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解读《疯狂的石头》

川江耗子
2006-08-07 看过
全面解读《疯狂的石头》
(本人最成功的大热贴)

作者:川江耗子
作者博客:http://chuanjiangrat.tianya.cn



一、片名——“石头”为什么“疯狂”?

翡翠,其化学成分是硅酸铝纳,红色为翡,绿色为翠,以绿色鲜艳者价值最贵。但其实质还是天然矿石。

天然的石头数不胜数,不知为何人类青睐翡翠,也许是奇货可居,翡翠让人们忘记了它的本性。

石头无语,也不会歌唱,是无数盗贼让翡翠变得疯狂,《疯狂的石头》折射社会之怪现状。人民币也好,美元也罢,无非就是一张张肮脏的废纸,但是人们都在为它茶饭不思,魂牵梦绕,乃至丧心病狂。


二、主题——“笨贼娃子故事”的回归与颠覆

小时候我们放牛时经常哼着一首歌谣:

三十晚上出月亮,
笨贼娃子偷水缸。
聋子听到水在响,
瞎子看到在翻墙,
瘸子起来撵一趟,
哑巴起来骂一场,
断手杆起来打电筒,
疯子起来才收场。

在我的记忆中,祖辈们世代相传的民间故事里,强盗也好,小偷也吧,无一例外的全是“笨贼娃子”,这也许是四川地域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

有人把人世间分为庙堂(朝廷)、江湖和民间三个世界,各个世界的行为准则、价值观念、文化特质都大相庭径。在艺术作品中,作者或多或少会受各种观念、准则的支配与潜移默化的影响。

从影视艺术“盗贼”故事的原型和母题来看,在庙堂文化中,盗贼无恶不作,烧杀抢掠,横行乡里,怯懦的人们对他们敢怒不敢言,但盗贼只有凶狠没有智商,在聪明的好人面前总是丑态百出,正义的勇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往往都会遭遇困境,最后都是清官的一只判官笔替百姓申冤昭雪。如果是善良的人们联合起来(一定有某个正义组织代言人的号召)对付盗贼,总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击败他们。远的比如包公故事系列中捉拿盗贼系列,近的比如侵华日本兵(亦是广义上的盗贼)的遭遇,在《地道战》、《铁道游击队》等抗战影片中,日本鬼子总是被三岁小孩骗得团团转,总是犯一些低级错误,经常误进八路军(或游击队、童子军)的埋伏圈,最后总是气急败坏地来报复而遭遇灭顶之灾。再比如80年代之后的大陆警匪片,多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人民公安警察总是能侦破盗贼的犯罪谜团,将盗贼捉拿归案绳之以法。这方面的例子很多,如《神警奇偷》(石晓华导演,1992),女奇偷“千手观音”怎么高明也敌不过女神警“反扒大王”的智勇双全。

在江湖“盗贼”系列当中,“盗贼”多是对统治阶级的对头,他们多是江洋大盗,他们或者技艺高超,或者来无踪去无影,飞檐走壁;或者打家劫舍劫富济贫,疾恶如仇又行侠仗义,或者救人于危难之中。这在香港的影片中表现尤其突出,连影片名字都透着作者对盗贼的崇拜和敬仰。《玉女神偷》(楚原导演,1967),《神偷谍影》(陈德森导演,1997),《神偷次世代》(叶伟信导演,2003);还有大陆的《百变神偷》(梁治强导演,1989,反映的30年代的侠义盗贼故事)等。其实,这类盗贼往往是侠客的变形,是正义的化身。

在民间话语体系当中,小部分盗贼故事是江湖系列盗贼故事遗落在民间的发芽开花,当中寄托着人们对盗贼的期望,大部分盗贼故事是“笨贼娃子”故事的衍变和复制。尤其在“川耗子”特殊的地域文化当中,大盗不多见,通常是小偷小摸,但都没有老百姓聪明(实际上是编故事人认为的“贼没有我聪明”),正如包世宏所说的:“天底下比我聪明的贼还没有生出来”。因此,在《疯狂的石头》当中,乡村小偷也好,国际大盗也好,在一个小小保卫科长眼里,都是欠缺智商的角儿。

