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very long engagement

skyedge
2006-08-1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他念她的名字,玛蒂尔德,舌尖打了个滚,唇齿轻微的摩擦。
她的眼睛含着笑意,马涅克,柔弱的女子,声音坚定。
他说,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像电报码。
她说,我和他之间有一根细线连着。
一些片断印象深刻。
玛蒂尔德先天小儿麻痹,走路一瘸一拐,她从小就没有朋友,极少说话,不理人。马涅克,一个小男孩,满脸雀斑,一放学就跟在玛蒂尔德身后,不离不弃,他说,你走路疼么,我们交个朋友,你为什么没有朋友。我们可以去灯塔,你从没去过吧。
上灯塔,盘旋着的冗长楼梯,马涅克会背着玛蒂尔德,那算是他们的爱情纪念碑。灯塔顶端,可以看到大海,他没有骗她,他带她去了另一个世界,她应该是感到新鲜有趣的,因她是极少微笑的。
那年她9岁,他10岁。
当她觉得她把自己完完全全托付给他时,马涅克却迫不得已要上前线了。
这个可爱的玛蒂尔德,总是喜欢和自己打一些奇怪的赌,她自言自语,如果能比汽车先到路口,就说明他能活着回来。她从小路狂奔,当然是一瘸一拐的,这条路前所未有的长,当她喘着气到路口时,汽车便到了。这个奇怪的赌,她赢了,露出鬼灵精一般的笑容。
那年她19岁,他20岁。
在接到战亡通知书后,凭直觉他还活着。
他一定活着。
要找到他。
在灯塔上,她说,我跟他有一个细线连着,细线断了,我会感觉到,细线还有另一个用处,就是自尽。
这个柔弱的女人,是爱吗,给了她如此信念,她一夜长大,为了她那残存在灯塔上奄奄一息的爱情,她要找到马涅克。
细线是那么容易断。
她总在努力寻找细线的另一头。
……
结局是我不大喜欢的,但我还是要把故事说完,如你所料,马涅克的确活着,可他失忆了,但他总算活着,不是吗。
玛蒂尔德穿了一身洁白,像第一次见他那样,去疗养院看她的马涅克,虽然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
她很认真地化了淡妆,唯独没有用睫毛膏,她知道自己肯定会哭的。
午后疗养院的小道洒满了阳光,疗养院院长跟她说,他已知道今天有个姑娘来看他,玛蒂尔德,他说这个名字很好听。他在花园等你。
她要见她的马涅克了。
在通往花园的小道上,她就不争气的哭了出来,她怎么这么没用呢。想好要愉快的见面的。
马涅克坐着,在做一个木工活,他抬头看到了她。
他对她一笑,你走路疼么。
她又想起了他们第一次的见面。同样的一句话。
马涅克还是微笑着。
可是玛蒂尔德的泪水在眼眶里已打转很久了。
她看着他。
爱的眼泪终于顺理成章的流下。
是法国导演的片子,女人是Audrey tautou演得,我或许在哪里见过她,在天使爱美丽中,还是精灵一般的眼睛,有时可爱,有时深邃不见底。
18 有用
0 没用
漫长的婚约 - 豆瓣

漫长的婚约

8.1

5914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漫长的婚约的更多影评

推荐漫长的婚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