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 冈本喜八的精妙叙事

g9421
2006-08-21 看过
冈本喜八的叙事结构相当有意思,以前看过对《大菩萨岭》的若干分析,看过了这部《侍》,才算有些直观的感觉。

《侍》是由江户家的一个文书的叙述开始的,众人在雪地里埋伏等待大老的到来,文书在一旁默默记录着出入的各色人种,以画外音的形式开始讲述故事。而到片尾,叙述的顺序重新推进到了片首的这一刻,形成了一个大的套层结构。从时间上来讲是一个插叙,首尾对称的环,从讲述的角度来说,文书即是一个旁观者、记录者,同时又是一个故事的参与者。在片子的最后,眼见形势不利,文书也扔下笔拔刀冲向敌阵,被劈倒后仿佛终结了故事的叙述,但在仁居疯狂斩杀得到首级之后,文书从镜头前的沟壕中挣扎爬起,又从新开始了一种旁观式的叙述,将讲述的环也接续完整。除了大的环,片中对其他人物关系的交待也是采用套层的结构叙述的。如江户的武士们调查仁居和栗原的关系时,是通过探子们的叙述引出对两人过去的讲述,一方面看起来仅仅是江户家的武士们秘密会议上的谈话,另一方面用插叙的手法充足的交待了仁居加入的过程。另外如真砂路与阿菊的谈话,同样在对话中交代了仁居的往事,私生子的身份与得不到的爱情。

于是,按照正常的时间结构,整部片子形成了一个三层的结构:首先,若以首尾相接,仅仅是一段短暂的事变过程。其次,中间的插叙形成了江户武士们准备起事、排除内奸的,若干天直到事变开始的过程。再次,在以其中谈话的形式,插入了仁居的整个过去往事。由此形成由小到大,环环相扣的三层套层叙事结构。大的时间范围横跨仁居的悲剧的一生,而又逐渐集中到其中的一些关键细节,武士的修行,与将军女儿的爱情,隐秘的父子关系,最后又全部集中在整部片子的精髓——樱田门之变。冈本喜八时间观点相当灵活,打破时间的流逝,而又不失情节的完整,形成这种紧凑突出的美妙套层结构,确实精彩。

作为传统的类型片——剑戟电影,日本导演们的风格还是相当多变的,在大制片厂的框架下保留了足够的个人风格。同样,其中的关键因素,悲剧的情节,自毁的英雄,矛盾的性格,血腥的杀戮都必不可少。对主角的一种毁灭性经常出现,在《侍》中,藩士仁居背负着沉重的命运,私生子的身份,无法与心爱的人生活,成为不了武士的郁闷,使得他走上了追求功利的道路,而又悲剧性的走上轼父的道路,即使他具有坚强的性格与非凡的武艺,而终究难以逃脱宿命般的毁灭。片尾他用剑挑着父亲的头颅在风雪中歇斯底里的咆哮,行走,消失。主角、英雄无法摆脱宿命的纠缠,灿烂爆发的消亡,最后暴雪中孤单的身影便是一种日式的伤逝美,就像鲜红的舐血伤口。

片子的重头戏,樱田门之变一场拍得相当出彩,感觉整场戏十分冷静,不加感情,一种冷静凌厉的震撼。没有使用音乐,只有刀破空与猛砍入肌理之声与人的惨叫,映衬出垂死之人狰狞的面孔。黑白电影中的血腥场景,只能看见黑色的血液,反而形成了一种在白布中泼墨作画的大写意感觉——黑色喷溅而出,在白色的雪地上留下一片墨迹,十分妖艳的美感。
7 有用
0 没用
侍 - 豆瓣

8.2

126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侍的更多影评

推荐侍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