也许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冯小刚的《天下无贼》。其中王薄(刘德华饰)和黎叔(葛优饰)两伙盗贼都是靠技术吃饭的,实实在在是江湖中人,缺乏技术又缺乏智商的抢劫犯(范伟饰)不仅被王薄鄙视,刚出手就栽在假警察手里。如果不是电影局的傻B硬要塞两个比盗贼“高明”的警察,电影的意义和价值也许大得多,因为我们不知道冯小刚原来想用什么来阻截傻根被劫的命运。从公映的影片来看,王薄最后不是败在功夫不到家和对手身上,而是真情成了他的障碍。从故事设置的被偷对象来看,江湖盗贼已经丧失“盗亦有道”的原则和侠义,只能靠一个女人来坚守最后的“盗德”。影片表达了冯小刚对江湖道义堕落的一声叹息。

相对于北京的庙堂文化、香港的江湖文化,四川文化的地域色彩和民间色彩(人们蔑视庙堂又不相信江湖)都非常浓厚。因此,宁浩选择在山城重庆来讲述这个故事恰到好处(此处的意思不包括四川方言的“笑果”)。可以这样说,《疯狂的石头》的“笨贼娃子”故事是对对庙堂文化和江湖文化中“盗贼故事”的颠覆和反叛,同时也是向民间文化的回归。

影片中警察在这场反盗窃活动中完全是失职的,虽然包世宏是从警校毕业的,学的是刑侦专业,不属于国家暴力机构成员,仅仅是一家即将倒闭的国营企业(市工艺品厂)的保卫科长,但自始至终与大盗小偷斗智斗勇的都是他,而且最后也是他用最不“文明的执法”把麦克捉住。影片中有四处出现警察,一处是交警处理道哥三贼以搬家之名行盗窃之实时的违章停车,交警无法识破盗贼的伎俩,后来我们在公车上播报的新闻画面上也没有看见那个交警的介入。二是消防警察发现是谎报火警后对包世宏一本正经的质问。三是包世宏到警局报告谢小萌被绑架之事,他们的侦察却被谢小萌的父亲“卡”掉了。最后一次是包世宏捉住麦克时警察的出现,警察举枪对准电梯的结局与香港流行警匪片一样,总是在“战争”结束时才到达横尸遍野的现场打扫清洁。这与主旋律的电影也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同时,江湖侠义盗贼在这部影片中也不复存在。从国际大盗麦克走出机场的至酷至型的行状,导演的定格拍摄差不多把他给模特化了。这个专业大盗一遇见小偷时,吃亏的总是他。他出机场顷刻间就被小偷“使诈”偷走高科技的作案工具,又被小偷捷足先登拿走翡翠,最后还傻不拉叽地把自己的雇主给毙了,着实是对香港的“神偷”的调侃和颠覆。

道哥和他的手下就是四川民间“笨贼娃子”的典型代表。道哥对手下说得最多的两个词是“素质”和“智商”:

“素质,注意你的素质。”
(在翡翠展厅他的手下黑皮手舞足蹈地说要砸掉玻璃拿跑翡翠时。)

“什么素质啊?大半夜敲什么墙啊?”
(道哥三人正在研究藏宝寺庙的地形图时,一墙之隔的三宝往墙上钉保安图时震落了道哥的地形图,道哥骂道。黑皮说去看看,道哥又说):
“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干咱这行不难,要有智商,才能上档次。”
(三人为偷翡翠入住旅店时,道哥对黑皮和小军说。)

“你侮辱了我的人格,还侮辱我的智商。”
(道哥女友菁菁被谢小萌泡了,他拷问谢送给菁菁的翡翠是真是假,他坚信是假的,谢却说是真的,打得谢只好说是假的。)

