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位女球迷》:越沉重 越要喜樂

煙斗 阿摺
2006-09-1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應該是很沉重的題材,關於男女平等,關於自由,剛於9月7日上映,導演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的《越位女球迷》(Offside),卻給了我們一齣喜劇,以笑聲掩去沉重的味道。

 今年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得主,《越位女球迷》描述伊朗大戰巴林爭奪在德國舉辦的世界盃決賽權,然而法律規定,女性不得進入球場,6名不想乾坐在電視機前的年輕女球迷,只得冒險將自己化身男性,穿上恤衫戴上Cap帽,在臉上畫上國旗掩人耳目,甚至有人偷得軍裝扮士兵,扭盡六壬,只為在球場上感受那股「現場感」。

 不是女性,不是身處伊朗,卻也不得不著急,明明沒有大礙,為甚麼戲院可以男女同場,球場卻不可以?土兵的僵硬反應,女球迷用盡方法都不得其門而入,不禁叫人又緊張又擔心。導演在片中鋪排絕妙橋段,如其中一名少女需上廁所解決,士兵不得不用球星的海報遮住她的臉,以免被人看到她是一名女子;還有雌雄莫辨的少女、穿上軍裝的古惑女,及偷運煙火進場的少年。

 影片最後是伊朗成功晉身決賽,少女們在被押送到風化組途中聽到消息,興奮得在車中放煙火,最後士兵與少女被興奮的人群所感染,下車與眾同樂,把押送監禁一事拋諸腦後。

 全劇充滿趣味,不少地方都叫人忍俊不禁,然而在喜劇的背後,細節地方卻處處流露沉重命題,叫人看得既喜且悲,正如影片最後的少女,得知自己國家獲勝卻沒來由地垂淚。

 說女性備受壓迫,影片也調皮表達,如少年在被押送途中掙扎,高呼可以被逮捕,但不要與少女同車。簡單一句話,令人聽得既好笑又無奈。

 影片的命題本是沉重的,片名「越位」借用足球場上的術語,既說女球迷「越位」觀賽,也暗指政權越位侵犯人權。國家大事男女皆有權利亦有義務擔當,國家獲勝,女子豈不也同樣歡呼高興?

 一個足球反映不公,同時也反映出在普世歡騰的背後,還有誰記得那些曾經發生過的慘劇?

 在前一年伊朗與日本的足球比賽後發生的慘劇,7名少年命喪當場,包括片中第一名少女的朋友,她向偷運煙火的少年買了7支小型煙火,走入人群,舉起手上的煙火,在喜樂中悼念亡友,背景音樂響起,是一首伊朗老歌《Ey Iran》——據說7名少年出事當日,群眾正高唱著這首歌。

 於國於家於人民,6名少女終於在最後完成「越位」動作:進入喧嘩人群,男女混合,再也不分彼此的喜樂。

原載:香港《文匯報》副刊「聲光透視」版(9月12日)
13 有用
2 没用
越位 - 豆瓣

越位

7.8

177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越位的更多影评

推荐越位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