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强转载-醉生梦死,画外飞仙——评韩国电影《醉画仙》

2006-08-2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转载-醉生梦死,画外飞仙——评韩国电影《醉画仙》

文/汉唐明月

19世纪的朝鲜王朝,外强入侵,主权沦丧,刀枪四举,内忧外患。黎民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当其时,生在贫苦人家,活在劳作终日只能糊口的时代,或许没有才华的人,尚能过着平实快乐的生活,因为自古文人多敏感。可惜韩国历来崇拜文化,吟诗好画的饱学之士甚多,就连畸角旮拉里的才华也要被发掘出来。于是,张承业成为吾圆开始了他不平凡的绘画生涯。

象梵高等历经苦难的名家一样,《醉画仙》中吾圆的一生是艺术家对于绘画的追求与世俗趣味的碰撞;是内心里追求完美的艺术冲动与现实中表现形式的寻规蹈矩之间的冲突和挣扎。无论是夜闯禁室偷窥学艺的鲁莽,还是师长之前当仁不让的才华横溢,人世间的规矩尺度,礼仪进退,都被内心的肆意汪洋抛到九宵云外。从此世界改变了模样,不单只有眼眸里的映像,更有因笔墨挥毫而显出颜色的参差层次。风梢树影间歇的灵动,雨打芭蕉无声的呼吸,世界之大,又何惧无处容身!山川广阔,四季常新,与天地融为一体,就有享不尽的花鸟虫鱼之乐。风来笔起,雨入墨端,梅香侵梦,松柏入骨,大好河山踏遍,记忆如春花般灿烂。更有美女绕指柔情,昙花一现,雁过无痕。任那些个庸庸碌碌家务事,牵肠挂肚儿女情,都如酒肉穿肠,化作南柯一梦。作为艺术家的吾圆,他的世界是诗意的。

只可惜,贫穷是愁,买不到酒喝。柔情蜜意,床榻之欢,终熬不过饥肠辘辘,多情女变成撒泼妇。即便废纸千张,泼墨如流,不过是多一个过客。却为此,留下一幅不朽名作,还情偿债。生物钟象追命咒,艺术家更是自虐狂。不借美酒,怎么能体会苍鹰振翅欲飞的能量?

只可叹,富也是愁,画不出灵动。庭院清幽,皇宫富贵,怎躲得开无形枷锁,老章法变作旧高墙。纵然洛阳纸贵,一画难求,却无奈少一分自我。又谁知,结下几段无缘之恋,过眼成烟。空酒壶作绝情鼓,漂泊者恰似丧家犬。未经风雨,怎么能感悟梅花一生不卖香的高洁?

吾圆一世盛名,直到硝烟四起,山河破碎,良辰美景不再,亲朋好友散尽,方知道红尘悲欢民族忧患,并非事不关己。奈何仓皇落魄之中即使画出毕生绝笔,也不过是区区一张薄纸,怎能逃脱战火的吞噬!吾圆出身贫苦,天才盖世。他出入于高门贵室,却不通人情世故;他流连于酒肆勾栏,却只能遗爱无终。到头来只落得孤家寡人醉生梦死,遁为传说中的画外飞仙。

除了将张承业潦倒而辉煌的艺术人生尽显银幕之外,这部影片的精彩之处,还在于它将韩国十九世纪士大夫阶层的生活情趣,借助张承业的生活故事,用电影生动的表达出来。挥毫之间的沙沙纸响,做画时奏乐行酒的庄重仪式,画院里人们热衷于中国古画、诗词的研修和的推敲,从民间到巨贾、从贵族到皇室对绘画的收藏和爱好,以及女人们对于张承业高超的绘画艺术发自内心的倾心崇拜,都使我们如同置身于那个花前月下,把酒当歌,吟诗论画的时代。影片充分利用了照明,摄影,音乐等电影手段,表现了艺术家与大自然之间的灵肉相通。树枝用石头砸烂就是画笔,鲜花捣碎成汁就是颜料。花间煮酒,方有勃勃画兴;雨打枝头,始能灵感大发。春夏秋冬,在韩国悠扬的潘索里民谣声中,伴随着画家的足迹,他笔下的山水,重写实更重色彩;鸟语花香,在艺妓们竹笙古曲的伴奏下,跟随着画家的笔墨,他画中的花鸟,重姿态更重情趣。影片中充溢着油画一般鲜明的色彩,似乎是想重现画家对于大自然鲜明的记忆。韩国女人的大红裙钗,化作鲜红如血的鸡冠花,在画家的笔下活色生香;韩国男人的深沉内敛,一如浓绿森森的竹林,在画家笔下暗涛汹涌。同样的景色,不同的感受,更强烈,更鲜明。或许张承业是不解人情世故的边缘人物,只知在艺术的世界里醉生梦死,并最终在传说中成为画外的飞仙。但朝鲜民族,却在他的画里,找到了自己真实的历史,真切的感动。