对自己“素质”和“智商”非常自信的道哥,只能欺骗自己的女友忙于工作,说自己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没时间陪她,经常搞一些自己不“专业”的骗钱手段(在公车上三人合伙想用易拉罐中奖的伎俩骗人钱财,全车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们,后来三宝中招完全是死耗子撞到瞎猫),却因为“小不忍则乱大谋”,把谢小萌给他女友的真翡翠换成了假翡翠;后来也因为急于飞车抢夺包世宏的提包而鬼死神差地撞车身亡。

他的两个手下黑皮和小军同样是“笨贼娃子”。二人的长相完全符合脸谱化的角色需要, 贼眉鼠眼,营养不良,处处被捉弄得狼狈不堪。小军是道哥偏爱的下属,但他却喜欢挖道哥的墙角(想吃道哥情人的豆腐,还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不能便宜了外人),而且随时把“专业”挂在嘴边;黑皮完全是一个“瓜娃子”,遇到什么事不用脑子,他的口头禅就是“费这事干吗”。在公车上上演“中奖”诈戏失败后,小军说:“演了一上午也没收成,这咱不专业。”黑皮说:“演什么演,直接抢不就得了,费这事干吗?”如果说他们在道哥的领导下还可以与国际大盗麦克、包世宏等人较量的话;那么,当道哥撞车身亡之后,小军意外被捉,黑皮完全由小蟊贼沦为一个乞丐了。在影片最后,面包店主骑着摩托车追赶抢面包的黑皮时,完全成了猫调戏老鼠的游戏。

三个小蟊贼的滑稽表演正中所有观众的胃口。但是导演阴差阳错的选定演员和角色方言,让三个“本地小偷”变成外地的了。道哥讲的是河北话(演员刘桦向大哥的亲戚学的河北话),黑皮那句“你娘”散发的是山东口音(演员黄渤是青岛人),小军讲的是京郊片子,三个贼在重庆“棒棒军”地盘上疯狂地“搬家”,在公车上串通骗钱,与国际大盗争相盗窃翡翠,实在有点目中无人了。这恰恰暗合了大部分方言影视剧中作奸犯科者多是外地人的通病。


三、包世宏的前列腺炎症——中年男人的欲望和焦虑

我们现在可以设想一下,一个约摸35岁的男人,出生在“文革”,生下来母亲没有奶给他吃,也没有米饭和猪肉给他吃,只能吃一些野菜番薯喝一些米汤冷水,曾经有一个当警察的梦想却事与愿违,警校毕业只能到市工艺品厂当保卫科长。尽管觉得委屈,他还是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一个月守着600元钱的死工资,和同样不富裕的妻子守着一个家庭。进入新世纪(理由:1、小军上厕所时唱“2002年的第一泡屎”;2、展厅的标语:解放思想 勤奋学习 善于思考 与时俱进),国营企业改革的余波让单位面临破产,八个月发不出工资,债主天天上门要钱。突然,单位在拆除厂房时意外发现一颗珍贵的翡翠,厂长因此策划了一个以翡翠为中心的工艺品展览,由于单位没钱投保,就让他来负责展览的全程保卫工作。于是,这个好人脸上的焦虑神色更加凝重了。

他就是影片主人公包世宏。一个现代社会中年男人的特殊代表。

包世宏是一个好工人。他在单位本分守纪,恪守职责,对昂贵的翡翠从没打过主意,可以说是厂长唯一信赖的人。他坚守着现状和可能好转的生活希望,虽然“捡个烟屁股也捡不出个红塔山”,虽然展厅设置在一个寺庙的香堂里,“连门都关不拢”,四处都是盗贼可以进出的缺口。但他还是义不容辞地接受了看护翡翠的重任。他和三宝在放置翡翠时,三宝说:(翡翠值)800万,刨了税我得中两次大奖啊!他却说:在我这里就值4800。三宝说:我给你8400,你把它给我嘛!包拍了三宝的脑袋:你娃儿鬼迷心窍。他简直就是单位的防盗门和保险柜。在看护过程中,他用尽心机防贼来偷,当他发现翡翠被掉包后如雷轰顶寝食难安,他对掉包嫌疑人、自己的得力助手三宝大打出手;当翡翠失而复得时他欣喜若狂。全单位只有他一个人对把翡翠视若生命。后来,厂长老谢把翡翠和公司卖给房地产商冯董,全厂人都喜笑颜开地欢迎新生活的到来,只有他怒斥老谢的“出卖良心”“出卖全厂上下老老少少”(三宝是出于义气帮他);也只有他守护着国企职工敬业精神的最后堡垒,保守而偏执地维护着国企的最后尊严,但日薄西山,他的守护注定是孤立无援的。

