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的逃杀抉择——生命的尊严何在

草田羽人
2006-08-17 看过
看《大逃杀》是在前天下午的事,前夜昨晨就想在这个标题下敲一些字出来的,寥寥几行之后,困倦地去睡了,再醒来,虽然有逃杀的梦魇,却失去了那种沉思中生发勇气的心境,已无续写的可能。

重装系统之后,保留在桌面的草稿也无从找寻,从头再来,我还能选择这个标题吗?

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新的想法。每个人的思维都会有定势,所以我也逃脱不了我的理解局限,只能继续询问生命的尊严。

从看这个片的第一秒开始,我就是带着惶恐的,因为被提前预告的血腥和恐惧,也因为忽然了解到剧情所要传达的意图。

从一班学生醒来的那一刻起,作为一个观众就要同他们一样面对逃杀的抉择了。超现实影片所制造的情境是日常生活中所不能提供的,但是我们很快就能够领悟到这是一种将现实极端化的手法。

逃杀的抉择不容回避,就像影片中的孩子们没有退路一样,我们比他们更早地深陷其中。如果他们中的某个人是我,我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当然就是,我们面对着一个真实的残酷世界的时候,该如何?

当我们拥有处置我们生命的能力并且在短暂的时限内不得不处置它的时候,我们该怎样抉择。在惊恐和慌乱中他们没有得到充分的解释,为什么要让我们如此?——尽管他们一直在激动的追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要让我们出生在这个世界?我们可曾得到过答案,或者,在出生之前可曾征询过我们的意愿?在《橙色女孩》的最后,父亲是这样问他的儿子:如果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你有选择的机会,你会来吗?当你知道你会拥有许多欢乐和痛苦,当你知道你会拥有挚爱,可终有一天你却不得不弃他们而去?你还会选择来吗?

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这样选择的机会,不能选择生,也不能选择身在何时何处,有怎样的遭遇。我们当然会像那群孩子们一样诅咒不公和无理,可是我们无法选择生在一个由理性所统治的世界中,所有的不公无理和残忍,都在我们出生前就决定了的,这便是生命的荒诞。

我们仅可选择的是进入这个世界之后,生命的处置权在自己手中,该怎么做?

一开始我很欣赏一起投海的那一对,女孩子很有勇气,从一开始就没有拿发的武器袋子,她说,我宁死也不参加这样的游戏。——这是死得最有尊严的一个女孩子吧?她认定了这个游戏的无理,而自己的所有幸福和自由被瞬间剥夺,这是她所不能忍受的。对她来说,生命的尊严在于能够拥有自由,哪怕是不得已,只要是在别人的安排和操控下,自己的意愿得不到尊重和表达,就是对生命的最大的践踏。我很敬佩这样的勇气,也觉得如果自己去选择或许也会在一开始就自杀(当然,投海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充分体现了自己的意愿)。我或许是出于恐惧,既是害怕被别人杀掉,也害怕自己会杀别人,两者都是像我一样生活着的人所不愿意的,那么,为了保持自己的尊严,只有自己选择死亡的方式,不合作。这样生命的尊严也许该称之为在于自己吧,个人不可替代的存在和独立意志是比生命本身更重要的东西,如果没有这些,生命也就不过是一具玩偶。不想成为这短暂三天内屠杀或是被杀的行尸走肉,就体面的自行了断了。

同样将尊严放在自己的还有那个很运动的女孩。她出门之后没有理会任何人,自顾自地向前跑(因为她喜欢跑步),自己换装晨练,心里想着爱慕的男生。她或许没有忘记身处的境地(谁又能无视呢?),却没有按照指导的那样去屠杀或者躲避。她的不合作表现为像平常一样地生活,而当有人侵犯她时,她会勇敢地与之搏斗——就像在正常情况下也会做的那样。可惜她还是很快被杀死了,可直到她死的那一刻,她也没有屑于对游戏怨尤或者惊恐,她求神让她多说一句,是向她心中的男孩表白。这样生死都不能有损其自由之尊严的选择,怎能不让人羡慕和敬佩?