电影《醉画仙》所取得的艺术成就,充分体现了韩国老一代电影人——导演林权泽,对朝鲜民族艺术与文化一往情深的执着追求。林权泽是韩国的大师级人物,韩国电影的教父,被韩国电影人称为“国民导演”。他从事导演工作已有40年,从影几十年以来共拍过100多部电影,是韩国最勤勉、最高产的导演之一。2000 年他的电影《春香传》曾代表韩国首次入围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1998年韩国电影界发起光头运动的时候,他作为德高望众的长者走到了抗议的最前线,带领韩国中坚电影人直击好莱坞对韩国的入侵,为保护韩国电影以及让韩国电影迅速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名言是:“为了保卫韩国电影,我们甚至可以去死!”拍片近百部的韩国导演林权泽以一部历史传记片《醉画仙》荣获第55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颇有点加冕“终身成就奖”的意味。他也是继王家卫、杨德昌之后第三位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的亚洲导演。获奖时走上舞台的林权泽哽咽难言,这无疑是他一生最辉煌的时刻,事先几乎没有人会想到他能获得最佳导演奖。林权泽说:“我一直在努力将韩国传统文化和艺术通过电影带向全世界,你们的肯定令我对自己祖国的文化更加无比热爱。”他同时表示,这一奖项不仅属于他个人,也同时属于韩国,属于全亚洲。韩国总统金大中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特地向林权泽发出了贺电。在贺电中他写到:“对于阁下(林权泽)在第 55届法国戛纳电影节中荣获最佳导演奖,创下韩国电影史上的辉煌成就,本人与全体国民皆感欢欣,并表示由衷的祝贺。希望今后能够继续为促使韩国电影在世界上崭露头角,并发展韩国的电影艺术而努力”。这一切对一个电影人来说是一份莫大的荣誉,而林权泽是韩国目前唯一能够当此荣誉的人。韩国电影最近几年迅速崛起,可以说已在亚洲风骚独具,并正逐步迈向世界。而和那些被炒得热火朝天的小字辈们比起来,相对比较沉静的林权泽算得上是真正的韩国电影巨匠,高产的元老级人物。

和电影《醉画仙》中的张承业一样,来自贫寒家庭的林权泽曾以在鞋店工作为生。后来鞋店老板去汉城开电影公司,他才随之进入电影界,真正是从最底层的职位做起,边做边学。26岁时他拍摄了第一部电影,终于成为导演。最初十年他尝试了各种类型的电影,不过当时韩国电影工业处于发展初期,各种体制也不够健全,所以他本人对这一阶段的创作十分不满。但是这些早期影片的拍摄经历磨练了他的技巧。进入70年代后,他的创作开始在国内频频获奖。1981年的《曼陀罗》更使他打入了国际影坛,入围柏林电影节。随后,他的作品开始在世界上声名远播。由于张承业这个人物与林权泽十分相似,所以《醉画仙》近乎是一部自传体影片。在片中他让画仙说出了这样的台词:“人们只会从我的作品中领略到他们想要领略的东西。我必须摆脱这种状态。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就会变成他们的囚犯。”

本片围绕着张承业的人生经历,也刻画了众多的女性形象。如承业情窦初开时暗恋的兰心慧质,性情温婉的李府千金李小姐;在承业成名之初带领他初谙男女之情,委身于他贫困之时的艺妓金环;对承业充满敬佩与关爱,善解人意与他心有灵犀的艺妓麦香等。和西班牙的电影大师阿尔莫多瓦一样,林权泽也是一位对女性充满同情和关爱的导演。女性的温柔、坚忍和母爱是其影片的重要元素。而他在片中对女性的悲悯态度,更进一步折射出他人文主义的思想。他以历史的反思和自我的追问不断深入探讨对人性的理解,并据此来观照韩国的民族精神和传统文化。林权泽的影片往往以人物为中心铺设情节,近年来他的作品正由早期较为典型的好莱坞剧情封闭的叙事模式逐渐转向强化戏剧冲突、情节构成松散的现代叙事模式。作为老一辈电影艺术家,他相对重视电影的教化功能,这一点使其有别于新一代韩国电影人。

相比起西洋画家的传记影片,韩国的《醉画仙》更让中国的观众有文化上的认同感。毕竟历史上的韩国在文化和艺术上长期受中国的影响,就算生活方式有所各异,但在儒家文化的浸淫下精神生活还是很接近的。本片的艺术表现手法虽非十全十美,但能够在戛纳得奖,足以证明西方人欣赏它的东方韵味(就像我们欣赏法国电影的法国味,俄国电影的俄国味,伊朗电影的伊朗味一样)。不管它什么全球化文化帝国主义、后殖民语境心态等学院术语的诟病,只要光明正大的宏扬民族文化的精髓,弱势文化中的精品也是能够得到强势文化的认同的,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好。毕竟,还是那句老话:“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况且,我们这些今天被称为 “抱残守缺” 的人,也能够从中借他人的酒杯解一解文化的乡愁。

在当下的中国,也许真正该感叹的是,与弱势的韩国相比,我们更弱势。他们有一板一眼、不抱游戏心态的《醉画仙》、《春香传》,而我们的《孔雀东南飞》、《木兰辞》和唐诗宋词,却庶几成了被人遗忘的故纸堆,怎不令人扼腕叹息,唏嘘不已。反观《醉画仙》中的张承业,眼前醉生梦死,无病呻吟,麻木不仁的我们,只怕连画外成仙的勇气都沒有。
93 有用
6 没用
醉画仙 - 豆瓣

醉画仙

7.5

636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醉画仙的更多影评

推荐醉画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