包世宏是一个老好人。人到中年,看不出他还有什么伟大理想,除了随身系着的公安皮带表明内心仍存警察情结,曾经的梦想早已成空。他对爱人真情真心相待。他对朋友也重情重义,他怀疑是三宝掉包翡翠但拒绝报警,他考虑的是朋友及其家人的未来。他对外也不惹是生非。当他撞坏了四眼的宝马后,四眼骂他打他他都不还手,对八千元的索赔也没有讨价还价。他需要用玻璃杯拔火罐,对两个成天在嗑瓜子发短信的旅店服务员的呵斥也只能忍气吞声。

他很自信,刚开始他把所有的贼娃子都不放在眼里。从头至尾他所有的判断几乎都是错误的:他“兵不厌诈”设计的“高压有电”挡不住小军黑皮的绝缘鞋的跨越;他“高灯下亮”却与盗贼相邻而居;他以为是“棒棒军”替贼望风错误地进行“敲山震虎”;厂长儿子谢小萌夸他“有你包哥罩到起神仙也拿不走”便打开展柜让谢轻易掉包;三宝上京“兑奖”他以为是三宝对翡翠掉了包,后来不问青红皂白把三宝痛打一顿;他一直误以为麦克是四眼派来盯梢防止他欠5000元钱逃跑的;……尽管屡屡犯错,他还是对自己的智商很自信,经常用自己所学的刑侦知识来判断形势。他瞧不起警察所谓的“文明执法”,说什么“包一包白灰往脸上一糊”,后来他在电梯里对付麦克就是这一招,也是他唯一成功的一招。可以这样说,包世宏对盗贼的胜利不是智商的胜利,也不是“专业”的胜利,而是敬业精神和执著的胜利。

包世宏所面对的一切困境,百川归海地聚焦于他的前列腺炎症。它因一切而生,一切也因它而存。

影片第一个镜头呈现的就是他的生理困扰——他想尿尿不出来。年少警察梦想的破灭,人到中年工作压力的加大,生活来源的紧张,雪上加霜地遭遇撞车事故,承担全厂200多人的生计责任,这让包世宏感到更加的压抑,因此他的前列腺炎越发严重。用精神分析的理论来分析,包世宏的前列腺炎正是欲望压抑的后果,显示出他内心的焦虑和恐惧,这也是生于“文革”、青春开始于国企的现代中年男人的普遍心理特征。按照他说的黄帝内经云“五行相生,内火外治”,包世宏的内火太旺,即是外界生存压力造成。他曾经在码头边很突兀地在地上捡起一把宝剑(我们可以理解为此情此景是他内心的流露,而非实景),学着霸王的京剧腔调吼道:苍啷啷拔出宝剑,哗啦啦马踏连营——宝剑通常被看着生殖器的象征,这里就象征着包世宏内心的欲望无法得到满足和释放,所以它压抑、焦虑、恐惧,在生理上的表现就是尿不出来。

影片多次呈现他尿不出来的苦恼。最初问医求治,回到单位开始拔火罐;他化解厂长父子的争斗后去上厕所时,听到厂长进厕所的脚步声便躲进大便坑位里,意外地听到谢小萌“诈骗父亲”的阴谋,他在厂长追打儿子时非常羡慕抽水马桶的顺畅,而苦于自己的堵塞;他用旅店的杯子拔火罐,遭到服务员怒斥“你有病啊”;当他发现自己看守的展厅变成盗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公共厕所”时,他在厕所里尿不出来,便愤怒地砸烂了坑道和水管,水管破裂而畅快地喷洒,他却痛苦地对着镜子大骂自己:尿都屙不出来,你个傻儿啊!从影片开始,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欲望、愤怒,然后逐渐地释放,从大骂盗贼、打三宝、大闹公司转让会现场,他的“内火”得到慢慢的发泄。当他守护的单位变卖的事实无法扭转,当所有的盗贼尽数消灭,当他用“假”翡翠换得爱人的温暖依靠,当他抓捕国际大盗(此举无疑是他警察梦想破灭的最好回报)后,他在厕所里便一泻千里,体验到原来拉尿顺畅也是一种无以伦比的幸福和快感。欲望一旦得到释放,内心的焦虑也随之化解。包世宏在最后解放了自己的尿道,也解放了自己。


