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头有脸了,吃顿饭都这么费劲

思考的猫
2006-09-03 看过
   西班牙导演路易斯•布努埃尔被誉为“超现实主义电影之父”,其首部电影《一条安达鲁狗》就奠定了其超现实主义的电影风格。在这部中文译名比较拗口的《资产阶级审慎的魅力》中,路易斯•布努埃尔继续了他的风格,将一群资产阶级中上层人物内心的焦灼不安刻画的淋漓尽致,而片中现实与梦境的交织营造出的荒诞气氛也再一次让人们领略了其超现实主义影风,此片也获得了1973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荣誉。
    影片的主人公是一群有头有脸的人物,大使,部长,保安部门负责人等等,另外他们显然有复杂的关系网,跟包括军方的人士有所牵连,按理说这样的一群人应该是社会的高层人士,活的应该很滋润才对。事实上,他们也这样自认为,但是偏偏因为一次迟迟无法实现的聚餐,让他们抓狂不已。吃不上饭的原因多样,首先是误会了聚会时间,来到没有准备的主人家。接着他们又来到一个餐馆,正准备好好吃一顿,却发现餐馆有人去世,就在餐馆内间做着告别的仪式,显然这些人物是无法忍受在这种环境吃饭的。接下来要么是因为男女主人忙于亲热,要么因为一对军人的到来始终无法完成这次饭局。正所谓“夜长梦多”,接下来他们又在一连串的梦噩中惶惶不安,自到最后都没有完成他们的聚餐。
    布努埃尔被认为是一个激进的无神论者,他对宗教和资产阶级的批判向来尖刻无情,在本片中他就刻画了一位神父。这位神父在片中显得不那么崇高,他首先想当一名园丁,以至于来到他人家中就脱去神袍换上园丁装束 ,结果被主人训斥,但是当他换上神袍再进入这家人家时却得到了极大的礼遇。这里,布努埃尔一方面讽刺了中产阶级一种以貌取人的判断取向,一方面也是对宗教的讽刺,这些神父高贵之处无非多了一件被人们神圣化的神袍而已,其实与一个园丁没什么不同。接下来神父被叫去为一位将死的农夫作最后的祷告,却发现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他先是表示一种宽容姿态,却又拿起一把猎枪将一个将死的人射杀,无疑是对其所谓的宽容价值观的辛辣讽刺。
    片中对几位人物的梦境描写非常有趣,这些“成功人士”的噩梦连连应该说是内外因的交互作用,一方面,他们自身就“不干净”,干着诸多不法的勾当。另一方面,从片中可以反应当时的社会现实,整个社会处于一种阶级矛盾激化的时期,革命者,军队,警察都是危险的元素。于是,他们梦见他们正准备美餐时,突然发现身后幕布被拉开,自己置身于一个舞台上;梦见和军方人士发生冲突,将一位中校打死;梦见被警察抓获,投身大牢;梦见被革命人士闯入家中,全部惨遭射杀身亡。他们就这样惶惶不安,一再从梦中惊醒,发现一切尚好,却仍然抹不去心中的阴影。布努埃尔在引入梦境时做到了不露声色,突然间就来一个高潮,又突然间告诉你这是一个梦,在后面你甚至分不清这一段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其老辣手法令人拍手叫绝。
    看这部电影时,难免联系到中国的现状,改革以来,一批人士已经开始富裕,而近来媒体也不厌其烦的讨论着中产阶级或是中产阶层问题。显然,这批新贵中有很多人也是不安的,有些人钱财本身来路不正,他们害怕事情败露被抓获,所以忙着准备后路,忙着烧香拜佛,在高歌纵酒中惶惶终日。有人则对贫富差距带来的矛盾心存畏惧,媒体已经围绕一个基尼系数问题吵的天昏地暗了,而一个个富豪被杀的事例也让他们将漂亮的别墅的围墙高筑,还要配上007式的高科技监控设备,但依然有颗“敏感”的心。他们或许也面临片中人物的问题,想吃顿饭都不太容易。和很多转型社会一样,在贫富差距拉开阶段会有一段磨合期,而这往往是整个社会人士缺乏安全感的事情,下层人物缺乏生活基本需要的安全感,而中上层人士缺乏已得财富受到保护得安全感,而如何合理的处理这样的磨合是社会转型成功的关键,我希望这样的磨合能够尽可能平滑的早日结束,让大家都可以吃顿好饭。
    布努埃尔的这部电影是超现实主义的,但是无疑它立足的是现实主义的元素,在拍这部电影时他已经72岁,却不像很多导演在这个年龄一样愈加温情,依然犀利的继续他的风格,坚持的人是令人仰目的,从这点上看,这位导演值得更多人尊重。

http://handsomewang.blogdriver.com/handsomewang/1223606.html
41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资产阶级的审慎魅力的更多影评

推荐资产阶级的审慎魅力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