好一样,永远不会解体,会永远长存下去。

    《三国演义》里的那首“几度夕阳红”,被琼瑶断章取义的拿去形容爱情了。我也不妨学习一下,断章取义的拿一首席慕蓉的爱情诗来描绘一下这部电影和我的心情。

    我们并未象我们担忧的那样堕落
    
    因为我们从来不曾象我们设想的那样高尚
    
    让燃烧的记忆从此冷却
    
    让光辉的幻想从此破灭
    
    我没有什么好伤心的
    
    毕竟这世界上,多是被弃置的灵魂,被弃置的心
    
    其实在追求的过程中,没有什么是我们可以把握的
    
    包括快乐与悲伤,包括——幸福

    
    (电影是深夜看的,帖子是凌晨写的,困意如山,思绪混乱,不知所云。)
98 有用
14 没用
第九突击队 - 豆瓣

第九突击队

7.4

493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7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第九突击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九突击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