四、老谢与冯董——国营企业的宿命与房地产商的流氓本性

影片中的市工艺品厂是内地小型国营企业的一个代表。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改制,实行了厂长责任制,政府脱了干系,工厂自负盈亏,自生自灭。挣扎了几年之后危机依然没有得到缓解。到了新世纪,市工艺品厂面临发不出工资、倒闭的困境。幸好厂房占着城市里一块好地皮,房地产商对此垂涎欲滴,通过举债、贷款等形式想骗取那块宝地。但是工艺品厂厂长老谢是块老姜,火烧眉毛之际工艺品厂又发现了一块价值昂贵的翡翠。

于是翡翠成了挽救工艺品厂200多号人身家性命的救命稻草。老谢想通过“翡翠搭台,经济唱戏”来力挽狂澜。尽管展览冒着很大的风险,但依靠包世宏这个镇厂活宝,老谢就放手一搏。很显然,通过翡翠增加与房地产商冯董的博弈砝码,老谢没有底气,因此,当冯董承诺出价850万购买厂里的翡翠并兼并市工艺品厂时,老谢在“吃掉”换成“合作”的招牌下欣然同意。

老谢除了答应冯董的要求无路可退,因为工艺品厂即便通过卖翡翠还债后也“只剩下一个空壳”和“200多张吃饭的嘴巴”,厂里像包世宏那样敬业的工人没有几个,工人天天上班在画画,维持秩序靠的也是三宝的拳头,三宝不假离职去兑奖也没有人过问。作为一厂之长,让工厂“早死早投生”真是“做了一件善事”。让强势企业来“吃掉”自己,这是所有小型国营企业的宿命,也是它们改革必然的结局。

在近几年,由于官僚政府的撑腰和金融资本的注入,中国的房地产畸形发达,几乎成为中国目前最暴利、最没有人性、与社会主义背道最远的泡沫行业。所以影片选择了由房地产商来“吃掉”国企。其中我们看不到政府的力量,如果是在现实中,多半会是房地产商收买官府,由官府以所谓的城市规划需要的理由给工艺品厂压力,让房地产商不费吹灰之力地吞下地皮。但影片设置了房地产商收买国际大盗的情节,企图让国际大盗偷走工艺品厂博弈的砝码,但没有成功,冯董的小生意花了大价钱。他在失败后气急败坏,杀死了被炒鱿鱼而威胁自己的助理。四眼在被炒鱿鱼时对冯董说:“你做的事情我都晓得,坐八辈子牢都不够,你屁股上那边有麻子我都晓得,你就安安心心坐在这里等警察吧。”一个房地产商的发迹中的罪恶和流氓本性在这一句话当中昭然若揭。我们也不禁想对任志强等人的欠扁言论再伸出一个拳头。

五、伪艺术家——不惜血本的追求性欲的满足

我一直对那些伪艺术家对弱势群体的伪关怀持怀疑态度。走在广州的上下九路上,农民、挑夫、乞丐的雕塑让我感到很愤怒,报刊杂志上所谓的民工代言人让我恶心——艺术家们成天高高在上摆出一副普度众生的模样,成天玩着照相机玩着文字游戏骗取稿费然后酒吧迪厅声色犬马醉生梦死,还大言不惭鼓吹关注底层,看看你们醉酒后那副德性就知道有多虚伪!

