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有力的语言与无力的现实(Z)

coolwd
2006-08-06 看过
    許多劇作家為了表現出生活中真實的一面,會將他們所知的所謂生活中語言的實際應用情形表現在角色的對話上。語言的扭曲—不論是髒話、行話,或是暗示性十足的對話,是人際關係扭曲下的現象。而這種隱藏於資本主義美麗糖衣背後的現象在如大衛馬密這般的作家的作品中獲得釋放。
    馬密在他的『大亨遊戲』裡表現了業務員世界(或是整個資本主義社會)的冷酷。在劇中促使所有人用盡一切心力追求的,自然是夢的實現。然而為了能夠實現追求財富的夢,馬密筆下的九零年代的業務員所表現的則是為求『成交』(並不一定是『成功』)不擇手段的商場世界。業務員們操縱語言,撒謊、捏造、假裝,所求無他,就是馬密所寫的三字真言“ABC—Always Be Closing”。
    生活在法治社會,身體上的暴力行為會受法律約束。於是,藉著語言,人滿足自己在現實中所不能的一切。『過氣』的業務員Lervene吹噓自己的輝煌過去,來滿足自己,來取得他人的信任與同情。業績一樣低落的Moss不斷的以激烈的言論抱怨公司上層的不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弱肉強食是資本社會唯一的法則。錢則是終極的目標。主管公司業務的Williamson不管何謂商業倫理(也許根本沒有),以屬下業績來定奪個人。業務員向來亟欲與其客戶間建立的人與人間的情感與關係,只是要你簽下合約書上的簽名。在極欲包裝的各層關係下,馬密暴露出隱藏於和善的人際關係下的,人與人間相互攻訐,傷害的醜惡現實。髒話不斷的職場對話,彼此間的喧囂叫罵,只是日常語言的一部份。但是在業務員的工作場合,卻是展現自己強悍一面的作法,也許亦是抒解強大壓力的方法。
    在金錢與業績壓力下,人與人間的關係由語言開始扭曲。人在現實中的無助與無能轉化成憤怒的語言脫口而出,而逞口舌之快表現出來的正是對現實無能的強烈對比與悲哀。

   《大亨遊戲》裡的營業員,每一個人對成功都抱著希望,並且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發財,認為有錢就有尊嚴,並且以語言作為邁向成功的利器。在此劇的第一幕裡,Levene在中國餐廳外與客戶和Williamson的對話就充滿了各種可能性。他先向客戶吹噓他已經剛結了一個案子,然後又替客戶規劃買了房地產後的美麗遠景。語氣上充滿了自我肯定和對他的產品的無限信心;但是,我們接下來看他與Williamson的對話就知道,他其實已經是個走下坡的營業員,沒有辦法突破目前的困境,只能走旁門左道,企求能賺錢。對話裡,我們不難看出他們的行話、以及屬於男性的語言,例如髒話,語言暴力和對立。整個房地產市場就是一個戰場,每個營業員就是戰士,他們以三吋不爛之舌與客戶也與同事對抗。就算無法贏得第一名,也要在言語上佔便宜;所以,有關性器官、性行為的字眼每一兩句話就蹦出來。
《大亨遊戲》談的是人性的貪婪和道德淪喪。Levene為了錢,他可以謊稱他的女兒有病;他可以受人指使,搶劫辦公室;他也可以丟下尊嚴,叫後輩老大。戲裡所有的角色沒有友情,親情,甚至最基本的道德感。我們認知理社會的光明面在劇中因為社會的現實而扭曲變形。所有的評斷價值的標準只有錢錢錢。與Althur Miller的推銷員相比,Mamet的推銷員悲慘的下場,似乎比較罪有應得。因為Mammet的推銷員只是一頭只懂生存競爭的野獸,沒有屬於人類的道德感等正面特質。
19 有用
10 没用
大亨游戏 - 豆瓣

大亨游戏

7.9

746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大亨游戏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亨游戏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