不过同将生命尊严赋予自己的人相比,更多的人是将之赋予生命自身。也就是说,维系生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生命是最宝贵的东西,生命权高于一切。片中的“女魔头”相马光子是一个典型代表。当然,她的杀人之冷酷和卑劣有阴暗变态的心理因素,撇开这一点,如果她不是以极其残忍和卑劣的手段来杀人,只是主动不顾一切地冷酷为之(就像“男魔头”桐山和雄那样),我们又会怎么看呢?印象很深的是她的临终留言——“我只是不想坐以待毙”,主宰她行为的是求生的欲望,这也是主宰大多数人的因素。

只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人类绝大多数的丑恶和罪孽都是由对生命的珍惜而来的。在动物界(当然植物和其他生物也一样),一切的凶残和冷酷都自然存在。野兽当然没有人性,那才是它们的本性。在求生本能这一点上,人同其他生物没有区别,所以才有种种“兽行”。如果只是按照生存法则来说,无可厚非。然而人对生命珍惜的表现却有很多方式。比如说,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剥夺别人的生命,为了少数人的生存剥夺多数人的生命,或者为了多数人的生存剥夺少数人的生命,为了好人的生存剥夺坏人的生命,为了高贵者的生存剥夺低下人的生命,为了别人的生存剥夺自己的生命,从贵生的角度说,区别何在?在逻辑上我是永远也不会理得清这些的。如果世界能让所有的生命都永恒存在,便不会有对贵生至上道德的违背,但这无疑是一个矛盾,永恒存在的是生命吗?需要珍惜吗?所有的生命都能在“完全”不剥夺其他生命的前提下一同寿终正寝吗?如果可能的话……

生命的延续就是伴随着对生命本身的罪恶的(如果我们把一切生命的中断都称为生命的罪恶的话),有死的才叫生命,不是么?

如果仅仅是以生命自身为尊严的话,人的超越性也就不存在了,很简单的,同野兽无异(这里不包含任何褒贬色彩,因为求生本能是绝对无可厚非的)。然而人却有了今天,有了文明,有了道德,有了某些自认为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比如之前所述的自由,后者其他的一些理想。

记得王恒老师在课上曾经给我讲过一句很值得思考的话。他说,有一种说法是“XXX连死都不怕……”这句话很值得玩味。“你们再多念几遍,‘连死都不怕,还怕当亡国奴吗?连死都不怕,还怕……吗?’这个……里面可以加进很多东西”如果生命的尊重不是第一位的,那么为了那个第一位的东西,生命岂不是可以践踏?(即使不是“随意”践踏,毕竟也是“践踏”)当然,如果为了自由(或者别的理想和尊严)可以抛弃自己的生命,那么如果为此而需要别人的生命呢?为了少数人的理想需要多数人的生命,为了多数人的理想需要少数人的生命……呢?我们是否还可以如此大义凛然?

很典型的是在银英传里杨直白的表述他的观点,那些为了“理想”“民主”“自由”以及胜利的尊严之类的空口号而让大家去牺牲自己的生命,是大大的罪恶!

有血有肉就必然有矛盾,必然偶罪恶。被赋予生命对每个生命体来说都是最大的残酷,也是最大的仁慈。作为一个人,是莫大的痛苦,可谁又能说这不是莫大的幸福?

我不需要说道家或者基督教神学里那些善恶相形的辨证解释,因为我觉得幸福和痛苦应当是每个人都能用自己的身心去感受和体验得到的。那么,如果《橙色女孩》末了的那个问题给你,你会如何选择?你还愿意来吗?

如果你来了,到的是一个无法避免的逃杀世界中,里面也许有朋友反目,手足相残甚至更多的无奈和痛苦,你面对着残忍和奴役以及其他违背你意愿的境况,你又当如何抉择?

你能不能告诉你自己,你生命的尊严何在?
http://hi.baidu.com/ltkai/blog/item/9846f036a7006a310b55a91e.html
51 有用
7 没用
大逃杀 - 豆瓣

大逃杀

8.0

17153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大逃杀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逃杀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