相比较而言,谢小萌还是一个一个比较单纯的骗子。

谢小萌坚信“与dady斗其乐无穷”,经常诈骗父亲的钱去泡妞。而他泡妞的手段无非就是打着艺术的幌子,他对包世宏说:
“我在香港是专攻人体艺术的,结果被生生地逼成一个小报记者,你说是不是逼良为娼啊?”

对自己身份和地位感到不如意,只好在女人身上去寻找快感。他死缠着道哥的女友菁菁,在她面前故弄玄虚地卖弄自己在研究什么“母体城市和子宫”,老是给自己挂起“创作”的招牌,和当今社会那些伪艺术家如出一辙。花言巧语,再辅之以金钱首饰,甚至把父亲工厂的真翡翠也掉包来讨取女人欢心,用道哥的说法是“你小子泡妞还真下血本啊!”

当今世道,男人消费的是身体,女人进行的是身体消费。艺术家们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去赚钱,然后去消费女人的身体。


六、导演的自省——宁浩恰到好处的摆正自己

聪明的导演不会让作品中的人物按照自己的设置来完成生活,而是自己进入作品,去观察和反映人物的生活。世界上很多大导演都会这样做,比如安东尼奥尼电影中反复出现的捡垃圾的老人,安哲罗普洛斯电影中突然冒出的穿雨衣的骑车人,库布里克商标式地在每一部电影中现身,等等。

半年前,我在看宁浩上一部电影《绿草地》(又名《蒙古乒乓》,2004)时,对宁浩的出色表现感到惊喜。27岁时的年轻导演,在讲故事方面已经走在了很多前辈的前面,实在是中国电影的希望。但是,在我看来,一个汉族导演,靠自己在蒙古包生活几个月就拍出一部反映当地人生活习俗和价值观念的电影,需要在影片中设置一个自省的人物或情节,因为我们在介入另外一个世界的生活时,无论怎么努力都只是一个视角,只能看到一个方面。所以我认为《绿草地》是一部缺乏导演自省的电影。

宁浩不是重庆人,影片中他反映的是中年人的困惑与焦虑,这一次,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强行介入作品人物的生活。于是,在《疯狂的石头》中,他自己选择了第一个镜头就出演医生来诊断主人公包世宏。虽然导演出演的角色不一定就是自省式人物,但在这部电影中,我们可以把医生出镜看着是导演对电影本身的自省。

导演的反省似乎是高姿态的。影片一开始对医生只给出了三个模糊的镜头,一个是近景平拍,两个仰拍,其中一个还是作为检查包世宏病症时的衬景。宁浩以“医生”身份来“诊断”影片主人公,他对包世宏说:“除了尿不出来还想尿还有啥子症状?”“来,我给你检查一下。”“莫怕。”三句台词,已经把躺在病床上痛叫的包世宏的前列腺给诊断了出来。从后面的情节我们推断,医生并没有给包世宏的尿不出来什么治疗良方,只是让他回去拔火罐(“内火外治”)。后来包世宏是靠自己解决了自己的生理病症。观众在包世宏等人打得头破血流也看不见医生的影子。这似乎可以理解为一个隐喻:对别人,对这个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轻易地以命名的方式(比如“时代病”)指出他们的病症,但是我们都无法给他们开出疗救的药方。以医生自居是我们每个人的癖好,但影片中的医生却有自知之明。

从不反省到恰到好处的反省,宁浩超越了自己。


七、配曲——对作品的画龙点睛

最后顺便说说影片的配曲。
电影中除了京剧元素(很奇怪,导演怎么不用川剧?也许是我没有听出来),多次运用了音乐元素尤其是有歌词的音乐,其中片尾主题曲和三首配曲让我记忆深刻。

先说我感觉最妙的一次配曲。就是在翡翠展览开始和结束的时候,影片选择的是电视连续剧《木鱼石的传说》的主题曲,这首歌由张名河作词,吕远、程恺作曲,曾经由阎维文等人唱红大江南北。歌词如下: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它能给勇敢者以智慧
也能给善良者以欢乐
只要你懂得它的珍贵
山高路远也能获得
嗨……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它能给懦弱者以坚强
也能给勤奋者以收获
只要你把它藏在心间那
天长地久不会失落
嗨……

展览开始之时,来看展览的人来来往往,包世宏正在紧张地看护现场,歌曲飘荡在古老的罗汉寺周围,似乎真的在酝酿一个美丽的传说。

但,这是一个并不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也没有唱歌,坚强者依然坚强,懦弱者依然懦弱,善良者没有欢乐,勤奋者没有收获,盗贼不辞山高路远,天长地久已经失落。展览之末,石头已经易主,传说也已经结束。

再说华仔的《忘情水》。华仔投资的电影用他的歌,字幕都可以省下不写了吧。这首歌在影片中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在包世宏和三宝练车时,谢小萌从缆车上掉下的易拉罐砸坏了车窗,当时车上正在播放“给我一杯忘情水”,当时差点把我给乐死。第二次出现在道哥发现女友菁菁与谢小萌睡在床上,打算用刀杀人之时。“如果你不曾心碎/你不会懂得我伤悲/当我眼中有泪/别问我是为谁/就让我忘了这一切/啊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结果,可怜的道哥还是为爱情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第三首配曲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搜遍网络也没有人知道。出现在谢小萌在游戏厅第二次见到菁菁的时候,影片中唱的歌词是:“我爱你亲爱的姑娘/见到你心就慌张/风吹着修长的头发/轻抚着我那已迷醉的眼”,谢小萌没有喝酒已经迷醉,这首歌为这对狗男女增添了些许暧昧的情调。

最后谈一谈片尾主题曲。片尾曲名字叫《我是重庆崽儿》(见附录1),歌词中富有山城人的血性和豪气,以及重庆的习俗和文化。由于影片的角色除了主人公包世宏,基本上都操外地口音,而且郭涛的四川话也说得马马虎虎,所以这首歌和电影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至于后来华仔亲自创作的主题曲《累斗累》,用粤语写的唱的,我听不懂,也不知道与影片有什么关联。



————————————————————————————————————

附录1:《疯狂的石头》片尾曲《我是重庆崽儿》歌词: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头没得神住了(读lăo)一群重庆人。
男的黑耿直,女的黑巴适,火锅没得海椒他们从来不得吃。
乱皮要财划起,山城啤酒喝起,喝不得的醉起,着不住的趴起。
反正回到家头都是要把那个耳朵弄起来耷起,所以兄弟伙在外面打死都要雄起。
你不晓得,我不晓得,没得哪个晓得,那个朝天门的坎坎到底有个好多格。
棒棒从来不怕热,贼娃子从来不怕黑,解放碑的美女再多没得一个是我堂客
解放碑的钟声还是按时敲响,码头的船再小也会荡起波浪。
船没有桥多,雾也没有雨多,看着汽车从那屋顶上的公路经过。
冬天有着夏天路边时的甘露,夏天有着冬天烤火时的温度。
男的不服输,女的也不会哭,所有麻辣调料到了这里都是大补。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头没得神住老一群重庆人。
男的黑耿直,女的黑巴适,火锅没得海椒他们从来不得吃。
耍得黑好的,我们喊他兄弟伙。从小成绩不好的,同学们喊他莽拓。女娃儿只找耙耳朵,男娃儿不当方脑壳,惹毛了我的人有危险我从后面飞起一脚。吃饭的时候上菜要喊小妹儿,我的妈妈喊我从小到大只喊幺儿。不当狗儿,不当猫儿,不当哈儿,我是黑闷黑闷黑闷耿直的重庆崽儿。
辽崽:兄弟们听说猪肉最近又涨价了。
土狗:润土,你不是说你家里的花椒很麻吗。
润土:那这样,土狗我给你二斤花椒你去把猪麻晕,然后我们把它拖到菜市场去卖了。齐:要得,要得,走,麻猪……
323 有用
14 没用
疯狂的石头 - 豆瓣

疯狂的石头

8.5

60232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7条

查看全部27条回复·打开App

疯狂的石头的更多影评

推荐疯狂的石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